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建筑师的建筑?“人性”的建筑?(附翻译挑刺)

2020-05-26 看过

1964年11月11日-1965年2月7日展览现场。图源:MoMA

在前言中 Rudofsky 说:

1、西方世界的建筑史有问题:时间和空间上的文化精选。因此本书以及展览要向大众介绍非“主流”建筑世界,打破狭隘视野

2、展出建筑姑且分类标签为:

1)vernacular风土建筑;2)anonymous无名建筑;3)spontaneous自生建筑;4)indigenous本土建筑;5)rural乡村建筑

3、关于“建筑起源”的几种说法

1)《圣经》:对建筑问题的清晰阐述,诺亚方舟,Shem的小屋

2)无神论者们的“科学”视角:最可能的解释是,人类从类人猿那里获得了建造庇护所的最初灵感

3)与动物无关的自然建筑:天然洞穴

4、这个展览

1)(相对于旅游产业推动的、人们对“外来艺术”居高临下的津津乐道)这个展览上的照片看起来可能很奇幻,但绝不是为了猎奇。

2)展览所要强调的并非个人,而是公共事业(communal enterprise)-集体建筑(communal architecture)。

3)从“尚未专业化”的建筑艺术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例如与自然的关系、建筑中的“人性”……

4)很多所谓“近年来的发明”,实际上在风土建筑中司空见惯。

5、我们一部分问题来源

1)大家把生活构建问题一股脑扔给建筑师,然而大部分建筑师考虑的是个人成功(这得看对个人成功的定义吧)

2)历史学家过度强调个别“英雄”的作用

6、机械和所谓进步并不一定能让我们过得更好,相反我们要从展示的“过去”中学习该如何过得更好。

1964年11月11日-1965年2月7日展览现场。图源:MoMA

读完直观感受:

相比精心构筑的理论(如《宅型与文化》基于风土建筑的研究所建构的模型),这篇文章文学性更强,更多的是建立在广博知识和思考基础上的直接判断、感性的抒发,以及发人深省的质问。(遗憾的是中文译者并没有很好地把Rudofsky富有情感和煽动性的语言表达出来)

总之Rudofksy对“没有建筑师的建筑”的认识停留在感性层面,从展览现场的陈列也可以看出,他希望用这种直观、强烈的方式,让这种美感染到更多人(当然他成功地达到了他的目的)。

指路论文:潘玥.西方风土建筑价值认知的转变——伯纳德·鲁道夫斯基和“没有建筑师的建筑”思想形成过程研究[J].建筑学报,2019(06):110-117.

背景调查:

1、 Bernard Rudofsky(1905-88),奥地利人(后移居美国)。

他在奥地利的维也纳技术大学学习土木工程和建筑,并获得两个硕士学位以及博士学位(他1931年的博士论文研究的是希腊圣托里尼岛的原始混凝土建筑)。据资料,在学习其间,他曾经参观1923年的魏玛包豪斯展览。

他曾在德国柏林OR Salvisberg、维也纳Theiss&Jaksch、那不勒斯L. Cosenza、 匹兹堡的L.Gábor、米兰Gio Ponti 工作(1928-37),并在保加利亚、土耳其、法国、意大利、瑞士、瑞典、希腊、南斯拉夫等欧洲各地旅行。30年代末临时在巴西定居并创立自己的建筑事务所(1939-41)。

1941年由于某竞赛作品,Rudofsky在MoMA的邀请下前往美国,并于珍珠港事件后定居纽约,1948年获得美国公民身份。这之后他依然经常旅行,例如日本*和夏威夷,据说还去了印度。

[注:他写了几本关于日本的书,例如1962年的 Japan: Book Design Yesterday 、1965年的The Kimono Mind: An Informal Guide to Japan and the Japanese 。]

总之,Rudofsky认为现代主义,尤其是现代建筑离人的真实需求和感受越来越远。他的所有写作都在倡导人性化和感性设计。

[注:实际上,在1964-65年抨击现代建筑的“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展览之前,1947年,他在MoMA还策划过一个抨击衣物缺乏实用性、甚至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展览,"Are Clothes Modern?",这个展览同样引起了许多争议。]

"Are Clothes Modern?"展览现场。图源:MoMA

信息出处汇总:

MoMA展览信息存档:

https://www.moma.org/calendar/exhibitions/3459?

