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踏上修練之路

BOX
2020-05-26 看过

1第一次與神對話

多數人在九歲的時候,享受著快樂的校園生活,盡情與同學們在互動中學習、成長。我擁有與大家相似的童年,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從五歲開始,即對於「生命」有強烈的探索欲望。從小最常問父母:「我們出生在這個世界的『目的』是什麼?」在遇到會動的生物,例如見到停在樹梢上的一隻鳥,便會吵著父母告訴我小鳥出生在世界上是為了什麼?動物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目的又是什麼?

最後,母親很細心的遞給我一本生物鏈的圖卡,告訴我:青蛙吃蚊子,老鷹吃青蛙……等生物界的食物鏈環節。當時的我無法理解,為什麼青蛙要吃蚊子、老鷹要吃青蛙,這樣不是非常殘忍嗎?母親的回答是為了「生存」。我繼續反問母親:「那誰吃我們?」母親說:「人類是最高等的生物,沒有人會吃我們。」即便母親耐心回答並試著解釋,我內心仍舊有許多不解與疑惑,認為人類生存的「目的」,絕對不只是為了顧飽肚子。當然,也曾有長輩告訴我,人生的目的是為了賺錢和生活,也有人說是為了養育下一代。但在大人的世界裡,沒有人可以給我一個合理、明確的答案,因而讓我對「生命存在的意義」產生了強烈的追尋與渴求。

我的「存在」是?

我的父親是鮮少去參加禮拜的基督徒,母親則是信仰觀世音菩薩。小時的我,除了過年期間會隨同母親前往龍山寺祈福以外,其它時間並沒有機緣接觸任何宗教或相關的團體活動。依稀記得上小學的時候,父親常灌輸我:科學才是未來社會的主流,只有研究科學、物理才有出息,次者可以就讀醫學系在未來行醫。這是父親對我寄予的期望。因此家中除了學校課本之外,剩餘的都是有關自然、動物、科學的課外書籍,沒有漫畫或雜誌書報等一般讀物。對身為半個基督徒的父親而言,只認定耶穌是唯一真神,其餘皆是偶像崇拜,鬼魂或神明之說,完全沒有任何討論空間。父親常說,我存在的目的就是讀書。

儘管如此,在沒有任何宗教概念影響下,九歲的我,卻經歷了第一次的與神對話。這個特殊的經驗,猶如在一片荒草野地上「植入」了一顆松柏的種子,在我的生命中萌芽、日益茁壯,形成一棵巨大的神木,再藉由神木落下的種子,繁衍出一大片的神木群般。過程中「沒有預期」「沒有設想」,一切只是很自然的降臨在我眼前,而且完全真實的呈現。第一次與神的接觸經驗,直到日後我進入道教團體修行,在一次偶然機緣下翻閱了《諸神神像畫冊》,才赫然發現小時候遇見的是天界的神祇,不論從服飾、神韻及手執的神器……都再再印證了這場神奇的經歷。

秋日午後的獨特經歷

九歲那年,約莫是入秋後的一個假日下午,我還記得,母親在中午出門前特別叮嚀我,要穿上薄長袖以免著涼。當天只有我獨自一人在家中,靜靜享受悠閒的午後時光。坐在書房的椅子上,書桌上放著喝過、還剩一半的水杯,窗外傳來隔壁鄰居練習國小音樂課的直笛聲,不斷反覆吹奏著同一個段落。過了一會兒,起身想睡個午覺,等待父母親回來,便關上電燈、開了扇窗,讓陽光微微透進室內。躺在書房裡的小床上,但持續傳來的笛音實在擾人清夢,讓我遲遲無法入睡。索性起身坐回椅子,心想:乾脆來聽聽看鄰居會練習到什麼時候,等他練完後再睡,或許可以睡得更香甜。仔細聆聽旋律的我,內心還竊笑著想:「怎麼有人練習這麼久,還依舊停留在同一個段落?從沒聽他吹完整首曲子過。」

在暗自竊笑的同時,獨特的經歷,竟降臨在我的生命裡。從未有過的現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發生了!剎那間,笛聲突然消失,快到令人無法反應,接著連同周圍的環境聲響也一併暫停,耳朵完全聽不見任何一點聲音,如同按到電視靜音鍵般徹底寂靜。身體也無法自主動作或起身,眼皮頓時變得非常沉重,像是掛了兩顆雞蛋般的重量,自然而然的閉了起來。隨後,在一片漆黑之中,突然閃現一道強光,映照在眉心與頭頂上。我完全無法動彈,也沒有辦法張開嘴發出聲音呼救,宛如是一座石膏像,就這麼靜止不動般的定坐在椅子上。過沒幾秒鐘的時間,心裡從畏懼、驚慌轉變為極度平靜,呼吸似乎也跟著停止,無法察覺自己的氣息。緊接著從頭頂上右斜前方的遠處,出現了一位穿著盔甲、手持古代長槍的男子。他的出現,讓我驚訝不已!

