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与情感

乔克儿
2020-05-27 看过

最近我在网上吃了很多瓜,感到肚子里哐当哐当的都是水。

超级富豪正妻上微博骂小三,

顶流男星被女友曝多人运动。

最让人毁三观的是这个瓜:

某秃头国企营销高管用两个公司报销的包和虚无缥缈的空头支票(给女方3000万元),骗了小自己25岁的学渣女校花3个多月的炮,并使其怀孕。

和学渣校花有四年感情的丈夫,通过手机录音获得国企高管贪腐证据,并向该校花要价500万作为精神损失费,校花表示自己大学刚毕业哪来那么多钱。

这些瓜充斥着金钱、性、权力,让人在短暂的兴奋过后变成尿液排走,留下空荡荡的一身落寞。

我们能留下些什么?

我们该留下些什么?

如今互联网上流传的这些桃色八卦,余华早已在14年前的著作《兄弟》中就都预判到了。

《兄弟》远没有《活着》有名,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活着》可以被拍成电影,但《兄弟》要是被拍出来,必定无法上映。

《兄弟》也没有《活着》评分高,但就我个人的观感而言,《兄弟》上半部所涌现出来的绝望感比《活着》更胜一筹,在阅读体验上,也比《活着》更具趣味性。

《兄弟》的下半部则在荒诞、有趣中充满了对社会现实问题的讽刺。

从文革到改革开放,中国人用四十年的时间跨越了西方从文艺复兴到工业革命四百年的时间。

在这两极碰撞中依然不变的东西,是我们该留下来的。

01

故事的上半部主要讲述了失去丈夫的李兰和失去老婆的宋凡平之间的爱情故事,并着重铺垫了两兄弟之间的感情。

李光头是李兰的儿子,宋钢是宋凡平的儿子,李兰和宋凡平组成了夫妻,李光头和宋钢自然也就成了异父异母的兄弟。

李光头和宋钢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两人却比亲兄弟还要亲。

宋钢比李光头大一岁,所以他认为有责任照顾好弟弟。

当李兰前往上海去看病,宋凡平因父亲曾是地主被红卫兵抓走了。

家中一个大人都没有,兄弟俩又闹了矛盾:

李光头说了不该说的话,使得宋凡平被打得浑身是血。宋钢生气地打了李光头一拳,李光头立马还手,两个小孩打了一架之后谁也不理谁。

父母不在的日子里,李光头在外游荡,宋钢则专心摆弄着煤油炉。

某天,李光头回来,宋钢已经做好了饭菜,摆好了古人的筷子(树枝),等着他吃饭。

李光头吃到的饭是半生不熟的,青菜被炒到变成了黄色,他不耐烦地说:

饭是生的,菜是烂的,你是地主的儿子。

这话听着成年人都要生气,但宋钢却像是个任劳任怨的老母亲,他只是继续研究炒菜做饭,直到某天他攻关成功,兴奋地告诉李光头:“这次熟了。”

当时,俩人一个八岁一个九岁。

宋凡平在火车站被人活活打死后,是宋钢和李光头一块拼命抱住路人大腿,哭着喊着求人将尸体拉回了家。

李兰再次成了寡妇,她无力独自抚养两个儿子,就让宋钢回农村跟着他爷爷一起生活。

宋钢会走很远的路去看望李光头,给他带上五颗大白兔奶糖。

李兰担心李光头外出会遇到麻烦,将他锁在了家中,宋钢来到李光头家中时便只能等在门外。

他等了一天,虽然很饿,但却舍不得吃一颗奶糖,因为那是留给李光头的。

李光头心疼他饿,就让他吃四颗,给他留一颗。

但是宋钢一颗都没舍得吃,实在饿得受不了他就闻闻大白兔奶糖的味道熬过去。

02

李兰临死前曾嘱咐宋钢,一定要好好照顾李光头,她担心李光头走向歧途。

这儿要交待一下背景:

