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面人生因战争而解构重塑

米白南瓜
2020-05-26 看过

从苏联入侵到圣战组织的建立到塔利班政权,从1978年至今,阿富汗战火不断,已然成为世界上最危险地区之一,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流离,而仍然坚守在阿富汗的人民,没有发达的经济,没有富足的精神世界,残喘在世,无以为乐。

喀布尔不再令诗人留恋,没有画家的色彩,没有音乐能聆听,只有飞扬尘土的马路上穿着布卡的妇女们。阿富汗和书中的两位女性的人生一样,经历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后盼望着在战争中可以重新找到方向和心中的希望。

玛丽雅姆作为私生女,没有被承认的资格,她和作为佣人的母亲远离城市繁荣,在一个简陋泥屋中度过她的十四年,父亲只是每周四来看望她,陪她钓钓鱼,聊聊天。

玛丽雅姆没有一个渐进的童年,没有书本和知识来认识世界和人性。母亲因为自己的生平遭遇而对世界愤怒不已,这是娜娜对外面世界的初始印象。而父亲口中那个截然不同,丰富多姿的世界却令玛丽雅姆向往不已。

但是玛丽雅姆永远都不是最优选项,社会地位、声望、尊严就是一扇铁门,挡在她和父亲之间无法逾越。直到她私自前去父亲的府邸换来了母亲的自杀才恍然大悟。

母亲死后,父亲的妻子们强迫她远嫁了一个鞋匠。生活推着她向前,却不给她一个慰藉的出口。没有合法的身份,她和荒草生活了十四年;没有生育能力,她在家庭暴力之下渐渐萎靡。

如果说玛丽雅姆是A面的话,那么莱拉就是那阳光的B面,童年有家庭的温暖,有知识的滋养,有儿时的玩伴塔里克,有一个大好前程。

但战争就是上帝,重新分配了一切,将所有都杂糅在一起,再重新散落在地。它夺走了莱拉的双亲,将之后的八年时光从光明转向黑暗。

莱拉被玛丽雅姆的丈夫拉希德不怀好意地救起,想要占有她,莱拉的心里仍然留存着和塔里克初尝禁果后的温存,而拉希德的谎言将塔里克的死亡告知莱拉把她心中仅存的希望掐灭。

因教育和文化上的差异,让莱拉在面对暴力之时,选择反抗和斗争,也是因为如此,她和玛丽雅姆从一开始的水火不容到莱拉诞下女婴之后拉希德对她开始拳脚相加的心心相惜甚至血浓于水的感情一步步升华。

折磨之下是蓄满的力量,一次失败的逃跑让两个人更加谨慎,而上帝安拉之眼总是公平看待这一切,塔里克的归来则是最后力量爆发的导火索。

谎言被撕碎,拉希德疯狂鞭打再也留不住的莱拉,想要把莱拉和谎言一起埋葬,玛丽雅姆用尽力量给了拉希德这个罪恶之人最后的审判。死亡是拉希德最好的方式,也是玛丽雅姆救赎自己拯救莱拉唯一的出口。

玛丽雅姆在遇到莱拉之前,内心有对母亲的愧疚和歉意,有对父亲的怨恨和失望,更是有自己对人生的幻灭和妥协。

但莱拉带着孩子闯进了她的生活,让她的母爱得以延续,生命在他人心里延长,莱拉解构了玛丽雅姆的生活,在战乱纷飞的日子里,没有被流弹炸死,没有被士兵打死,而是能够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孩子们解脱的生活。

玛丽雅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回顾自己的一生,充满爱和不悔,这股力量形成就永不再湮灭,留在莱拉的心中,再通过莱拉老师的教导,留在阿富汗孩子们的心中。

横跨几十年的长河里,胡赛尼展现漆黑布卡下阿富汗女性多彩细腻的人生,不应被一种颜色给替代,不应因战争而毁灭。即使还有大片黑暗,但是就像AB面一样,总有反转的时候。

0 有用
0 没用
灿烂千阳 灿烂千阳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灿烂千阳的更多书评

推荐灿烂千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