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场单纯为了名誉的决斗开始,直到历史的终结

溜鼹鼠
2020-05-27 看过

一个简简单单的读书笔记,也是一个话唠无知者的诳语。

二十世纪的悲观主义

十九世纪乐观主义的来源:1.相信现代科学会战胜疾病和贫穷,改善生活并征服自然。2.相信自由民主制政府会在全球推行:理性的自治将取代对权威的盲从。

二十世纪悲观主义的来源:1.一战:现代科学技术下的杀伤性武器,欧洲工业的进步会转变为没有任何道德救赎和意义的战争。2.极权主义的诞生:高效的警力、群众性政党、试图控制一切的极端意识形态,发动了新型战争:“总体战(total war)”。

关于历史进步的可能性

十九世纪,人们相信,将人类的恶同落后的社会发展状态联系起来,进步就是通往自由民主制的进步。然而二十世纪,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尤其是共产-极权主义)提供了截然不同的替代方案,人类历史并不沿着一个唯一的方向前行,有多少民族和文明就有多少目标,自由民主制不具有特殊优势。

因此诞生了二十世纪的危机:1.政治危机:数千万人被屠杀,生活在新奴隶制下,战争和革命更加意识形态化,更为极端和残酷。2.思想危机:冲突和暴力毁坏了自由民主的自信,使极权主义和独裁主义在世界中孤立无援(现实主义国际关系),对自由主义的权力关系产生普遍怀疑。

思想危机的体现:1.动摇了科学技术是进步基础的主张,技术能力能否提升人类生活,关键在于人类道德是否同行并进;若没有道德的进步,技术的力量之会促进邪恶的目的,而人类的处境会更糟。2.西方理性主义危机:相信极权国家极具活力,对民主缺乏信心。右派认为,苏联这样的失败社会在人民眼中没有合法性,也具有经济上的缺陷,但其仍可以通过创建列宁式的极权主义使得官僚独裁者通过运用现代组织和现代技术对群众进行无限期的统治,不止胁迫了人民,而且将价值观深入其脑髓。左派认为,第三世界中的激进社会主义政权可以通过土地改革、免费医疗保障和提高识字水平使自身合法化。这一政权虽然没有生产能力也没有活力,但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其民众的同意而统治的,因为其提供了安全和稳定。

右翼威权国家的缺陷:无法控制公民社会

右翼威权国家合法性的来源:

1.军队效忠与力量压制:军事独裁或寡头在民众中缺乏合法性,但不一定会造成政权合法性危机,除非合法性的缺乏影响到政权内部的精英分子(军队、正当、警察),合法性危机往往源于精英内部的危机。

2.意识形态的辩护:法西斯主义编造的连贯的、右翼的、不讲民主也不讲平等的意识形态,合法性源于种族或民族。或辩称国家目前因各种原因(共产主义威胁、恐怖主义、早前民主政权下的经济混乱)不适用于民主制度,自称自身是过渡性的政权,最终会还政于民。

右翼威权国家的瓦解:

1.合法性难以自圆其说:右翼威权政府在某些领域的失败不一定会造成迅速崩溃,而会成为合法性的关键缺陷。

2.某种直接危机造成内部利益团体崩溃:随着人们享有更好的教育,社会日益繁荣、中产阶级化,右翼强权国家的政权合法性开始逐渐消退。旧政权完成了为自己设定的有限目标后没有继续掌权的合法性,因此某些成员自愿决定放弃权力,支持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

3.公民社会:右翼强权国家未想要粉碎政党、教会、工会等市民社会(社会的私人利益领域),只是加以控制,在这些公民团体的动员和领导下人民支持民主,当然还有西方现代的消费文明的影响。

左翼极权国家的缺陷:试图控制一切的极权主义

左翼极权国家的合法性来源:1.威权传统:俄罗斯民族对安全、秩序、权威以及帝国雄风和超级大国地位的渴望。2.完备的权力机制:作为先锋队的政党,中央集权的国家机器,警察机构和一整套支配生活方式的意识形态。

左翼极权国家的合法性危机:

1.最基本的缺陷是经济的失败:共产主义政权宣称其合法性在于有能力让人民过上物质丰裕的生活,但中央集权的苏维埃行政命令体制是苏联经济衰落的根源所在,造成了经济的乏力和不平等。

2.最根本的失败是未能成功控制思想:政权未能为大清洗等恐怖政策承担责任,政党官员成为新的特权阶级。当奉行恐怖统治的中央控制日益弱化后,政权无法彻底控制人民的生活,无法简单取缔或操控消费者的需求,警察的恐吓转移至幕后运行。

