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政治,也是在说制度

娜酱
2020-05-26 看过

这本书是钱穆的演讲稿,所以作为书来说体量短小,一个下午就可以翻完(暴露了突击完成的事实)。

虽题为“历代”,实际上只以汉唐宋明清为例;说是政治得失,更体现为制度得失。

最大的观感是,领导人能干只惠及一时,制度优秀则流芳百世。进而,评价制度的好坏也不在于一时,而在于长期影响。何谓长期影响?钱穆在唐代考试制度里提到“理论是制度之精神生命,现实是制度之血液营养,二者缺一不可”。我对此的粗浅理解是,“长期影响”指的是制度设计之初的理念与落实之中的现实二者之间的契合度。基于这一理解,我以为可以深入探讨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是制度这个话题的评价对象问题。比如汉代的察举制(举孝廉),一开始促进了地方人才向上流动,用书里的话说,这绝对称不上是个坏制度,但拉长时间轴再看,到后面就变味了,演变成逐级搪塞的形式主义。但这是制度的问题吗?抑或是制度设计者的问题?就像雷击摧毁一幢楼房,如果楼房在交付时符合适用的标准、雷击事件非设计师所能预见且盖房的工人没有偷工减料,那么就很难把楼房灭失归因于质量不好、设计师或工人有问题,反而应该探究物业或业主是否定期检修主体结构或定期查看天气预报加装避雷针。同理,制度是人设计出来的工具,设计者在制度出台之初也很难预见相当多年后的状况。但在一个偏航的制度面前,与其评价这艘万年船的好坏或褒贬造船厂,不如看看一代又一代船长的驾驶技术。

第二是今人看旧制的视角问题。与第一个问题不同的是,对于制度存在的不足,不宜做全盘否定,而应正视其存在的正反两方面意义。特别是当抨击旧制度时,更要了解其存在的积极意义,以求改革后的新制度既不重蹈覆辙,也不掩盖旧制度的好处。比如明清的八股文制度,在现在看来已经成为贬义词。但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当时考试的人太多了,如果按唐代考律诗察平仄,则无法兼顾公平和效率,因此八股文的存在也是有其积极意义的。更何况正如书中所说:“现在只骂创始此制的人存心不良,怀有极大的恶意,其实此制度也不是某一时某一人所创始的。而且纵使存心公正善良的人,其所创制度,也可有偏弊,有流害。我们必如是想,才能对政治制度有深一层之研讨与警惕”。那有人会说,有的制度就是纯恶意的,没有任何积极意义。钱穆也想到了这层问题,他的自洽之道是做概念厘清,对于类似清代“卧碑禁令”这类纯为统治阶级私利的政策,钱穆并不将其定义为“制度”,而是“法术”,因此也就不在需要客观讨论其利弊的范围之内了。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KarmaBlvd2020

欢迎关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