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民粹话语的建构与流行

今天肥宅了吗
2020-05-26 看过

扬-维尔纳·米勒在《什么是民粹主义》中,对长期被滥用而处于非定义性政治倾向的、被用作争论与抨击术语的民粹主义做出了概念性的界定(defining feature):在他看来,民粹主义最重要的特点在于对政治活动进行道德性的垄断:往往宣称自己是唯一的代表全人民利益代表、反对多元化、批评与怀疑建制精英。

借由其界定,我们可以分析当下我国舆论中民粹主义倾向的构建及其背后的符号话语体系与理论来源,对于其流行做出合理化的解释。或许可以从管中一窥后浪为何奔涌。


民粹主义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理论依据,在于其相信自己是唯一的人民利益代表,这种主张有着高度排他性的色彩:将反对自己政治理念与主张的人群排除在人民之外,甚至声称其是有害于社会与国家、是人民公敌一般的存在。

在我国的情况下这似乎不难理解,掌握权力的组织在成立之初便对自己的性质做了界定:自己是代表着先进生产力与人民利益的组织。而在民粹主义支持者的话语体系中,这一代表性上升到了崇高且唯一的地位:人民利益的代表只能是当今的执政组织,这一概念不容驳斥且绝对正确,在这一前提下,对于异议者可以进行随意的污名化。

而这一观念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寄生于对于“人民”的定义。一方面,支持者们很自然地将自己代入到了人民这一角色中——既然执政组织代表人民利益,那么支持执政组织的人就是人民,反之则不能称之为人民。另一方面人民的定义则高度随意性且独断,缺乏既定的法理支持——现行成文法律只针对公民进行界定,公民范围包含人民:人民必然属于公民,公民确不一定是人民。对于人民的定义再次落回到了执政组织手中,因此人民二字成为受执政者认可与否的标志:在诸多行业中若头衔能被冠以人民二字便代表着官方认可。

在这一理论前提下,“人民”这一概念带有着道德上的绝对正确,人民绝对正直与善良。因此人民对于反对者党同伐异的行为,便上升至具有高度爱国主义与民族精神的高度。事实、修辞与逻辑便在公共讨论中不再重要,人民是唯一正误判断与价值评判的标准,因此言辞激烈一些、逻辑欠缺一些、事实罔顾一些便也无关紧要,“NMSL”只要是由人民说出,便天然带有崇高的道德色彩。


“反多元化”在我国新一代民粹话语中体现为官方意识形态至上。这一现象有其历史因素也有国家宣传机器的影响,是政治生活化的结果。

需要指出的是,新一代民粹主义者们多为90后、95后甚至是00后。自从他们出生开始,他们见证的便是一个经济高速正增长、快速迈向现代化的国家。这一段历史并不久远,众所周知这一切的起点在于改革开放。

事实上,改革开放便是去政治化的一个过程,无论是“停止以阶级斗争为纲”还是“摸着石头过河”再到“黑猫白猫”,都力图在经济活动以及社会活动的方方面面去政治化,将社会回归到市场经济的掌握之中。当然并不是说去政治化是完成状态,改革开放所谓的去政治化仅仅是一种趋势,是相较于之前的社会组织结构而言的一种对比。政治化从经济到文化领域仍无处不在,改革开放的性质注定了以政治手段进行去政治化只能是不彻底的一个过程。

而国家宣传机器将过去数十年的成就囊括进入官方意识形态之中,声称其是在某种主义的领导下取得,一切进步需要感谢执政者而非市场规律。2013年之后,这一宣传再次得到大幅加强与改造。后浪们自出生起便感受到物质生活水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在课本以及其他任何媒介中都接受着将这种进步与官方意识形态进行捆绑的宣传,便自然而然地形成官方意识形态至上的理念,从而陷入反多元化的泥沼之中。

于是在新一代民粹主义者的话语体系中,常见一种想象般的世界观:社会不足的现实客观存在,而官方意识形态绝无过错,便只能将社会的种种问题指向特定的敌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打倒ZZP”成为了他们认识与观察世界的价值评判标准,一元化的价值观使他们四处树敌又热泪盈眶。


非常有趣的是,对于精英的批判在我国的民族主义中出现了嬗变。在米勒的观点中,民粹主义者们怀疑并批判政治精英——那些自由主义官僚们,因此民粹主义实质是以反自由的民主行为,反对反民主的自由行为。

政治精英往往并非我国民粹主义者的批判对象:由于威权的体制,政治精英不再是社会的某个阶层——他们独立于社会之外,封闭且固定。而社会的精英阶层变质为非统治者阶层的既得利益者,这些实际上在精英阶层与普通人之间更靠近普通人的群体。民粹主义者们对这些自己眼中的“精英阶层”天然带有不信任与猜忌,并运用前文提到的“人民的定义”对他们进行攻击甚至是寻求官方制裁(举报)。这些所谓的精英可以是温和派作家、媒体工作者、大学教授甚至是足球前运动员。当然民粹主义者们往往也会攻击官僚,往往是官方以某种原因将其逐出执政行列(近几年常见为腐败问题等),他们便一瞬间变质为人民的敌人,民粹主义者们便群起而攻之。

于是,借助想象中的人民、对于多元化的排斥与批判精英。我国的民粹主义话语发展壮大并成为了舆论中坚。

按照文章常见的逻辑,行文至此便需要探讨对策与出路。无他,唯心中默念三遍:

加速主义好,复兴道路遥。”

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什么是民粹主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什么是民粹主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