李光头曾在厕所偷看过女生的屁股,被人抓到后送去了派出所。

这本是一个人生污点,但李光头就有将坏事变成好事的本领。

李光头在厕所偷看的几个屁股中,其中有一个屁股是林红的,林红是刘镇的镇花,每个男人都对她垂涎欲滴。

林红的屁股就只有李光头一个人看过,这形成了经济学意义上的资源稀缺性。

李光头利用了这个资源稀缺性,跟每一个向他询问林红屁股秘密的男人要一碗三鲜面吃。

他靠着其流利的口才和谈判技巧,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吃得油光满面。

宋钢和李光头送走了李兰,没过多久,宋钢的爷爷也去世了。

为了履行李兰临终的诺言,宋钢搬去和李光头一块住,成年后的兄弟俩再次相依为命。

李光头因履历有污点(偷看屁股),被分配到了残疾人福利厂当工人,宋钢则被分配到五金厂。

福利厂的员工都是些残疾人,由瞎子、聋子、瘸子、傻子组成。

李光头到了福利厂后成为了唯一一个聪明人,他自封为厂长,然后去拍了一张全家福,拿着全家福的照片去上海要订单。

卖惨博同情的套路不管在什么年代都特别有用,当时上海的大公司见了李光头的残疾人全家福,毫不犹豫地将订单给了他。

因业绩出色,李光头成了真正的厂长,上头给他颁发了任命书。

回到家,李光头拿出了任命书和宋钢炫耀,宋钢比自己拿了任命书还高兴。

任命书要上交到民政局备份,宋钢就用他工整的字体手抄了一份,还用红笔模仿印章画了上去。

为了庆祝李光头当上厂长,宋钢还给李光头织了一件毛衣,毛衣上有一艘船的图案,寓意着远大前程。

李光头自豪地穿着毛衣上街,街上的女人看到后纷纷赞叹李光头带着图案的贸易。

李光头骄傲地说:“宋钢除了生孩子不会,什么都会。

女人们又研究起毛衣上的船,有人说:“这是渔船吧?”

“渔船?”李光头生气地说:“这是远大前程船。”

李光头不愿再跟她们废话了,临走时还不忘奚落她们一句:

你们,哼,除了会生孩子,还会什么?

李光头待宋钢也很好。

宋钢眼睛近视严重不舍得配眼镜,李光头硬拉着宋钢去眼睛店配了最好的眼睛。

宋钢被五金厂的刘诗人给欺负了,李光头就将刘诗人揍进了医院替宋钢出一口恶气!

03

以上这些兄弟间的情感,超越了兄弟本身。

余华将传统印象中女人对男人的关爱,用到了宋钢身上;

将男人对女人的关爱,用到了李光头身上。

这些都是余华提前设计好的伏笔,get到这些伏笔暗藏的隐喻之后再看后半部,就一点也不会觉得荒诞了。

ps:上次我遇见牛逼到让我跳起来的伏笔,还是《权力的游戏》中的hodor。

余华的伏笔设计得之所以高级,秘诀在于让宋钢保留男性特征作为掩护,让他和李光头爱上同一个女人:刘镇的镇花林红

李光头曾偷看过林红的屁股,成年后他直白无赖的追求,更是让林红打心底里反感这个流里流气的男人。

宋钢整天和李光头待在一块,他那文质彬彬的好青年模样和李光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林红渐渐对宋钢有了好感。

某天李光头派宋钢去林红家替他说媒,宋钢见到了被晚霞洒在身上的林红,也喜欢上了她:

“晚霞照进来,林红站在来自天上的光芒里,楚楚动人的背影在丝丝闪亮,晚风从窗外吹拂进来,轻轻扬起了她身上的白裙,一股神秘的气息袭击了宋钢,宋钢战栗了。”

林红亲自向宋钢表白,宋钢不知所措,回到家就将这件事告诉了李光头。

李光头知道后这样对宋钢说:“宋钢,我们是相依为命的兄弟,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林红,你为什么也要喜欢她?你这是乱伦啊!

宋钢和李光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何来乱伦之说?

