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快》推理过程

澈丹
2020-05-27 看过

自己梳理了一遍推理过程,可能有漏洞,欢迎指正

已知的客观事实

火车在12:18离开最后一个车站温科夫齐,后下起大雪,12:30被雪堆所困被迫停车。

经医生鉴定,死者雷切特服用安眠药后被刀刺死,预计死亡区间是从12:00到2:00。死者面朝上,前胸一共被刺十二刀,有深有浅,有左手有右手。在死者睡衣胸口处口袋中发现一个怀表,表壳已被砸瘪,表针停在1:15。

死者房间通向走廊的门锁着,且里面挂着链条。窗户虽然开着,但由于外面有厚厚的积雪,但是雪地上没有脚印。

死亡时间存在以下两种可能

(1)12:18之前杀人,凶手在温科夫齐站逃离

(2)12:18之后杀人,凶手仍在车上

针对第一种假设:12:18之前

如果凶手在火车停车前就已杀人并且逃出火车,那么12:37时列车员敲门时雷切特已经死亡,有人在屋内用法语冒充死者答话,则有可能是凶手的同伙假装死者还活着,以提供不在场证明。

但这种说法说不通,一来凶手已经逃离火车,本身就没有人知道ta是谁,没有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必要;二来如果是真的同伙,凶手房间的门从外面打不开,而窗外又没有脚印,那么只有可能是从隔壁哈巴特太太的房间进来,但这样的话,哈巴特太太的嫌疑就变成了最大,这不是个合理的合作方式;三来如果真的在之前就杀了人,那么后来出现的猩红色睡衣女人,无疑又把嫌疑引到了车上的人身上,也就是凶手在逃脱之后又费尽心机搞一出障眼法,以洗脱自己的嫌疑,这从情理上说不通。

结合以上分析来看,12:18之前杀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种假设不成立

针对第二种假设:12:18之后

由于火车在12:30时冲进雪堆后不再运行,而死者房间通向走廊的门挂着链条,虽然开着窗但窗外没有脚印,也就意味着不可能通过窗户出去,说明凶手仍在火车上。而案发现场形成一个密室,凶手在行凶、从里面挂上锁链之后,想要出去的话,唯一的可能就是利用和隔壁哈巴特太太房间之间的连通门。

关于连通门,涉及到两种矛盾的说法,第一个是哈巴特太太在睡前问瑞典太太门是否闩上,后者说门闩上了,这一点也由瑞典太太证实;第二个是列车员在进入哈巴特房间后,后者看到门闩并没有闩上。如果前者是事实的话,除了哈巴特太太房间的正门,否则没有可能进入她的房间,也不可能出现像她说的“房间里有个人”,更不可能出现门闩从上锁到没有锁的转变。而如果后者是事实的话,前者就一定是假话。

从上面可以看出,前者一定是假话,也就是瑞典太太一定是说了假话。而哈巴特太太也说了假话,因为她说“因为门闩被包遮住,看不见门闩是否上锁,所以要请瑞典太太帮忙看一下”。而事实上,她房间的门闩却在门把手上面,不可能被挂在门把手上的手提包遮住。由此可见,哈巴特太太房间藏人是编造出来的,她和瑞典太太互相打配合,很可能是同伙。而通过伤口知道,凶手中必定有一个力气比较大的男士,这一点两位太太都不符合,所以需要第三个人的帮助,这个人需要是个男士,而且这位男士在这过程中,一定要进出哈巴特太太的房间。而在列车员的证词中,没有这一点,所以列车员有可能也是同伙。

案发现场的线索

关于安眠药。雷切特收到过恐吓信,并且睡觉时把枪放在枕头底下,而且还向波洛寻求保护,说明他已经意识到潜在的危险,提高了警惕,因此不可能在睡前喝安眠药,使自己失去意识。所以肯定是被人下了药。有下药机会的很大可能是身边的人,秘书和男仆,列车员也有一定可能性。也就是他们三人中,至少有一个也是同伙。

关于秘书。当波洛提及是通过一封信的碎片了解到雷切特的真实身份时,秘书下意识的反应“可是,肯定...”,说明它知道这封信的存在,而且知道它已经被烧掉了,所以会疑惑波洛为什么会看到。因此说明秘书至少也是其中一个同伙。

关于印着H的手帕。掉落在案发现场的、精致奢侈的手帕没有人认领,说明这是一个被凶手疏忽的线索。车上一共有6位女士,英国小姐、瑞典太太、女仆因为身份不符合被排除,哈巴特太太因生活习性不符合被排除,只剩伯爵夫人和俄国公主。

波洛对于伯爵夫人的怀疑是因为护照上的油渍,像是在隐瞒什么信息,事实上也诈出来伯爵夫人的真实教名开头是H而不是E;对于俄国公主的怀疑一方面是因为身份习性匹配,一方面是因为在问女仆有关手帕的事情时,女仆有一丝犹豫,最后通过提问了解到手帕的主人是俄国公主。自己的手帕掉落在案发现场,而且拒不认领,很大可能也是同伙;而伯爵夫人既然不是自己的手帕,却因为怕被怀疑而改了护照信息,即使和案件无关,也必定有想要隐藏的信息。

至此已经有至少5个人有嫌疑:哈巴特太太,瑞典太太,列车员(可能),秘书,俄国公主

关于其他人的疑点

大多没有与案件特别直接相关,但都存在或多或少的撒谎行为,因此引起了波洛的注意

上校和英国小姐:

彼此关系熟络,却装作刚认识;

英国小姐明明去过美国,会说“长途电话”这种地道的美国词,却说自己没有去过;车上的男士中只有上校抽烟斗,但他却不承认案发现场的烟斗是自己的(当然也有可能存在,有其他抽烟斗的人但没有说实话的情况)

意大利人:暂无

哈德曼:声称自己在上火车之前被雷切特雇佣来保护自己,但是雷切特在火车上又去找波洛保护,为了自己安全而找两个私家侦探,这有点不太合情理

女仆:波洛提到关于厨艺的问题时,女仆无意间承认自己做过厨娘,但在公主的证词里,女仆已经跟了自己15年,而贴身女仆是不需要负责饮食的

综上可以看出,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隐瞒、撒谎的行为,这在波洛眼中都是存在嫌疑的证明,然后又套用阿姆斯特朗家的人员构成,挨个去印证自己的猜想,然后推理出完整的作案人员以及作案动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