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他世界

碧月清风
2020-05-26 看过

在阿道司·赫胥黎的《知觉之门》中,我们仿佛踏上了一次奇妙的旅行。这本书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有别于死气沉沉的现实世界,它引领我们走进一个充满幻想的他世界。

阿道司·赫胥黎有一个声名显赫的家世,他的祖父是著名生物学家托马斯·亨利·赫胥黎, 因捍卫查尔斯 ·达尔文的进化论而有“达尔文的坚定追随者”之称。 阿道司·赫胥黎于1932年创作的《美丽新世界》让他很快名留青史, 《美丽新世界》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描写了一个未来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物资丰富,科技发达,人们生活貌似幸福美满。野蛮人约翰满怀渴望来到这个新世界,却最终失望地发现这个新世界里的人们道德沦丧、人性泯灭,这个所谓的美丽新世界,实质上是违背人性的丑恶世界。

《知觉之门》中的他世界也一样异于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却不同于《美丽新世界》中异质乌托邦,而是导向心灵的幻象世界。本书的《知觉之门》、《天堂与地狱》和《附录》部分实是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无论是麦司卡林、麦角酸,还是衣服上的褶皱、椅子,或者玻璃、风景,有时候是司空见惯的蜡烛,有时是刻意为之的频闪灯,都导向了一个幻想的他世界。

人们注意到生活在墨西哥和西南美洲的印地安人服食一种名叫佩奥特掌的仙人掌根茎,奇怪的是他们敬之如神灵。心理学家受好奇心驱使,研究了它的活性成分麦司卡林,解开了其中的谜团。赫胥黎亲自接受了服用麦司卡林的实验,并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致幻,由此进入了一个心灵对跖点的他世界。

麦司卡林的作用是抑制大脑中酶的产生,降低了大脑能获取的葡萄糖含量。结果导致了受试者视觉印象得到了极大增强,而同时对时空的兴趣呈现锐减趋势。人对色彩的感知得到了提升,从而得以窥见超自然的明亮色彩。

赫胥黎由此揭开了一个充满魅力的幻象世界。服用了佩奥特掌的中赫胥黎被《朱迪思返回伯图里亚》画中朱迪思打褶的紧身胸衣、她那摇曳到地被风鼓起的裙子紫色绸缎的质地所深深迷住。“褶子布料并不仅仅是将具象的形式引入自然主义绘画和雕塑的工具。这些我们只能在麦司卡林影响之下能看到的东西,艺术家们却先天就可以看到,而且可以持续看到。艺术家的感知不受生理或社会功利主义的束缚。原属‘自由心智’的一小部分的知识,越过大脑的减压阀和‘自物’,渗入到艺术家的意识中,这是有关万物之存在的本质意义的知识。”

由麦司卡林引发的这一幻觉,使新我在旧我之上产生,两者不再是同一个人。在赫胥黎看来,人类个体都是潜在的“心智自由者”。翻阅这本处处充满着哲思的著作,我们也仿佛随着作者本人进入到一个奇妙的他世界,在这个他世界中,我们脱离了现实的束缚,进入到了一个心智自由的美好世界,虽然这个世界是短暂的,幻觉的。然而,它却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1 有用
0 没用
知觉之门 知觉之门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知觉之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知觉之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