更何况林红和宋钢又没在一起,为什么不能喜欢她?

这就是李光头的做事风格,为了一个目标可以将自己的脸皮变得像青藏高原那么厚,道德绑架、情感勒索,只要能用的都得用上。

李光头利用林红对宋钢的喜欢,以自己与宋钢的兄弟之情为筹码,逼他去林红家里,对林红说:“这下你该死心了吧?”

一天前,林红和宋钢在桥上见面,林红告诉宋钢她不会游泳,然后指着河水发誓似地对宋钢说:

“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喜欢我吗?”

宋钢张了张嘴巴,没有声音。

林红继续逼他:“你要是不喜欢,我就立刻跳下去。”

宋钢声音哀求似的说:“李光头是我兄弟。”

林红跳了下去,宋钢将她救了上来后,并没有过多的肢体接触。(林红多么希望宋钢能抱抱她)

林红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了:

“林红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细雨在路灯里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空荡荡的街道沉睡般的安静。”

林红回到家后发了烧,宋钢去了林红的家,林红睁开眼睛看到宋钢心里一阵窃喜,正要将手伸出去,宋钢干巴巴地说了一句:

这下你该死心了吧?

趁着林红心灰意冷之际,李光头拎着一袋苹果进去安慰林红。

结果可想而知,李光头再次被赶了出来,林红的父母拿着苹果扔向李光头。

街坊邻居都来看笑话,李光头从容不迫地捡起一个个破苹果,然后拿起其中一个在衣服上擦了擦,举到嘴边大声咬了一口,嘴里嘟哝了一声:“好吃。”

我们常说不要害怕失败,但却极少有人能面对失败不产生消极颓废的情绪。

李光头在求爱的路上即便一次又一次地遇上最令人难堪的时刻,还知道止损(捡苹果),依然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吃苹果)。

他吃着苹果离开时,嘴里念起了毛主席的诗词:“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

失败乃成功之母,这个道理我们都懂,但极少有人能像李光头那样:

对失败后的难堪无动于衷。

04

同样是面对挫折、伤痛,宋钢的做法是自杀。

为了好兄弟伤害了喜欢的人,宋钢痛不欲生,拿着根绳子回家自杀了,还好李光头及时赶到将他救了下来。

李光头生气地说:“为一个女人自杀,值得吗?

宋钢问道:“要是换成你,你会怎么办?”

李光头吼道:“要是换成我,我会宰了你。”

“我是你的兄弟啊?”

兄弟也一样宰了!”李光头干脆地叫道。

宋钢忽然释怀了,李光头的狠心,解绑了他心中的道德枷锁。

宋钢挽回林红的桥段特别耐人寻味:林红得知宋钢为她自杀后,瞬间就原谅了他。

这件事传遍了刘镇,后来刘镇的女人在和男人谈恋爱时总会问:

“你愿意为我自杀吗?”

这个桥段极其真实。

我曾和前任走在桥上,她指着河水问我:“你愿意为我跳下去吗?”

宋钢和林红结婚了,小两口每天骑着当时极其珍贵的自行车上下班。

李光头辞去厂长之职,集资做起了服装代工生意,结果赔了个底朝天,整日被债主们追着打,连饭都吃不饱。

是宋钢每天接济他,几次被林红发现后,林红以婚姻胁迫宋钢和李光头断绝关系:

你和他去过吧,有我没他!

在心爱的妻子和兄弟之间,宋钢选择了妻子。

最后的诀别,他对李光头说:

这下你该死心了吧?