3.丧失了对信仰体系的控制:共产主义无法从军事和意识形态上威胁自由民主体制,高度的政治落后和经济落后使其丧失政权合法性。尤其是伴随着私营经济的开放,工会、政党、媒体、教会、民族团体的兴起,使得人民不再满足于允许大幅度的经济自由却不允许政治自由的改革。

4.非正常的社会演化过程:共产极权主义通过自上而下的强制革命中断了社会演化的自然有机过程,大规模的社会工程来自于国家而非社会,使得普遍适用的经济和政治现代化法则被悬置。

二十世纪末自由民主主义的曙光

现象:许多右翼威权国家让位于民主制度,部分左翼后极权主义国家完成民主转型,部分成为纯粹的威权国家;使自由民主主义成为唯一具有普遍有效性的意识形态。

福山认为,所见的胜利与其说是自由主义实践的胜利,不如说是自由主义理念,即在世界的绝大部分地区,没有任何一种自称具有普遍性的意识形态堪与自由民主对抗,在人民主权原则之外,也不存在别的具有普遍性的合法性的原则。因此强权国家的缺陷并不必然导致自由民主体制的出现,新生的民主国家也不都安全稳定,可能会出现极端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者的反扑。

但制度本身的循环和中断与历史的方向性和普适性并不矛盾,在成功确立自由民主体制之前有大量的障碍需要克服,因为这些政权并不拥有长期的合法性资源,没有解决所面临的长期经济和政治问题的良好方案,唯一享有广泛合法性的一致性意识形态仍是自由民主

依据:1.自由民主国家的增长趋势,以及其经济的快速成长。2.民主政府突破西欧北美的最初阵地,开始向全世界拓展,民主在不同地域民族中取得的胜利表明民主制度给予其上的自由和平等原则不是偶然之物,也不是种族中心主义的成果,而是人之为人的本性的发现。3.在竭力寻觅认为好于自由民主制度社会却失败之后,我们无法描画一个本质上不同于当前世界同时又更为美好的世界。

普世史的历史的和哲学的进程

1.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历史不是线性的,而是循环的

政体的自然循环:没有一种政体能够让人完全满意,不满会使人们无限循环的用一种政体取代另一种政体,政体的循环是更大的自然循环的一部分。大变动是周期的,不仅消除现有社会还会消除人类所有记忆,迫使人不得不再次从头开始历史的进程。

2.基督教:最先确然推出普世史

提出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为世界上所有人构想了一个共同的命运。各民族是人类这棵树上的不同分支,是上帝对人类的安排。基督教引入了时间起始的历史观念,历史始于上帝造人,终于人最后的救赎,人类的最终目的,就是使所有的具体事件变得皆可理解。

3.文艺复兴、启蒙运动:

人类能够获得知识并征服自然,自然受普遍法则所支配,这些法则不仅可以为人所认知,而且是可积累的,因此进步就是对知识永无止境的逐步获得,人永远不会退化,人类智慧的增长和发展永远不会完结。Condorcet在Progress of the human mind中提出人类普世史的十个阶段,最后一个时代特征是机会平等、自由、理性,由于Condorcet未描述人的完美性,因此还存在尚不知晓的第十一个历史阶段。

4.康德:

(1)历史的终点就是人类自由的实现,这一蕴含在人类潜能中的最终目的,使整个历史变得可以理解,一部完全正义的公民宪法的达成和普及是理解历史的标准。

(2)历史运行的机制:人的“反社会的社会性(asocial sociability)”所造成的自私自利的对抗状态,使人类远离人人为敌的战争状态,携手共进公民社会。人的竞争性、虚荣心、支配欲和统治欲使社会创造力的源泉,并推进艺术和科学,使社会之间保持着竞争,推动人类走向自由制度所代表的最高层次的合理性。

5.黑格尔:!!!重点

(1)理性的狡黠:历史的进步并非源于理性的稳步发展,而是通过导致人类冲突、革命和战争的各种激情之间的盲目作用实现的。

(2)辩证法:历史在连续的冲突中不断向前发展,思想体系和政治制度因各自的内在矛盾发生碰撞而崩溃,他们被矛盾较少因而更高的体系和制度所取代,后者又将产生新的不同的矛盾。

(3)真理本质上具有历史相对性:人类的一切意识都受其周围环境特定的社会和文化境况的限制,即时代的限制,因此人类历史不仅是不同文明和物质成就之间的延续,还是不同意识形式之间的延续。人的意识随着时代变化而发生变化,一旦观点互相矛盾则可以称之为虚假意识。