https://www.moma.org/calendar/exhibitions/3159? ;评论: https://medium.com/items/bernard-rudofskys-1944-exhibition-are-clothes-modern-1ba461789d24

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 on wi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chitecture_Without_Architects

the Bernard Rudofsky estate Vienna: https://rudofsky.org/index.html

Bernard Rudofsky on archinform(非常详实的资料): https://deu.archinform.net/arch/1848.htm

附:翻译挑刺

(加粗为私以为有问题处,欢迎交流)

【序言第2页】该译本:《圣经》提到了闪居住的小屋——大概是用建造方舟的木梁搭建而成的,但掩盖了建筑衰败的事实。

原文:The Bible mentions Shem's huts—probably put together with some of the Ark's lumber—but the decline in architecture was sealed.

纠:《圣经》提到了诺亚的儿子闪(Shem)居住的小屋——这个小屋大概是用建造方舟的木梁搭建而成的——但是建筑的衰败已成事实。

【序言第4页】该译本:自此,渴望成为一件艺术作品的城市,必须像鉴别一幅画、一本书或者一首乐曲那样确认城市。我们在城市化领域中,由于对规划母体这类核心问题的天真幼稚,是我们在建筑的盲目扩张中耗尽了自己。我们的城镇,在徒劳无益的炫耀中毫无节制地增长——这是一种建筑的“湿疹”,无可救药。我们对属于那些依然生活在较早文明阶段中人们的责任与权益,也是愚昧无知;我们默认,接受混乱和丑陋,是预先注定的命运,我们用不针对任何特定人物的蹩脚抗议,来化解建筑对我们生活所造成一切侵害的疑虑。

原文:Hence, a town that aspires to being a work of art must be as finite as painting, a book, or a piece of music. Innocent as we are of this sort of planned parenthood in the field of urbanistics, we exhaust ourselves in architecture proliferation. Our towns, with their air of futility, grow unchecked—an architectural eczema that defies all treatment, Ignorant as we are of the duties and privileges of people who live in older civilizations, acquiesce as we do in accepting chaos and ugliness as our foreordained fate, we neutralize any and all misgivings about the inroads of architecture on our lives with lame protests directed at nobody in particular.

纠:因此,一个希望成为艺术品的小镇必须要像绘画、书籍或者音乐一样有清晰边界。我们对城市领域的“计划生育”一无所知,因此我们将自己耗干在建筑的超生中——我们的城镇如同湿疹一般,作着徒劳无益的盲目扩张,同时无视所有的治疗方案。我们对生活在古老文明中人们的权利和职责漠然无视,并将所有的混乱和丑陋当作天注定的命运而温顺接受。通过不针对任何人的蹩脚的抗议,我们自己化解了一切针对建筑侵害生活的疑虑。(最后一句存疑)

【序言第7页】该译本:然而存在大量具有讽刺意味的事物,事实上阻止了物质上与精神上的退化,城市居民定期逃离他那精心打造的爱巢,去寻找心目中所谓“原始环境的天堂世界”:茅屋和帐篷,如果他不是很保守的话,还可以是海外的某个小渔村或小山城。尽管人们对机械性的舒适很热衷,但他仍会寻求稀缺的放松机会。

原文:There is a good deal of irony in the fact that to stave off physical and mental deterioration the urban dweller periodically escape his splendidly appointed lair to seek bliss in what he thinks are primitive surroundings: a cabin, a tent, or, if he is less hidebound, a fishing village or hill town abroad. Despite his mania for mechanical comfort, his chances for finding relaxation hinge on its very absence.

纠:讽刺的是,为了阻止身心的退化,都市居民会定期逃离他那“精心打造的爱巢”,去往他心目中“原始的天堂”:一间小屋、一座帐篷,或者国外的一个渔村、一座山城(如果他不那么守旧的话)。尽管人们对“机械时代的舒适”抱有一种集体狂热,但是对他们来说,机械消失才会带来真正的轻松。

【序言第7页】该译本:人的喜好,就像小孩子的玩具那样,无以替代。对人来说,没有任何技术上的发明可以补偿生存能力的缺失

原文:Just as the child's toys are no substitute for human affection, to him no technical contrivance makes amends for the lack of viability.

纠:正如对小孩子来说,玩具替代不了关爱一样;对人来说,再高技、再精巧的工具也无法替代环境真正的生命力(修复环境生命力流失所带来的创伤)。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没有建筑师的建筑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有建筑师的建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