李光头的命运从宋钢和他的决裂开始转变,生活所迫,他开始每日收垃圾,逐渐形成了规模,成了刘镇的垃圾大王。

赚到第一桶金后,李光头又去往日本收购日本人不要的旧西装,赚了个盆满钵满。

李光头成了千万富翁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宋钢,他特意穿着绣有“远大前程船”的毛衣前去找宋钢,希望让他帮自己做财务。

宋钢细心,为人又实在,不会说谎,财务这份工作他最适合了。

但是宋钢已经在林红的胁迫下跟李光头一刀两断了,不管有钱没钱,他都不会跟他再有瓜葛了。

林红却说:“李光头也是一片好心。”

05

李光头成为千万富翁之后,开启了各种财色交易。

这里又要交待一个背景:

李光头从8岁起就发育了,他能做到当众陶醉地蹭电线杆,在铁匠家蹭长板凳,还怂恿宋钢也试试。

李光头做了大量财色交易后,就有女人声称怀了李光头的孩子,抱着孩子赖在他公司要求他付钱。

前来闹事的妇女人越来越多,李光头却一概不理,直到妇女们将他告上了法庭。

开庭当天,引来了刘镇大量吃瓜群众的围观,女人们一一陈述自己的遭遇,李光头看差不多了,拿出了一张医院的结扎手术病例给法官。

这下舆论一下反转了,原先女性是弱势群体,李光头是欺负女性的财主恶霸。

现在舆论一下变成了女人们诽谤诬陷,李光头成了受害者。

刘镇的群众起哄笑着对妇女们说:

“你们告李光头把你们睡了,李光头也可以告你们把他睡了;你们要他赔偿处女膜,他还要你们还他童子身呢。”

李光头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开启了深情的演讲:

“我当初为什么要结扎,就是因为我爱的女人跟别人结婚了......

从此我自暴自弃,生活不检点,睡了那么多女人,有屁用?

不检点的男人睡来睡去,睡到的也都是些不检点的女人。

我今天才明白一个道理,说句粗话,只有睡了一个有处女膜的女人,才真叫和女人睡觉了;

说句文雅的话,只有和真正爱你的女人睡了,才真叫和女人睡觉了。

可是没有一个女人真正爱过我李光头,所以我李光头睡了再多的女人也等于没睡,还不如自己跟自己睡......”

李光头物化女性,生活作风淫乱,大搞不正当男女关系,显然在道德上不对。

但是,李光头有钱啊,因此只要找个人来换一种说法,舆论就立马可以发生转变。

这个人就是刘作家,刘作家特意为李光头写了篇文章,标题为《百万富翁呼唤爱情》。

刘作家运用了高、大、全的写作风格,使劲地给李光头涂脂抹粉,将李光头玩弄女性美化成是几百次恋爱的失败。

李光头14岁在厕所偷看女人屁股的事也被重新修饰:李光头是为了捡钥匙,才低下头去的。

最后刘作家还上了这样一个价值:李光头一腔热血地投入到纯洁的恋爱之中,结果几百次恋爱下来,李光头没有遇到一个处女,遇到的全是生活不检点的荡妇。

2018年,王思聪旗下的IG战队夺冠。

这于自媒体从业者而言是一个绝佳的素材:王思聪这个人值得一写。

某走文艺路线的大号将王思聪过去值得写的东西全罗列出来,适当删减,坏的写成好的,好的再深度夸一夸,上个价值。

这样,王思聪原本嚣张跋扈、不尊重女性、待人无礼等明显贬义的人物特征就变成了思想深邃、特立独行、敢想敢干、被人误解等带着褒义色彩的人物特征了。

每个人都有优缺点,李光头、王思聪都有他们值得肯定的地方,急功近利的浮躁社会使得文字完全为了歌颂而歌颂。

失去真心后的文字最终只能沦为钱的奴隶,帮助这个时代变得更加浮躁。

06

刘作家的文章火了,记者从全国四面八方赶来采访李光头。

接下去报纸、电视、广播上都出现了李光头。

李光头有了名气,大批银行贷款、各类企业合作纷至沓来,李光头的事业又上了一层楼。

不过,这是转瞬即逝的事,很快媒体们就不再报道李光头了。

李光头为了让自己再度处于人们舆论的中心,准备办一场选美比赛,名为“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

评委是十个男性。

刘新闻(之前是刘作家,因为马屁拍得好,被李光头提拔为新闻发言人,所以叫刘新闻)认为是不是加几个女的评委,不然人们会有非议,会没完没了地讨论下去。

李光头兴奋地说:“这样才好呢!我就是要他们争论,要他们非议,要他们没完没了地讨论下去,这样我李光头就永远是根骨头啦。”

余华的互联网思维有多前瞻?