(4)人的欲望:人有自然欲望,但人最本质的特征是不确定的,因此人可以自由的创造自己的本性。

(5)历史的终结:历史是人向更高层次的理性和自由的进步,这一过程在绝对自我意识的实现中有一个逻辑终点,而自由和平等原则已经被发现并得到贯彻,自由社会没有早前社会组织形式所特有的矛盾,因此历史随着现代自由国家的实现而终结。

6.科耶夫:

法国大革命形成的自由和平等原则,代表了人类意识形态演进不可能再进步的终点,体现在现代普遍而同质的国家中。随后的战争和革命本质上是一种区域调整,共产主义的本质依然是自由和平等,因此与自由民主同属一个阶段。

7.现代化理论:

断言工业化发展遵循着一套连贯的增长模式,而且届时会产生某种横跨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统一的社会政治结构,历史的尽头是发达工业国家的自由民主制度。

现代性进程中的两种转型病

1.极权主义的诱惑:Walt Rostow认为共产主义在发达国家的持续失败和在刚刚进入工业化第一阶段国家的盛行表明,极权主义的诱惑是一种转型病,使某些处于一定社会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因其特殊的政治和社会需要而产生的病理状态。

2.法西斯主义:大屠杀是独一无二的邪恶,使独特历史条件下的产物,这些条件不进在最发的社会不会出现,而且将来在其他社会中也难以重现。法西斯主义是现代化过程中的副产品,但不是现代性本身的必然成分。

因此,现代性是一个连贯一致的强有力整体,中断的存在丝毫不会影响生活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人会有极端相似的体验。一个人完全可以承认现代性让新的邪恶有了存身之地,甚至可以人类道德进步的事实,但仍可以继续相信存在着一个方向性的、连贯性的历史进程。

历史的终结意味着什么?

历史的终结是普遍同质的国家,其建立在经济和承认这一对柱子之上。通向这一目标的人类历史进程,同样是由现代自然科学的逐步展开和寻求承认的斗争所推动的。现代自然科学的发展源于灵魂的欲望和理性部分,促进了财富的无限累积,出现了资本主义与现代自然科学。

寻求承认的斗争源于灵魂的激情部分,由奴隶状态这一现实趋势,出现了自由民主制度,因为成功综合了主人道德和奴隶道德,能够让人完全满足。但科耶夫认为,激情是最深层、最基本的人类渴望,是人性的永恒部分。

历史的终结:基于现代自然科学机制

问题一:历史具有方向性吗?

历史的方向性意味着,任何社会组织,一旦被取代就不会再为同一个社会重复。如果历史永远都不会重复自身,那么必定有一个稳定一致的机构或一套历史原动力,规定着历史按一定的方向演进,并且以某种方式把早前的记忆保存至今。

由于自然科学是明确工人具有累积性和方向性的活动,因此,在此假定自然科学是历史方向性的关键,现代自然科学产生的具有方向性和普适性的历史变化具有以下两种方式:

1.军备竞赛:国际体系中战争和冲突盛行,现代自然科学可以让最有效发展、生产和运用技术的社会拥有决定性的军事优势,随着技术变革加速,技术所赋予的相对优势也在不断扩大。因此其既能令社会向理性化方向发展,也能推动在不同文化间创建统一的社会结构(例如中央集权政府,普适性教育,阶级流动)。

2.经济发展:理性不仅用于生产力和机器的创造,也用于生产过程的生产组织,即生产关系和创造合理的劳动分工。合理的劳动组织必然要求对社会结构进行某种步调一致的大规模变革,是经济效率原则下的彻底合理化。

尽管自然科学可以被当作历史方向性的校准器,但其无法解释一切,不应当被当作变化的终极原因。如果自然科学的发现导致了历史的方向性,那么就会产生以下问题。

问题二:自然科学会被现存社会有意识的拒绝吗?

不会。

1.当前经济增长形成的期望会使人难以适应前技术时代的生活,脱离自然科学同样会恶化人类的生存环境。

2.技术发展停滞在某一水平不再发展有一定的现实性,但难以在大规模而等级分化的社会中实现,技术的选择性发展成为政治问题,会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的信心。

3.环保必须以经济世界作为前提。

问题三:全球性的大灾难会造成自然科学的失传吗?

