此计无处可消除

猜猜.
2020-05-27 看过

“不算老头儿。二十五岁多一点而已。可的确又是个老头儿。别人一年一年地过,这人是三倍三倍的过。” 寥寥数字,很洁净、很冷酷,想象书写这段文字的太宰治正在反思自己的人生,也许活着就是一种痛苦,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痛苦。权利、财富,于我如浮云,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人生旅程中,读者似乎陷入了太宰治刻意营造的凄婉与冷艳中。 人总是为自己活着的,如果你去问任何一个有目有口的同类,他都会这么说。对于太宰治,他明明意识到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但是自己却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从后世的读者看来,这莫过于战争所带来的伤痕,是社会适应艰难的表征而已。然而,太宰治真的觉得失望,乃至绝望侵入了每一寸肌肤,融汇每一滴鲜血,拼命地写作,也无法摆脱自我毁MEI的结局。 沉浸于夕阳的绚烂,就不会畏惧黎明的清冷。出生时,太宰治并不为衣食所愁,但物质的丰裕并不能替代父爱的缺失,于是他敏感、脆弱、矛盾,极其希望身边相识的、不相识的都能听见他的声音。声嘶力竭之余,世界仍然按照固有的节奏向前推进,只能以终结自我生命为时代增添一缕惨淡的色彩。 有些写作者,生前注定是默默无闻的,身后却是轰轰烈烈的。《他非昔日他》给予读者的就是这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时时处处体现的恐惧、逃避与幻灭,不正是其压抑不住的对生活、对自我的嘲笑吗?也许,一切终将过去,痛苦也会让生命的绝响更加刺耳。用现代心理学的解读,太宰治的无法自拔不正是潜意识的无限膨胀所致,然而读者更多的看到了他的心无所念,却忘记他本来就是一位天赋极高的写作者。 灰色的写作论调,无论在哪个朝代,都不为人所喜。在世界行走,不都是艰难的向前跋涉,只是有些人将这种苦闷与无助深深隐埋在心中,而像太宰治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命运的调XI,只能在每一个人生路口,向左转,向右走,永远停留在樱花烂漫时。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他非昔日他的更多书评

推荐他非昔日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