即便现在的网络环境也是这样,只要有了流量(名气),就不愁没法变现。

而流量很多时候来自于争议,这是综艺节目的惯例了,假如没有点黑料、争论,综艺节目就等于失去了流量。

去年黄晓明就以一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帮助《中餐厅》再次火爆。

《中餐厅》虽然因黄晓明有了很大的争议,但是流量也是真的香。

首届处美人大赛的参赛选手,必须是处女。

于是,人造处女膜产业在全国火了一把,参赛的就没有一个是处女的,好多已经生过了孩子。

至于评委,初赛交给去现场观看的观众,要将最终的选择权交给群众,这样群众就愿意掏钱买票观看这场比赛,李光头就又可以收钱了。

赞助商啥的也安排起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捞钱的机会。

这个选秀,本质上是一个给李光头“选妃”的闹剧,因此只要谁有幸被李光头看上并睡上一晚,谁就能成为第一名。

被李光头看上的少妇,其实是一个已经有一两岁妈妈的妇女。

后来这个黑幕被曝,她承认自己虽然已经有一个一两岁的女儿,但在精神上她一直是处女。

这种说法无从辩驳,但是大家都知道她能成为冠军跟是不是处女关系不大。

类比最近的女团选秀,没有余华写得那么露骨,我相信潜规则是没有的。

但若将李光头看成是资本,大家会发现两者十分类似。

小姐姐们能否出道,最终的选择权在观众而非评委,所以不要给我整什么专业性,一切都以流量为前提。

观众老爷们以为流量掌握在他们手里,但实际上呢?

只要节目组给谁镜头多一点,谁的流量就自然地多,这中间就必定会存在相应的利益关系。

然后会来事的,有争议的姑娘流量再多给一些,因为节目组也有流量需求。

如今的小姐姐们出道,和运气、观众缘、资本、自身原本的实力、长相辨识度等都有很大的关系,唯独努力的成分占得最少。

但是出道后接受媒体采访,有小姐姐会红着眼睛泪眼婆娑地说:我一路走来,真的完全靠的是自己的努力。

这个社会谁都想成功,最不缺的就是努力的人,别的小姐姐就不努力了么?

像《创1》的李子璇,这姑娘跳舞跳得多好,她在节目中也很努力!但大红大紫的是爱哭鼻子跳舞像做广播操的杨超越。

07

离开浮躁社会的背景,让我们回到叙事主线。

风水轮流转,正在李光头如日中天的时候,宋钢下岗了。

下岗后的宋钢为了努力赚钱,就去扛沙袋,虽然赚得比以前多,但把腰给弄坏了。

腰坏了之后,宋钢就去卖花(女性化),刚开始还有熟人来买,他还有点生意。

好景不长,林红针织厂的女工们直接向宋钢要花,到了厂里还拿出花在林红面前说:瞧,这是你们家宋钢送我的。

林红不许宋钢卖花了,他再次出去找工作,找了一份没人愿意干的活:装水泥。

装水泥时宋钢不可避免地吸入了不少灰尘,得了尘肺病。

与此同时,林红在针织厂受烟鬼厂长的欺负,他总是将林红叫到办公室,想要侵犯她。

林红在厂里受着窝囊气,到家里又心疼生病的宋钢,只能哭着求宋钢:你去找李光头吧。

在宋钢眼中,他既已和李光头决裂,那不管有钱没钱,都跟他毫无瓜葛了。

在林红眼中,他俩是兄弟,曾经共患难过,就该互相帮衬着。

为了林红,宋钢再次硬着头皮去找李光头,李光头待他很热情,直接答应给他一份副总裁的工作,让他不用干活,去上班就行了。

但宋钢以没能力为由拒绝了。

回到家,林红感慨:“你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李光头特意找了秘书,带着10w存款去找了林红,让她赶紧给宋钢治病。

