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6,第三十九本,谈美书简,朱光潜,3/5

穆纛雔
2020-05-26 19:41:05 看过

这本书上小学就听说过,被编在教育部《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指定书目里中国文学名著第十五本,第一版的前十四本都有,就是这本只看着扉页的名字十好几年,从未在书店见到过。上周末旧书店偶然看到甚是惊喜。

薄薄的一本,十三封书信涵盖了好几个大主题,若非找一个逻辑起点,应该是现代我们下的马列主义。按照书中观点,其实暂且不提消极或积极的浪漫主义均是为掩盖社会矛盾的阶级产物,实际上每种美学所担负的附属条件即是为现存制度服务。所以回到原点,学习马克思主义或许不只是赞同朱光潜先生主客统一的美学论的必要条件,而是根基于此时代下探讨只需规则的重要底气。那么这个问题就应该被放在美的本质之前,放在吕荧和高尔泰之前,放在蔡仪之前,放在李泽厚之前。当然,也因此这本书在一开始就会被打上“个人政治口味”的标签,从而让这本书哪怕在当今时代的普适性大打折扣。

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不论从流派还是创作手法,都有联系也有区别,但不必割隔。实际从历史发展来看,西方资产阶级上升伴随着个人自由和自我扩张,所导致的古典哲学味道的思想领域的浪漫运动,同马列主义之于现代社会,是一样的“偶然性导致的必然结果”。

按照逻辑顺承关系,上到审美与移情(当然包括观念联想和内摹仿这样的小话题),下到共性与个性(及其延伸的典型环境下的典型人物,与悲剧和喜剧),其实整本书是建构在朱光潜先生美的本质的论点下的回答。看起来是三方面,实际上是一回事。

全书主要目的除了表达朱光潜先生个人的美学观念外,圆润地为外人临摹了美学入门应该了解的外部框架。说其圆润,因为“高头讲章”大于“下笔实鉴”。比如书中提到文艺创作的情理交融即是黑格尔所提的“情致(Pathos)”,那么这种情感是否可以与人的善良独立开来。若可以,情致的价值是否可以证明艺术本身就是巧言令色的技巧;若不可以,又如何评价如可以写出《米格尔街》这样完美的寓言体作者奈波尔虐待妻子一样的存在。(当然这问题是林奕含曾经对拥有精美思想体系却人格丑陋的叩问。)

笔者如此洋洋洒洒地书信,萌新即使全文背诵对于实际问题也依然重心不稳。毕竟每个问题都是大问题,而这本书留下更多的也是一张接下来长长的美学书单。而这本书本身的存在到底是个人政治倾向的宣贯任务成果,还是纯粹美学入门的小册子,全看读者对第四章的认同程度吧。

0 有用
0 没用
谈美书简 谈美书简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谈美书简的更多书评

推荐谈美书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