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一定是正确的吗?

xfkkx
2020-05-26 看过

猛烈的批评背后暗含的是对西方制度的全面肯定与全盘接受,约西自称在研究中有意摆脱了新加坡的意识形态藩篱, 却未意识到自己又陷入了西方意识形态的泥淖。西方一定是正确的吗?写《棉花帝国》的读书报告时,我曾在文末慨叹中国二三十年内无人能写出类似的著作

在这篇读书报告里,我愿意做如此断言:这种将西方理论往自己身上套的著作,中国要多少有多少(虽然这不一定是好事)。

虽然题材不错,但全书缺乏分析的深度,而且千篇一律,中间五章写法基本是一样的,梳理立法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并用福柯式的话语加以点评,通篇都在重复最开始的观点。最开始还能吸引读者,往后便落入俗套,不停地自说自话。总结起来,作者认为新加坡取得正当性包括以下手段:

(1)内涵国家主义说辞的国家脆弱论,遮蔽了令法律服务于教育的做法;

(2)国家的做法像是家长老师对儿童对学生的规训与管教,重复现代政府的规训治理术与治理话语建设公民的自我认知;

(3)法院适用例外主义,站在集权体制立场上机械地使用法律;

(4)政府声称基于“亚洲价值观”的法律和刑罚观念可以阻止美国和英国的道德衰败发生在新加坡;

(5)描述、解释和确认法律的权力掌握在政府手中;

(6)通过发展经济,消除腐败等提高国家形象的措施阻止人们质疑政府权力的正当性基础。

作者用中间的五个章节分析了五个法规,由于分析未能进一步深入,篇幅越写越小,逐章递减的页数或许就是证据——五章的页数分别为45页,35页,56页,32页,4页,第五章页数增多是因为作者大量引用了律师与新加坡政府官员的辩论。或许其他读者对此有别的解读,但我坚持认为这是研究范式固化的结果。从作者的研究进路来看,分析五部法规与五十部五百部法规并没有太大区别,而排在后面的章节由于许多内容,分析方法,结论都曾出现在之前的章节中,自然越往后写章节内容越少。

重复的分析不仅使作者行文越来越乏力,也降低了全书的深度与可读性。福柯的理论虽然好用,但不停地重复使用,全书除此以外无甚高论(纵览全书,作者没有提出研究意义上的理论成果,一直都在借用别人的理论进行分析,大量的二三手材料更是使人不敢恭维),难免让人丧失阅读兴趣。

阅读这本书,自然避免不了将其与🀄️锅联系在一起。事实上,正是因为该书部分内容可以映射到吾裹,而吾郭审查制度尚未“去敏”(去除敏感),一不留神就有踩红线被封禁的风险,吾民苦其久矣,所以看到“敏感”的书上市 便趋之若鹜,甚至于奉为圭臬,只需看看网友的评论便知此言不虚:“真是“漏网之鱼”的典范。”“这书能出版应该是审查者间歇性失明。” 是故该书的豆瓣评分才会虚高。近年来封禁了许多图书,不满的网友们纷纷以替禁书打高分的形式抗议,从而致使这些图书的评分在封禁之后的上涨。假使吾国审查尺度放宽,一些禁书的评分一定会下跌的,而《威权式法治》的评分至少下降一个档次,甚至都不会进入大众的视野。

实际上笔者也是看到上述评论才决定阅读该书的,但通读全书以后,愚以为许多评论未免言过其实,这本书虽然可以部分套用在🀄️,但不致于被封禁。

一则因为“指桑骂槐”的情况实际上并不存在。新加坡是这本书的唯一研究对象,作者无汉学背景,正文也未提到种过[正文未提到也可能是中文版有删节,但在此讨论的是中文版是否会被封禁,与英文版没有关系。另外正文有一处写道“社会主义政权如何创建自身的合法性并重新诠释法治?”(页10),该处的页下参考文献有🀄️,但无伤大雅。]篇都在批评新加坡政府的所作所为。

二则“威权主义”一词并不敏感,其在东亚地区的历史悠久,至今盛行,乃是学界共识,国内目前仍有许多致力于此的学者,从文章数量上看甚至上算一门显学。《威权式法治》书中的部分“敏感”内容在许多论文里也能看到,这说明此书的“敏感”内容并不敏感。

三则虽然新加坡政府的部分政策与管理策略与吾国异曲同工,都是强硬的集权式,家长制作风(也正因如此,才让网友惊呼“漏网之鱼”),但二者存在着一些本质差异,不能完全套用。最根本的一点在于,新加坡的威权主义成因是“弹丸之地小国寡民强敌环伺夙夜难安”,约西称为“国家脆弱论”,而这是一直悬在新加坡人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虽然类似的言论也存在于🀄️,诸如“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警惕和平演变”的话语也时常出现,但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如今的普通🀄️锅人谁会担心与外国势力兵戎相见呢?新加坡人的心境是我们不能体会的。

综上所述,这本书并不算敏感读物,应该不会遭致封禁,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被封禁的可能,毕竟为了避免担责,“小心无大错”向来是行政系统中的一道黄金准则,谁能保证审查人员不会怀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心态来封禁此书呢?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威权式法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威权式法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