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山海经密码》洞天宗

黑白
2020-05-26 看过

二,洞天宗

独苏儿要去向另一个世界,需要通晓空间之术的藐姑射为她打开空间之门。独苏儿修心,历遍人世心情,再从自己的情欲之中解脱出来,抛弃肉体获得灵魂的自由。藐姑射洞悉空间之道,可以在不同空间中来去自如,没心没肺,不食人间烟火,心有所念便存其一念,无所谓解不解脱。

四宗之中,太一宗研究时间而拘于道义;血宗研究永生而工于贪婪;这两宗都是入世的。而心宗与洞天宗都是离世的。

心宗历经人情费尽心机,是为了脱离肉体得以灵魂离世。

洞天宗一旦道术有成,便不被这个世间所拘束。洞天宗所居之地是洞内洞,是洞天宗自己创造的一个空间,而这个世间不过只是洞天宗人所来去的总多空间中的一个。

小说中对于四宗的关系设定错综复杂。故事编得使人眼花缭乱,但解读下去又头头是道。

洞天宗的传承是一传一。洞天宗的传人不是自然造化而生,而是由其他三宗一起创造出来的一个“人”。祂的身体由血宗制造,祂的灵魂来源于心宗从太一宗人身上抽出的一段情感,祂的玄术传承来自于一根头发:上一代洞天宗主把自己的玄术化为一根传承之发交予他人,由那个人为祂选择一位传人,把那根头发传给祂。在历代的宿命中,洞天宗主所选择的托付之人是自己的爱人,而两个人注定无法在一起,当自己的爱人为自己选择了传人之后,自己的传人将会杀死自己的爱人。

血宗是身体的大师。血宗追求肉体的完美与永生。洞天宗人的肉体是血宗最近乎完美的制品,但因为肉体的力量性不够强而被放弃。

洞天宗人的灵魂源自太一宗人,具备了与太一宗人同样强大的灵魂力量。但祂的灵魂不是自然生长的,祂没有过去,只有一种从源体带过来的情感。这种先天存在的情感使祂产生了对某人的牵挂,而这牵挂是洞天宗人留在这个人世的唯一一种情感羁绊。

心宗从太一宗人灵魂中截取的,就是对另一个人的关爱。太一宗传人为了完成世俗的责任而选择了把拘束自己行为的某种情感从自己的灵魂中剥离出来。这种情感放在洞天宗人身上,就是祂的灵魂之源,祂的全部情感所系,这种情感投射到灵魂源体----太一宗人原来所关爱之人上,便形成了对那个人的爱。

在心宗人面前,洞天宗人的灵魂几乎是无懈可击的,心宗人无法在洞天宗人的心上施展心术,因为洞天宗人的灵魂是一种极致的单纯。这是灵魂的另一种境界。洞天宗人唯一的情感表现是对一个人的爱,这种爱直来直去、一产生就不会改变。爱就爱,毫不纠结,其它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这种爱既是祂的牢狱,也使得祂完整,而只有一个完整的灵魂才能获得自由。

藐姑射具备“神裂”的神通。祂可以把自己的“道枢”与“人枢”分开,“道枢”早去了不知道哪个空间,留着一个“人枢”在这个人间看看热闹:看他人的热闹,也看自己的热闹。由此可见,这唯一的情感对于洞天宗人来讲,也是一种“物”。

“神裂”是其它三宗都做不到的神通。

心宗无需讲,灵魂必需绝对完整统一,连自相矛盾都不能有,更何况自我分裂。这是心宗的强大之源,也是心宗的最大弱点。

血宗根本看不起精神,觉得肉体的永生才是大道,钻研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是错误的、没有任何意义的。血宗绝对自私、绝对贪婪。这是血宗的强大之源,也是他的最大弱点。

太一宗不可能选择神裂,因为太一宗宁可剥离自己对于知己的好感,也不扬弃自己对于国家的责任感。太一宗选择先完成世俗的责任之后再寻求自身的自由。书中借由太一宗传人江离的思想暗示:太一宗主祝宗人的道法已经强大到可以创造自己的“天外天”,但他还是选择留在人世。他不会像洞天宗主那样自己整天呆在自己创造的“洞内洞”里,而是要去补天。最终他补了天、送了命。

藐姑射做任何事情都是出于一己之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被世人称为“天魔”。

藐姑射所爱之人是季丹洛明----当世四大勇者、顶尖高手之一。书中对于季丹和藐姑射的情感描写非常有趣。在书的第一部里,这两位当事人都没有出场,只存在于他人的传说当中。在他人眼里,少年时代的季丹与藐姑射结为知己,遨游天下,两个人之间产生了“超乎友情”的情感。之后因为这种爱情不容于世,季丹选择离开藐姑射,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藐姑射由此伤心变态,在他们的大婚之日召来无底洞,把新娘子以及一众贺客都吸入了黑洞,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洞内洞”里,不理世事。季丹也从此不知所踪。

书中直到最后季丹和藐姑射相遇,对这段感情也没有任何的正面书写。只是通过一系列的伏笔和渲染,使这段最令人八卦之心难熬的关系有了一些眉目,弄明白季丹和藐姑射的关系,也就弄明白了书中构建的太一洞天之道。

季丹洛明对于藐姑射的态度很暧昧。季丹对于藐姑射的情感是一种“壮士死知己”的情义而非儿女之情----更准确的说法是“男男之情”。藐姑射虽然在书中的性别定位到了后来是中性的,但他的肉身是男体而非女体----这里当然又可以扯到男权文化的审美志趣……但就不扯太远了吧。少年结游对于季丹来讲是一段少年意气的爽快人生,但根据书中的构建,藐姑射的灵魂是来源于从祝宗人心中剥离出来的对季丹洛明的一段知己之情,所以藐姑射对于季丹的情感----不管是不是爱情----就是藐姑射情感的全部。藐姑射对于这个人世的其它所有人与事,是没有任何情感的。藐姑射在季丹大婚之日制造人间悲剧只是出于一个简单的理由:喜欢和他在一起,有什么东西影响他们在一起,就把它们消灭掉。在此之后,季丹也不仇恨藐姑射,还对他抱有一种“憾然之意”,甚至躲着他,也是因为他懂得藐姑射,无从恨起。

季丹洛明心中知道,对于藐姑射来说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季丹洛明。从书中不多的侧面描述观之,季丹并非单纯是因为对方是男子之身、男男之爱不伦于世而去逃避这份情感的。或许,季丹对于藐姑射的情感,是一种对于“美”的爱而非一种出于“性”的爱。或许藐姑射对于季丹也是一样的。两人的差别在于:这一点对于藐姑射来说已是全部,与一位常人相比,祂的灵魂是不完整的、不正常的,藐姑射不需要这种完整与正常,祂的灵魂是超凡脱俗的。但季丹是一位凡夫俗子,他的爱情必定是出于“性”爱的,任何不是出于“性”的爱都不是爱情。季丹这样一位真诚血性的正常男人,搭上了藐姑射这样一位不正常的“非人”,也是没辙了,只能躲祂一辈子。----最后还是躲不开,两人紧紧抱着死在一起。

这是上一代的八卦,关系网是藐姑射--季丹--祝宗人—独苏儿的老师—上上代血祖,映射到下一代的八卦就是:川穹—有莘不破—江离—独苏儿—上代血祖。这就是四大宗门的关系网。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山海经密码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海经密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