不会。

1.极端情形无法打破技术对人类文敏的控制,也无法摧毁科学复制自身的能力,即是人们可以摧毁具体的现代武器和制造方法,也无法消除使这样的制造得以可能的记忆。

2.人类在大灾难后对自然科学的依赖甚至会加强,技术是使地球再一次适合于人类居住的唯一方式。

如果进步的自然科学的支配是不可逆转的,那么一种方向性的历史,以及所有随之而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后果,从根本上来说也是不可逆转的。

问题四:为什么全面经济的现代化指向资本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

工业经历手工业、重工业的发展脉络,逐步走向后工业时代,强调信息、技术知识和服务的作用。现代自然科学同样以技术革新和合理的劳动组织形式,影响着后工业社会的特征,因此决策权下放和市场化是不可避免的演化方向。

中央计划经济在后工业时代失败的必然性:

1.不自由的环境影响了科学探究发展水平,使得技术革新落后于同时代。

2.缺乏合理的价格体系,中央计划经济不能成功的做出合理的投资决策,无法有效的把新技术融入生产过程。

3.中央集权化的官僚管理无法应对复杂的现代经济。

4.中央计划经济的控制商品价格和分配的行为,影响了实现规模经济的机会。

5.中央计划经济破坏了人力资本中的工作伦理,人的工作动机往往因政策遭到否定。

技术驱动的经济现代化的展开,通过一定程度的经济竞争和市场调节价格,创造了强大的动力,从而使发达国家接受了普遍的资本主义经济文化的基本信条。

问题五:资本主义道路适用于所有国家吗?

左翼将拉美的贫困归因殖民主义、新殖民主义、跨国公司的掠夺和依附理论,从依附理论产生出的政策,较为温和的是进口替代政策,较为激进的是退出资本主义贸易体系的经济独立政策,而这一系列政策导致了拉美的失败。

拉美的重商主义传统与进步势力的结合,为了社会正义而把国家用作劫富济贫重新分配的手段,使得拉美的经济体被效率低下的国家管理部门支配,导致了经济效率的低下。

相反,东亚的出口导向政策通过与跨国公司的合作,将自己与境外市场和资本联系起来,尽管西方跨国公司剥削了亚洲的廉价劳动力,但也提供了市场、资本和技术,并且是技术传播的载体,实现了东亚高度的经济增长。

亚洲的高度经济增长没有牺牲国内的社会公正,达到一定的繁荣水平后实现了收入分配的平等化。同时,尽管亚洲的计划和产业政策起到了较大作用,但最成功的产业仍是容许在国内市场高度竞争并参与国际市场的产业。

因此经济自由主义同样适用于第三世界,先进技术和合理的劳动组织创造出的极具生产性的经济世界,能够通过创造全球化使世界上不同的社会实际的联系在一起,并且在不同的社会中创造类似的经济包袱和经济实践,而其方式指向了经济自由主义原则。

问题六:现代自然科学的机制会导向自由民主吗?

民主政治背后的动机从根本上来说不是经济的,他们还有其他的来源,受工业化的推动,但与之没有必然的关系。

发达的工业化会产生自由民主的四个论证与批判:

1.功能论证:唯有民主能够调和现代经济所造成的复杂的利益冲突网,talcott parsons认为要解决因工业化过程而带来的利益团体的激增,最好的装置就是民主。——但福山认为,民主的确为利益集团提供了公平的竞技场,但自由民主并不一定是最适合解决社会冲突本身的政治制度,许多非经济冲突(种族、民族)与民主没有太大关系。

2.来自专政或一党统治随着时间推移日益衰落的趋势,而且在面临高度技术化的社会时衰落的更加迅速,要取代永无休止的权力斗争和独断专权,就只能使新领导人选举和政策审查的程序日益常规划和制度化。同时在右翼威权国家向民主过渡时,民主往往是精英集团互相妥协的次好结果。——但福山认为民主如果不是所有人的第一选择,就很难保持稳定,无法成为朝着民主方向普遍演进的基础。

3.成功的工业化会形成中产阶级社会,其往往要求政治参与和权利平等。中产阶级的出现往往是教育普及的结果,现代教育把人从偏见和传统形式的权威中解放出来,使人们获得了一种尊严感。——教育即使不是民主的绝对必要条件,至少十分适合民主的氛围,但两者之间很难有必然的联系。

4.科技精英掌控现代工业经济的需要,最终要求更大的政治自由化,因为科学进步依赖的不只是科学探究的自由,而且依赖于整个社会和政治制度向自由争论和参与开放。

官僚威权国家:这种市场导向的威权主义是自由经济与威权政治的结合,在经济增长方面颇为出色。Joseph Schumpeter认为,民主制度下更关注于福利,通过拉平工资的税收政策来抑制生产,导致了较大的财政赤字和通胀率;而威权政权原则上更遵循真正的自由经济政策,不会为了限制发展的再分配目标所扭曲,因此他们能够对其人民强制推行一种相当严厉的社会规范,同时又容许一定程度的自由来促进创新和最新技术的运用。