经此一事,林红忽然觉得:李光头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当初讨厌他是自己的不是。

08

宋钢为了赚钱养家(他不知道林红收了李光头10w元),不顾林红的反对,跟着卖处女膜的周游远走他乡了。

在这期间,他被周游怂恿去做了隆胸手术(再次女性化),这样就能骗群众买他们的假冒伪劣的丰胸产品。

生意结束,周游回了刘镇过起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美好生活。

宋钢将剩下的丰胸霜卖完,去医院取出已经变硬了的假体,留下一身伤痕。

做完手术,宋钢身上还剩下3w元,尽管钱不多,但他对林红的思念促使他下决心回家了!

宋钢离家一年多的时候,林红又受了烟鬼厂长的欺负,她心中满腹委屈无人诉说。

李光头则每半年往账上打10w元,让她给宋钢治病。

一次偶遇,林红向李光头诉说了心中的委屈,李光头立即通过自己的人脉帮他解决了烟鬼厂长,林红心中满是感动,她再一次懊悔嫁给了宋钢。

很快,李光头的宝马车停在了林红面前。

林红犹豫了一会,坐了进去。

李光头将林红引到他的办公室,深情款款地对她说:

“这一天,我等了二十年了。”

“林红,请你理解......”

“我已经不会谈恋爱了,我只会干恋爱了,请你理解......”

接下去,李光头变成了土匪。

李光头跳过了所有恋爱程序,睡到了他年少时梦寐以求的女人。

林红感受到了李光头强大的性能力,她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

宋钢在健康的时候没超过两分钟就草草了事,不健康的时候就索性完全没有。(继续女性化宋钢)

她感慨道:“原来男人是这样。”

09

接下去的三个月,宋钢和李光头天天做爱,整个刘镇的人都知道他俩搞在一起了。

周游出现在刘镇后,俩人知道李光头快回来了。

宋钢决定让林红去上海做处女膜修复手术,俩人最后再做一次爱,完了他没睡到处女林红的心愿,就将她还给宋钢。

宋钢回来后,立即从好事群众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

“宋钢仍然站在屋门口,他的心里翻江倒海什么都想不起来,他的眼睛里兵荒马乱什么都看不清楚,他的嘴巴在口罩里咳嗽连连,可是他感受不到腋下的疼痛了。”——《兄弟》

宋钢在家混沌地过了六天,期间每天只做一顿饭,每次只吃一碗饭。

第七天晚上,他翻出老相册,一张张地翻阅自己和林红过去的合影。

他再次翻出了那张泛黄的黑白全家福老照片,照片上有宋凡平、李兰、李光头和他自己。

将照片放进相册,躺在床上,宋钢泪如雨下。

第八天,宋钢认真地写起了两封信,一封给李光头,一封给林红。

曾经他是一个能写出一篇十几页小说的文艺青年,生活的巨轮将他脑子里的字都碾压了出去,他如今竟成了白字先生,发现好多字都忘了怎么写了。

为了省钱,他不舍得买一本字典,他去书店边查字典边写,一共花了五天时间写好了两封信,并反复进行了修改。

他腋下留下的伤口(取假体时留下的)已经化脓了,为了省钱,他找出剪刀,自己拆了线。

傍晚的时候,宋钢将带回来的3w元用报纸包好留在枕头下,只在上衣口袋留10元钱。

他愧疚地感到自己一生都没让林红过上好生活,最后的钱一定要都留给她。

宋钢将钥匙拿了出来,看了一会儿,留在桌子上,然后出门。

关上门后他心想:钥匙已经在里面了,他就不会再回来了。

他去了苏记点心店,尝了从来都没吃过的灌汤小笼包。

刚出笼的小笼包油汤有八九十度,宋钢拿着吸管呼呼地吸,就像吸凉开水,一点都不觉得热。

吃完,宋钢走在街道上。

从前他走在街道上永远像是在赶路,这次他却像是在逛街,四处走走停停。

他甚至在一家音像店停了有五六分钟,听完两首流行歌曲,隔着口罩对旁边走过的人说:“这两首歌真好听。”

