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笔记

痕迹
2020-05-26 看过

难以想象上学时政治成绩最差的我竟来读一本叫做《政治学》的书,但作为西方哲学史的一部分我还是可以读下去的。记录感想与书摘如下。

—————————

感想:

一、《理想国》(柏拉图所著,收录苏格拉底思想)乃集大成者;《政治论》(亚里士多德所著)第一次将政治与伦理区分开,对政治做单独论述。是通范&专述的区别,却也让我想到师徒继承与演进的关系。师徒不因生活的年代越早而对事物有越粗浅初级的认识,反倒是在相对原始的背景下对世界的认识更加通融,而后世的人则可在前辈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对某一细分领域更加具体深入的分析。苏-柏-亚三代师徒是这样,将时间刻度拉长亦是如此,后人在前人基础上做更深更广的探索,追随而不迷信,对同一事物的看法亦随时间推移做不断修正。这大概是所谓科学理性的态度和人类进步的途径吧。

二、把政体/城邦治理与人类对于幸福/善念的追求相结合,只有作为人的幸福达成了,才可说政体/城邦治理成功了。“只有具备了最优良的政体的城邦,才能有最优良的治理;而治理最为优良的城邦,才有获致幸福的最大希望。”这是个人与集体的关系,往大说是个人与社区/国家/社会的关系,往小说也可影射到员工与企业的关系,关于幸福与善念的追求在基底上是相通的。

三、对于文中关于财富、健康与灵魂的关系、勤劳与闲暇的关系(甚至闲暇与游嬉的区分)不能同意更多。不得不再次感慨此类问题在两千多年前的哲人那里就已被思考得如此透彻(当然这个人是亚里士多德),然我们这两千多年来的进步又在哪里呢?这貌似跟第一条感想是矛盾的,但每每想到“无法超越”会真实地感觉到痛心和绝望。

—————————

书摘:

凡是赋有理智而遇事能操持远见的,往往成为统治的主人;凡是具有体力而能担任由他人凭远见所安排的劳务的,也就自然地成为被统治者。

家庭就成为人类满足日常生活需要而建立的社会的基本形式。

城邦的长成出于人类“生活”的发展,而其实际的存在却是为了“优良的生活”。

人类所不同于其他动物的特性就在他对善恶和是否合乎正义以及其他类似观念的辨认,而家庭和城邦的结合正是这类义理的结合。

凡隔离而自外于城邦的人——或是为世俗所鄙弃而无法获得人类社会组合的便利或因高傲自满而鄙弃世俗的组合的人——他如果不是一只野兽,那就是一位神祇。

人类生来就有合群的性情,所以能不期而共趋于这样高级(政治)的组合,然而最先设想和缔造这类团体的人们正应该受到后世的敬仰,把他们的功德看做人间莫大的恩惠。人类由于志趋善良而有所成就,成为最优良的动物,如果不讲礼法、违背正义,他就堕落为最恶劣的动物。

人如果自足于己,而与世无争,就让他遂志于哲学的清思吧。世间重大的罪恶往往不是起因于饥寒而是产生于放肆。

政治(政体)研究这一门显然也该力求完备:第一应该考虑何者为最优良的政体,如果没有外因的阻碍,则最切合于理想的政体要具备并发展哪些素质。第二,政治学术应考虑适合于不同公民团体的各种不同政体。……第三,政治学术还该考虑,在某些假设的情况中,应以哪种政体为相宜;并研究这种政体怎样才能创制,在构成以后又怎样可使它垂于久远。……第四,政治学术还应懂得最相宜于一般城邦政体的通用形式。【理想-适用本邦最优-假设较低版本-一般通用】

内讧总是由要求“平等”的愿望这一根苗生长起来的。所谓平等有两类,一类为其数相等,另一类为比值相等。

公民们都应遵守一邦所定的生活规则,让各人的行为有所约束,法律不应该被看做(和自由相对的)奴役,法律毋宁是拯救。

人们能够有所造诣于优良生活者一定具有三项善因:外物诸善,躯体诸善,灵魂诸善。

外物诸善,有如一切实用工具,[其为量]一定有所限制。实际上,一切应用的事物[包括外物诸善和躯体诸善],在这里情况完全相同;任何这类事物过了量都对物主有害,至少也一定无益。[至于灵魂诸善,情况就恰好相反。]灵魂的各种善德都愈多而愈显见其效益。……[我们还要注意,]所有这些外物[财产和健康]之为善,实际都在成就灵魂的善德,因此一切明哲的人正应该为了灵魂而借助于外物,不要为了外物竟然使自己的灵魂出于屈从的地位。

神是快乐而幸福的;但神之所以为至乐而全福,无所凭于外物诸善,他一切由己,凡所以为乐而邀福的诸善已全备于他的本性中了。

人们所由入德成善者出于三端。这三端为[出生所禀的]天赋,[日后养成的]习惯,及[其内在的]理性。

人类天赋具有求取勤劳服务同时又愿获得安闲的优良本性;这里我们当再一次重复确认我们全部生活的目的应是操持闲暇。勤劳和闲暇的确都是必需的;但这也是确实的,闲暇比勤劳为高尚,而人生所以不惜繁忙,其目的正是在获致闲暇。那么,试问,在闲暇的时刻,我们将何所作为?总不宜以游嬉消遣我们的闲暇。如果这样,则“游嬉”将成为人生的目的。这是不可能的。游嬉,在人生中的作用实际上都同勤劳相关联。——人们从事工作,在紧张而又辛苦以后,就需要(弛懈)憩息;游嬉恰正使勤劳的人们获得了憩息。所以在我们的城邦中,游嬉和娱乐应规定在适当的季节和时间举行,作为药剂,用以消除大家的疲劳。游嬉使紧张的(生命)身心得到弛懈之感;由此引起轻舒愉悦的情绪,这就导致了憩息。[闲暇却是另一回事:]闲暇自有其内在的愉悦与快乐和人生的幸福境界;这些内在的快乐只有闲暇的人才能体会;如果一生勤劳,他就永远不能领会这样的快乐。人当繁忙时,老在追逐某些尚未完成的事业。但幸福实为人生的止境(终极);惟有安闲的快乐[出于自得,不靠外求,]才是完全没有痛苦的快乐。对于与幸福相谐和的快乐的本质,各人的认识各不相同。人们各以自己的品格(习性)估量快乐的本质,只有善德最大的人,感应最高尚的本源,才能有最高尚的快乐。

凶猛总是低了一着,得胜的应该是高尚雄强的心怀,只有真正勇毅的人们才能正视危难而毫不畏缩。

0 有用
0 没用
政治学 政治学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政治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政治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