自由民主与工业的成熟相一致,并为很多工业发达的国家所偏爱,但这不能表明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方向性历史机制的背后,即可以通向自由的未来,也可能通向官僚威权国家。

关于历史的终结:基于寻求承认的斗争机制

最初的人:黑格尔拒绝永恒不变的人性观点,因此人能够在历史进程中创造自己的本性,但这样的创造过程有一个寻求一切意图和目的的起点。最初的人是一种原型人,拥有公民社会和历史过程开始前就具有的基本人类属性。

1.自然欲望:与动物相同的自然欲望,包括吃、睡、自我保存的欲望。

2.欲求他人对他的欲求:即为他人所需要所承认的欲望,单个个体无法拥有自我意识,人一开始就是一种社会存在,他用自我价值感和身份感,与他人赋予他的价值密切相连。

3.欲求他人把自己当作一个人来承认:构成人之为人的身份的,是人以自己生命冒险的能力,这是人最基本、最独一无二的特征。

自然状态:最初的人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去要求他人承认自己,作为一种他人导向的社会动物,社会性没有将他领入一个和平的公民社会,而是引入了一场为了纯粹名誉的暴力决斗,流血斗争产生了以下三种状态。

1.斗争双方都死亡;

2.一方死亡,幸存的一方仍不满足,因为不再有人承认他的人类意识;

3.极度不平等的主奴关系:一方决定屈从于当奴隶,不愿冒着暴死的风险,主人因此得到满足,因为他冒着生命危险获得了他人的承认。因为奴隶屈从于死亡的恐惧而没能超越自己的动物性,因此比主人更少自由,主人意识也比奴隶意识更高且富有人性。

人类愿意牺牲他的生命与繁衍(动物的最高价值)来追求更高的,更抽象的价值。在第一场决定权力关系的斗争中,黑格尔看到了人类自由的第一缕曙光。为承认而斗争是第一个真正的人类行动,但不是人类的最后一个行动。

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人类历史的问题可以被看作,寻求一种满足主人和奴隶双方在相互平等的基础上得到承认的方式,历史则以完成这一目标的社会秩序的胜利而告终。

激情(Thymos):寻求承认的斗争源于人的激情,这为评价过程提供了一种全能的情绪支持,并且能使人为了她认为的正确或公正,克服自己最强烈的自然本能。人不仅会评价自己并赋予自己价值,也能够赋予别人价值。有thymos,则有“自尊”;若受贬损,则觉“愤怒”;若己无能,则觉“羞耻”;若得认同,则觉“骄傲”。

追求激情产生的两种路径:

1.平等意识(isothymia):寻求他人平等承认的欲望,表现为勇气、慷慨和公共精神这类高贵德行的根源,以及反对暴政、选择自由民主的依据。

2.优越意识(megalothymia):优越于他人的承认,优越感可能是基于真正的内在价值,也可能是过高且自负的自我评价,而为了追求优越意识则会出现奴役与侵略。

劳动:通过劳动,奴隶恢复了他的人性,恢复了他因恐惧暴死而丧失的人性。通过为主人劳动奴隶来设想自由观念,在劳动中使用和发明工具,奴隶能够进行自由的创造性的劳动,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人,不仅可以改变自然,也能改变他的自然本性,因为劳动本身就意味着自由。

奴隶可以在没有自由的反差中设想自由,抽象的思考自由,因此奴隶的意识要高于主人的意识,因为奴隶更具有自我意识,即可以反思自身及其境况。因此,推动历史向前发展的,不是主人及其斗争,而是奴隶及其劳动。

普遍同质的国家:普遍同质的国家是人类历史的最后阶段,因为它能通过宪法赋予并保护所有人的权利普遍承认了所有人,协调了相互竞争和寻求承认的要求,能够让人完全满足。

1.普遍:国民的普遍承认。2.同质:消除主人和奴隶之间的差别创造了一个无阶级社会

最后的人

科耶夫认为,因为主仆关系的消灭,当代社会已经解决了人类的“认同”(recognition)问题,历史也告一之中。

福山认为,虽然某些问题导致其专制、帝国主义、势力等理应消灭,但对“认同”做连根拔起处理并不合实际,因为它也是”勇敢,为公和正义“的源泉。现代民主政体的任务,就是要保持这些情感的同时,防止暴政由之得势。

问题:自由民主政体所产生的“认同”能够“完全满足”吗?

左翼认为资本主义所必然产生之不平等仍难以满足人的自尊需要,右翼认为,最后的人不是人的“自治”,而是“奴隶的胜利“与“奴隶道德”的建立。最后的人是欲望与理性的混合体(布尔乔亚),却独缺thymos。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