宋钢走出了刘镇,走到了铁路经过的地方。

“河里的霞光让他抬起头来了,他看着日落时的天空,他觉得天空比大地还要美丽,红彤彤的落日挂在晚霞的天空里,浮云闪闪发亮,层峦叠嶂的色彩仿佛大海的潮水一样在涌动着。他感到自己看到了光,斑斓的光穿梭在天空里,而且变幻莫测。”

——《兄弟》

10

当宋钢躺在铁轨上时,火车轰隆隆地从他腰部碾过去时,李光头和林红正在快乐地做那事,一次又一次。

“这就是人世间,有一个人走向死亡,可是无限地眷恋晚霞映照下的生活;另两个人寻欢作乐,可是不知道落日的余晖有多么美丽。”

——《兄弟》

作为书评,我不该洋洋洒洒地写上那么多的细节。

但我又想尽量详细地表达出我读书时所受到的那种震撼!

《兄弟》整本书,前后两部充满了伏笔、细节。

譬如宋钢这个人物,余华曾让李光头对着女人们说:“宋钢除了生孩子不会,什么都会。”

此后宋钢真的就没生孩子,性能力也不行,但只要涉及到女性擅长的工作,他就做得特别好。

比如织毛衣、卖花、卖丰胸霜。

有不少读者认为小说后半部分烂尾了,但事实上前后两部小说可谓是无缝衔接,极其对称。

宋凡平用一年多的时间感动了李兰,让她的人生从此明白什么叫爱情。

李光头这一生,真正体验到的爱情,来自宋钢!

李光头这个人物,余华特意让他在8岁的时候就开始发育。

宋凡平死后,他第一次阳痿。

宋钢死了,李光头再次阳痿,而且是永久性的。

从此他不再近女色。

至于林红这个角色,余华处理地十分自然。

丈夫性无能不会赚钱,还不听劝外出打工留她独守空房,工作上又有老烟鬼时常骚扰她。

面对敏感又深情的丈夫,她满肚委屈几次欲言又止。

面对李光头这样既直爽又赤裸裸的男人,她是该自然而然地抵御不住。

她也真心爱宋钢,那个日日用自行车送她上班,那个对她唯命是从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的男人,她怎能不爱?

即便,她一次又一次地感慨自己嫁错了人。

五天后,宋钢的尸体被火化,林红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她在心里对化成灰烬的宋钢的尸体说:“无论我做过什么,我一生爱过的人只有你一个。”

这话听起来像是从渣男口里说出来的,但林红后来因宋钢死后终身不再碰男人的行为证明了她的真心。

余华将他关于爱情最理想主义的认知注入了宋钢的灵魂。

我并不希望大家活得像宋钢那样憋屈,做人应该学李光头,学他那股对失败、难堪无动于衷的气概。

水至清则无鱼,世俗男女关系中的财色、感情是相互杂糅、交织在一起的。

只有财色交易,索然无味;

只有情感纽带,虚无缥缈。

作家很喜欢树立标杆,来提醒人们切勿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迷失掉关于爱情最本质的细节:

心之所向,朝朝暮暮。

林红看到宋钢留在枕头底下的3w元泣不成声,宋钢留给李光头的信中最后写道:“就是生离死别了,我们还是兄弟。”

林红为他不再嫁人,李光头为他彻底阳痿。

当财色在浮躁的社会被频繁交换,混沌重组间,被分离出来的是真情。

当宋钢作为一个糟糠之夫,带着望眼欲穿的思念和丢失尊严的伤痕回到刘镇,

我想起了海子的诗:

当我痛苦地站在你面前,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下我自己的公众号:乔克儿(syzk1115)

里面有大量书评,以及我全职写作的心路历程。

1 有用
0 没用
兄弟 兄弟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