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都市的性和身份认同

雪梨爱陈皮
2020-05-26 看过

传奇时代资产市民阶层的性与身份认同

上世纪50年代以前是一个血雨腥风的时代——战争与家国动乱,惶惶不安的处境,西方殖民思想与传统封建大家庭对价值观的撕裂,男女观念的解放与堕落。。。。。。在人们心中掀起一场思想的海啸冲击,并在生活中演进、重现、摧毁。但也正是这些冲击与迷茫构成了那个时代的传奇,一个迥异于古今的思想解放与堕落以及一系列的人的悲剧——都市生活的性与身份困境。

本书中大多将故事发生地点设置在香港和上海,殖民地,资产阶级移民华侨和一个封建家庭之间的爱恨情仇,构成了本书的一个冲突:思想与价值观。长居海外的中国人回到中国娶妻生子,面临着中西价值观的冲击与封建家族势力的禁锢,同时还产生了新的困境:游离于中国人与异国人身份困境与表达前卫思想的语境的缺失。《倾城之恋》里的富家公子范柳原作为一个私生子在英国长大,尽管强势夺得家族继承权却迫于家族势力离开故乡广州来到上海,在英国家庭与亲情的缺失与对故乡中国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让范柳原执意找一个真正的中国女人,和他这个带着东方面孔的英国人作伴。尽管他早已表达了他的诉求,但是世家大族的觊觎仰慕并不理解他的想法,只是一味将女人送上门,导致失望空虚的他放纵自我吃喝嫖赌样样来。

身份的困境还表现为一种文化与价值 观的错位,文化观的片面,一场精神的危机,或是崇洋媚外或是固守自身。在《沉香屑第一炉香》中葛薇龙的交际花姑妈否定中国传统的东西,”要行英国的规矩“,中国元素的存在只是为了和外国人交际满足对方对中国的猎奇心理达到自己的利益的面子工具罢了,葛薇龙作为一个传统乖巧的女孩,最后也在姑妈纸醉金迷的生活中迷失了自己的信仰,变成了传统文化的背叛者——她从原来对封建家族的忠诚变成了作为一个交际花所应有的对外国文化崇拜与迷恋,对物质资本主义和享乐主义无法自拔。《沉香屑第二炉香》里被封建家庭摧残扭曲的密秋儿太太将她的两个女儿教育成传统文化意义上的纯洁圣女——没有情欲甚至抵抗情欲,推崇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而两个女儿的丈夫都是思想开放正常的男人却被大众唾弃为色情狂,夫妻价值观的截然对立导致了两个男人最终走向了没有光的角落。

身份困境只是一个背景,本书主要还是围绕男女两性的关系展开。在《传奇》中,有着各色各样的爱情故事,以悲剧居多,以封建家庭和资产阶级市民群体之间的爱恨情仇展现人性中最复杂的那部分:欲求。

欲求,即使精神意义上,也是物质意义上。对物质的追求让两性关系之间充满了人的物化与异化:人成为了一种工具,一种可以达到目的的快捷方法,人是一个对物化为一个物体的存在,他被人们以单一印象定义,他的多样性被抹杀——人只能看到他人对自己有用的那一部分性质,建立异化和物化的两性关系注定是悲剧,人的精神欲求便得不到满足,空虚无聊郁郁寡欢甚至疯魔极端。《金锁记》里曹七巧为了钱最后嫁给了性无能而且残疾但是家族富有的二爷,葬送了自己的青春,即使最后分得可观的家产却因爱人的背叛与欺骗而疯疯癫癫甚至毁掉了子女的幸福。《年青的时候》沁西亚为了物质利益与头衔嫁给了俄国军官,最后即没有丈夫的爱也没有富有的家支撑,一个无爱悲剧的家庭。

人在精神上的欲求总是汹涌澎湃,但是却有着道德与法律的束缚,尤其是性关系。曹七巧对于肉体的欲求得不到满足,对三爷的精神的欲求也希望渺茫,身心的双重折磨扭曲了曹七巧的世界观,巴不得全世界和她一样悲剧,葬送了两个孩子的纯真少年。小寒和父亲畸形的爱恋,道德的折磨使父亲选择了逃避远离;振保心中对于原罪的红玫瑰的爱恋与欲望和白月光般的白玫瑰的最终选择导致他失去了爱的感受与能力,在嫉妒娇蕊与绝望的现实中走向堕落。欲望,是人的本能,欲望得不到满足,便使人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张爱玲通过各色人的爱情纠葛,细腻地展现了都市中欲求的复杂性与无可奈何。

0 有用
0 没用
传奇 传奇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传奇的更多书评

推荐传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