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 400 年《君主论》| 对标战国,便知道为何是君主实操成功学

半之受用
2020-05-26 看过

古罗马日落西山,意大利山河破碎。 山河动摇,政体、宗教势力林立,于是,一个颇经当时意大利政治洗礼的人,呕心沥血写成一部献给君主的著作,罗马教皇克莱门特七世批准出版,二十年内重版25 次。却在他去世三十二年之后,被列为禁书,直到 19 世纪被解禁,席卷美国、发过、德国等。 这前后翻然不同的态度,让这本书名声大噪。以至于它的声名同《圣经》、《资本论》比肩。而它也当得起如此荣誉。这便是意大利政治家、思想家尼可罗·马基亚维利创作的政治学著作《君主论》。

对标春秋战国,从《君主论》书名说起 实际上,《君主论》这书名未必合适,让人以为是君主所言所论。本书第一个中译本,伍光建的译本,书名为《霸术》,可见这如春秋争霸差不多,所谓的“霸术”,也就是称霸之道。诸侯、君主称霸,称霸之策是臣子谋士献的,就像齐桓公有管仲。而非诸侯自己所论。作者在书前所作的“献辞”也明确了这个事实。 此书第二个中译本,叫《横霸政治论》(曾纪蔚译),可见译者也认为是为君主所献的稳固江山、称霸以治的术策。之所以以《君主论》之名大行天下,恐怕只能解释为欧洲那些君主们,实际上对此书内容颇以为然。 说透了,这是马基亚维利替君主们说了君主不愿意也不敢说的话。凡当时统治者,应当是非常认同的,否则也绝不会是由罗马教皇克莱门特七世批准出版。 这就很明白了,此书只是讲实际的,只为君主考虑,其他的一切不计。就像春秋战国诸子百家,儒、墨、道,都是不讲实际的,首先道德论点至上,只有法家不管道德,只讲有没有时效性,有没有对诸侯国君有用。张仪、苏秦合纵连横,纵横战国,说服君王的,也只是实际的利害,至于道德什么的,他们不管。商鞅入秦,三说秦孝公,第一次谈王道,第二次谈仁政,秦孝公根本不想听,因为他觉得没用,不符合实际,没有实操性。第三次讲变法,秦孝公就很感兴趣,然后据崤函之固,而后谋划天下,欲待并吞八荒。 所以,要弄清楚这本书到底说了什么,以上区别不可不辨。 同时,还得弄明白马基亚维利所述的时代问题,准确的说,应该是当时的政治和社会形态。意大利君主时期的社会政治形态说起来颇为复杂,因为很多人不熟悉,但我们可以横向对比,跟我们熟悉的中国封建时代对照,就很清晰了。 马基亚维利所献言的君主,是洛伦佐·德·美第奇,这是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的实际统治者。他一生所有的努力,都是在维持意大利城邦间的和平。那时候是 15 世纪末,对标的中国朝代是明代。马基亚维利去世的那一年,恰好是明嘉靖六年。所以,平行时间线上的对标是——

佛罗伦萨君主时代-明代中后期 但那时候的意大利政治形态,跟明代是不一样的。 欧洲的君主制,是以君主(皇帝、大汗、国王、大公、苏丹和沙皇等)为国家元首的政体形式。而那时候的意大利的君主制,是一种等级君主制。一个君主所统治的地方,主要以城邦为主。 这跟明代的帝王制区别非常大,明代的帝王是一统江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而且,这并非封建制,至少不是中国的封建制度。 意大利的君主制,也称为封建制度,也是我们常说的封建社会。这个跟中国古代自秦汉以后的帝王治国的制度还是有区别的。 意大利的首都罗马,从公元前开始,跟东周晚期并行,就开始了罗马王政,接着是罗马共和国,然后才到罗马帝国。罗马帝国对标的是两汉时期。马基亚维利时代,罗马帝国早已灭亡,剩下的只有罗马的教皇。 那时期的君主制,如果跟中国的古代对标,制度上,倒像是——

意大利君主制-东周封建制 这样就明白了。东周末年是已是春秋时期。整个政治形态是乱糟糟,诸侯林立的。认谁是霸主,谁是老大,打谁,都是很难抉择的一件事情。所以诸子百家纷纷提出各自的解决办法,先秦士子们献言献策,各为其主。而法王查理入侵意大利之前,意大利是有教皇、威尼斯人、那不勒斯国王、米兰公爵和佛罗伦萨人割据统治的。

马基亚维利时期的意大利,也大体是这样。 其政治形势无非是两种: 1.共和国(君主共和)——与君主制相对 2.君主制。 君主共和制的政府以及元首是由选举产生的。 君主制不需要选举,世袭的。跟西(东)周封建很像。 例外的情况是,混合型的君主国。因为其国并不是全新建立的,而是兼并的,其中可能有的地方是共和制,大部分地方是君主制。何况,其中还有宗教势力,比如,主教,教皇,也深入政治中心。 这就形成了一个分裂的状态。跟中国春秋战国时期是一样的。这时候,有作为的君主是要奋发向上,想着一统的。如果兼并的地方(被征服)的人们的风俗习惯不同呢?文字不同呢?法律条文不同呢?这时候,君主就要施行一统之策,可以称为“霸术”。 马基亚维利的目的就是如此。 所以,他为君主献策《君主论》。 马基亚维利“霸术”方略