一個不能說的祕密

這位中年男子具有莫名的震懾力,既威武又沉穩,身上散發多彩斑斕的光線,周圍環繞著強中帶柔的金色光芒。他手執金色絹布,沉穩有力的朝我走了三大步,嚴肅看了我幾秒鐘後,攤開金色絹布說:「吾,奉旨前來,諭五事。」接著以沉著有力的聲音,告知與我未來相關的五件事後,收起絹布問我:「有否聽清楚?」我想回答,嘴巴卻不能動,只能在內心說:「明白。」而這也讓我驚覺到心裡所想的話語,竟可以不透過嘴巴,從胸口產生聲音!

男子點點頭,將金色絹布交給跟在身旁的一名古裝男童。男童手接絹布,將它放到我的頭頂,當下頭頂竟變得莫名沉重。待男童走回男子身旁後,男子對我說:「記好這些動作。」只見孩童輕身坐在雲端,雙腳交叉盤腿,雙手結印、閉目。看著眼前景象的我,好奇問道:「這是什麼?」孩童稚氣的說:「就是打坐,能靜心修身的方法。」我接著問:「只要坐著就好?」孩童又笑笑的回答說:「放下一切!觀察你自己的呼吸就好,未來要認真練習。」

一說完,強光、男子及孩童隨即瞬間消失,有如籃球場的照明燈全開又全熄滅一般。當下我依然無法張開雙眼,卻能逐漸聽到笛音緩緩恢復到原來的音量,也能聽見周圍的環境聲響。在尚未完全回神時,眼前又變亮了,本以為剛才的事件要再次上演,但這種亮度又非剛剛的強光,比較像是闔眼時感受到的一般燈光亮度。慢慢的,終於能睜開眼睛看看周遭,發現書房的電燈竟然亮著,但家中明明只有我一個人,剛剛也確認過關燈了,電燈怎麼會自動亮了起來呢?這點至今始終無法解釋。

我不斷反覆思索著,即使到了當天晚上,仍然無法理解下午所遭遇的經歷—場景是如此清晰、所有的對話是如此清楚。當父母回到家,也不敢主動告知這個事件,因為以前曾向父母分享:「廁所蹲了個半透明的小孩」而被責備過,說我胡言亂語。因此,這次經歷變成了一個不能說的秘密。

之後,我開始嘗試孩童所教的打坐姿勢。雖然當時並不清楚打坐是為了什麼,不過每次在打坐中練習觀察自己的呼吸時,總會有非常寧靜的感受。

「神」的愛無所不在

回想九歲第一次與神對話,至今依然歷歷在目、記憶猶新,也是人生中非常珍貴的經驗。直到二十三歲後,我才明白神靈為何要在我涉世未深的年紀降臨,並給予如此直接的指示。待我漸漸進入修行領域後,才體悟到這一切其實是宇宙始祖的恩賜,默默引導著我的未來,在過程中一點一滴凝聚了更多「善」的力量,等待我進入覺悟的大門。

感謝「神」的造化!這次的安排就像在空無一物的地面上,放入一片拼圖,當有了第一塊,接下來第二、第三塊,便會一個個、一步步漸次成形,不需任何外力或刻意造作,只要按部就班,就能夠完成每一個人生階段。「神」更透過了這樣的方式,教導我如何用開放的「心」,去感受生命的美好。

也許你的人生不曾與神對話,也沒有特殊的玄妙際遇,但你不須為此感到失落。因為,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需要這樣的經歷,就像考取公務人員不見得適合每個人一樣。我們都帶著不同的天賦,在這世界上活著,沒有一個人是例外的,更沒有人是多餘的。

與你有緣的「神」無論是耶穌,或是觀世音菩薩,祂們都在生命路途上陪伴著你,不會因為你不認同或否定祂的存在而捨棄、離開你。「神」會在適當的時機,給予你教化或協助。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轉運造命之道的更多书评

推荐轉運造命之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