这时候,涉及到的问题就比较敏感了。因为这需要实操方法。实操方法有时候是不好听的,因为话说得太白,造人忌讳。譬如中国秦汉之后帝王的政治伦理,先提道德,再讲方法,这叫“外儒内法”。面子上要过得去,帝王要讲仁义孝的道德,至少嘴巴上要这样说,不能先把“法”提到道德的前面。 在中国的传统政治哲学里,圣明天子,是理论上必须要强调塑造的。 欧洲的政治政治哲学,本来也是如此,沿袭的是亚里士多德的传统。 这种政治哲学,必须要求提出一个可执行的方法,让天子、君主的个人行为符合一定的规范,这个规范,就叫伦理。伦理是要合乎道德的。 所以,传统的政治哲学,是理论先行。正如马基亚维利所说的: “许多作家想象从来不曾存在过的共和国和君主国” 这实际上是理论。但理论跟现实不一样,如何实际发生是个问题,所以马基亚维利说: “为了研究事情应当怎么做,而无视事情实际如何做,这样的人救不了自己,只会自取灭亡。” 因此,马基亚维利撇开了理论,“只讨论现实世界的君主。” 也就是,他认同了现实,而要为现实的君主提出指导原则,让他们成功称霸,一统江山。 这跟中国春秋战国时一模一样,孔子、墨子、老庄,都是不认同现实的,孔子认为至少要回到西周时代,实行礼乐制度;墨子、老庄一样,反正不认同这个现实,要回到过去。只有法家认同现实,已经如此,何不实际一点,帮助那些高高在上的诸侯国君开疆拓土,巩固江山呢? 这一点上,马基亚维利跟中国的法家特别像。 就凭这本书能从意大利流传于世界各国,风靡天下,就知道内容实效性的重要性。君主们自然是喜欢的。

马基亚维利至少是提出要注意人性的。 这应该是很难的,因为这样的话,人(包括君主)心里会有压力,成功和道德之间如何选择? 马基亚维利斩钉截铁的回答:君主只要成功,道德靠边! 这本君主“成功学”如何从人性讲到现实? 为什么要道德靠边? 因为不现实。在弱肉强食的权力场域,要求负责维持秩序、保护猴群安全的猴王讲道德,讲仁义理智信靠谱吗?在灭国并土的战国时期讲信誉,能生存吗? 明显不靠谱!天方夜谭! 宋襄公雄心勃勃,要得霸业。公元前 638 年,他讨伐郑国,与楚国争霸,史称“泓水之战”,楚兵强大,进至泓水南岸,并开始渡河,这时宋军已布列好阵势。大司马公孙固说:“彼众我寡,可半渡而击。”宋襄公摇头,仁义之兵怎么能趁人之危呢?等他们过了河,摆好了阵势再打。——“不推人于险,不迫人于阨。”(《左传》) 楚兵过了河,大司马又说趁他们阵势不稳,冲过去。宋襄公还是认为这不好,不道德,一定要等对方摆好阵势,明刀明枪,跟春秋前期的战争一样,正经地打。 但是楚兵不跟你讲道德呀,一通蛮打,宋襄公自己腿都被射伤了。大败而归。 争霸时期,楚国是中原诸侯眼里的蛮夷之邦,他会跟你讲仁义道德? 马基亚维利也讲了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他看清现实而冷静写《君主论》的一个重要原因。故事说: 当时的欧洲有一种很神奇的草,茄科的一种,叫曼德拉。根部呈交叉状,跟人参一样,是人形的。自古以来,曼德拉都是被用作催情药的。 有个老头子,娶了一个很美妙龄女郎。因为他没儿子,娶年轻女子的目的就是传宗接代,但是,始终没有生孩子。有一个年轻人,觊觎这个妙龄女郎的美色。就开始忽悠老头子,他说让你老婆服食曼德拉吧,这草很神奇,一吃就怀孕。但,这草有剧毒,女人服食以后,第一个星期内跟她睡觉的男人必死无疑。 老头子要儿子心切,就相信了,同意年轻人的主意,第一,给妻子吃曼德拉;第二,头一个星期内,由年轻人替他和自己的妻子睡觉,以便吸收毒物,保护自己。 但是老头子的妻子不愿因,认为这是不道德的。于是,修士去劝她:不能因为怕这点不道德就忘了利益呀。眼前的好处要抓住,你能够怀孕,便是为天主生下了子民,以后你还能再天堂有一席之地。而且,你满足了你丈夫的心愿。 妻子母亲也加入劝说行列,她对女儿说:女人没有孩子就没有家。 这个年轻的妻子最后只能答应了。修士赚到了他想要的钱,她母亲不必再为女儿的后半生操心。

马基亚维利认为,世上没有不讲利害关系的人,道德是次要的。而且,他亲眼目睹了当时天主教多明我会的萨沃纳罗拉修士,如何费尽心思引导佛罗伦萨人成为道德挂帅的清教徒,焚烧了众多书籍,最终却把自己送上火刑台的失败。 所以,他以极为冷静、干巴的语言,给君主的成功献言,期望君主能察纳其中旨趣。 所以,他用大量的实证来说明君主如何取得成功。并且说:“大家都知道,君主信守诺言、为人正直、不耍诈术是多么值得称道的事。然而,环顾当今,我们看那些功成名就的君主,一个个不把守信当回事儿,而善于使用狡猾手段愚弄世人,就这样征服讲究信实的人。” 马基亚维利看到的事实让人心灰意冷,所以他告诉君主,要在合适的时机,忘记到的,不去信守诺言,用点手段。阴谋诡计,凡是能用的,都可以用。君主的目的只有一个,维护自己民众的“最大利益”。如果可能的话,不应该忽视道德,但必要的时候,应该知道如何为非作歹。 这简直颠覆三观,让人大跌眼镜。 然而,事实如此。 马基亚维利所举的例子,是切萨雷·博尔贾,这个人在征服新罗马涅之后,造成一种无序状态,然后杀人如麻,包括自己的手下也一样对待。但那只是这位君主所采取的的非常手段而已,目的是建立新秩序,在秩序建立之后,切萨雷·博尔贾立即变成一个善良的人。他的残忍,只不过是为了大部分黎民苍生着想而采取的方法而已。 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就是如此的开门见山,笔法冷静。他是深刻体会了“为人君者,多有不得已处”这句话的含义而想出的办法。他明白“政府必要之恶”的必要性,也就是,君主处理具体事情时,有时候会牺牲部分人的利益,然而这是没办法的。 他甚至还举了几个例子,说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我们对照历史,便能非常明白。马基亚维利说,征服者要保住成果并不难,如果被征服者不习惯于自治之时尤其如此? 如此的这个“此”是什么呢? 那就是,消灭统治他们的王室就足够了。其他的方面,不妨任从其旧。古老的生活方式维持不变,风俗习惯相同的人自会相安无事。 这很不带感情。但返回来看。周武王伐纣,只灭了纣王,王室灭了,甚至纣王的后代,都能封王封侯,其他的一切照旧。武王和周公知道殷商被灭,就是因为残暴乱杀,于是,他们提倡礼仪,大家和平一点。汉高祖进咸阳,不杀不抢,约法三章,项羽是大杀四方,最终呢? 所以马基亚维利不是没有道理。而且他支持的是必要的时候,选择有必要的、有范围的杀伐,而不是随便挖个坑,一起埋了这种滥杀无辜。 君主明白了这些,基本都能成功,剩下的,就靠两个东西,机运(运气)和赋禀(才能)。除此而外,不可能不成功。 实操成功学背后的血泪理想 《君主论》实际上是给君主的“成功学”实操手册。而且,有很高的实用价值。这大概是教皇爱它,它风靡的原因。在马基亚维利所回顾的过去二十年中,只要是意大利人组成的清一色的军队,战果总是不堪闻问。塔洛、亚历山大里亚、卡普阿、热那亚、维拉、博洛尼亚、梅斯特里。从 1495 年查理八世在塔洛河附近打败意大利军之后,意大利没有胜利过,全是败仗,路易事儿占领亚历山大里亚(1499 年)、卡普阿(1501 年)、热那亚(1507 年)、维拉(1509 年)、博洛尼亚(1511 年);威尼斯人又在 1513 年完全被外国联军打败,导致梅斯特里惨遭洗劫。 所以,马基亚维利强烈建议君主的首要之务在于建立自己的武力,这是一切基础,也就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他甚至分析了西班牙人如何无法抵挡奇兵,瑞士人害怕步兵,西班牙人抵挡不住法国骑兵,德国人如何学习瑞士人的战术,西班牙人的作战方法以及兵器等等。优点缺点,一目了然。 从而建议君主殿下要建立新的军种,既能抗衡骑兵,又能对抗步兵,军队和战斗队形都要训练。 但不得不说的是,虽然这是一本只讲实效的君主实操成功学手册,但马基亚维利的目的却是非常理想化的。 他再三强调,“这个机会千万不要错过!”“等了那么久,意大利终于看到救星!” 他所陈述的一切目的,在于家国之难的拯救与国土的恢复,跟岳飞渴望“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心情没什么区别,可以说一样的强烈。他深切念着的是来自国外的洪水猛兽肆虐不止,人民如何悲惨,复仇情怀和信念坚韧不拔。 他说,我们有赤忱,有热泪,敢为国而战,望殿下义不容辞,我等已无法股,祖国恢复,指日可待。 他在惶惶数万字的最后,满含热泪的高唱: 德性拿武器反抗暴虐,战斗很快会完结! 古人的勇气仍然激荡 在意大利的胸膛!

0 有用
0 没用
君主论 君主论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君主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君主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