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变态进行到底

闻夕felicity
2020-05-25 看过

看李银河讲她的人生,总是不免心生艳羡。只不过,这次羡慕的不再是她的家世背景、她赶上了高考恢复和出国的好时候、她和王小波的爱情、她摘取的学术上低垂的果实、她和大侠的相知相遇。读《活过,爱过,写过》,我最大的感触是李银河真的值得这一切。与其说是好事情落到了李银河身上,不如说是真实的李银河吸引来了这些好事情。积极心理学总是劝世人“悦纳自己”,悦纳了自己,才能有好事情发生。可真能悦纳自己的人,我到现在只看见李银河一个。我可没看见第二个人朗声对着全世界说“我是个变态”,说得不卑不亢、掷地有声。

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悦纳自己”呢?这是个困惑了我很久的问题。问题的死结在于,每次我扯开自己裹身的袍子,试图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总会失望地发现一个猥琐的变态——自卑的、抑郁的、焦虑的、嫉妒的、愤懑的、很丧很丧的变态。这样一个变态,难道世界上真的有人能接纳他/她?我自己看着都皱眉头。但在《活过,爱过,写过》里,李银河给我提供了一些思路。

李银河的“真”,有一大部分是无法复制的。这里头有她的家世背景、教育环境,有天生的基因,也有“时势造英雄”。不是每个人都能参加一个日语笔译培训班就把一本日语社会学教材翻译成中文,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英语很差的情况下就在匹茨堡大学读出一个PhD。我等凡人没有这些天赐神光护体,但这也不代表我们就该就地躺下成为一条咸鱼。相反,我们还是可以再抢救一下的。

比如李银河写她在内蒙古插队的经历:

上帝惩罚西西弗斯,让他把大石推上山冈,然后滚下山脚,重新再推。我们在那些拼死的劳作中找到了西西弗斯的感觉。在一个被用作流放地的小岛上,犯人们每天被迫从岛的这边挑起一担水经过汗流浃背的跋涉,把水倒到岛的另一边,或者是把一堆木头从岛的这边搬到那边,再费尽千辛万苦搬回来,如此反复,以至无穷。心理学家认为,毫无意义的劳作对人心理的折磨远胜过有意义、有结果的劳作,它能把人彻底逼疯。而我们最美好的年华就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劳作上。回想起来,这种日常的平庸而无意义的劳作,对于我们正值青春的花样年华的虚耗,对于人的心灵的戕害,比起酷刑和赤裸裸的残暴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银河所描述的“无意义的体力劳动对人精神的摧残”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代所造就的,但其内核却跟今天年轻人的困境如此相似。疯狂的时代过去了,消费狂欢的时代来了。没有选择的时代过去了,资本万岁和阶级固化的时代来了。世界看上去大不同了,我们欢天喜地冲了进去,以为广阔天地可以大有作为,面朝键盘背朝天996了半天,才发现一切仍旧是无意义的——无意义劳动从“沙漠里挖水渠“变成了给资本打工,选拔通道从“又红又专交白卷”变成了“你爹是谁家里有没有矿”;作为消费者,你有万万种选择给资本割韭菜,作为劳动者,你996了半天拿健康换了人民币,一转身又把人民币送进了银行还房贷。时间过去40年,西西弗斯仍然是西西弗斯,只不过以前推的是石头,现在推的是代码。

年轻人为什么都这么消极这么丧?李银河其实已经用她在内蒙古的经历帮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么李银河是怎么应对无意义劳动对人的精神摧残的呢?在上升通道持续性关闭的环境下,她是怎么没疯掉、反而走了出来、悦纳了作为变态的自己的呢?

她是这么说的:

我们那一代人都喜欢阿・托尔斯泰的一句话: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我们就会干净得不能再干净了。有赎罪情结的俄罗斯知识分子总是准备受这样痛苦的洗礼,中国的知识分子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也经过杨绛先生所说的洗澡”,但是心情不是像俄罗斯知识分子那样的悲壮,而是有更多的自嘲和尴尬。虽然我们当时根本算不上是知识分子,连知识青年的称号对于我们当时的那点儿学历来说都相当勉强,但是,我们的这段生活经历并非毫无价值、毫无意义。痛苦的现实生活的煎熬使我们在二十岁时就成熟起来,而现在的孩子们在这个岁数还在大学过着无忧无虑,对生活充满憧憬的学习生活呢。
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这是从我们的肌肤血肉上得到的经验啊!从此以后,我们偏爱从自己血肉上得来的真理,我们不再轻信任何人。
这是我人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课,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李银河人生意义上的第一课,其实今天的年轻人并没有因为”在这个岁数还在大学过着无忧无虑,对生活充满憧憬的学习生活“而躲过。这节必修课,他们只是晚了一点来修。有的人是年届四十被狼性企业扫地出门的时候,有的人是因疫情失业而崩溃的时候,有的人是被变态资本家折磨得抑郁焦虑奄奄一息的时候。

也有很多年轻人,因为这门课的修习过于惨烈,再也没有生还,他们从楼上纵身一跃,彻底告别了这个无意义的世界。

知道李银河也修过这一课,并且是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接近疯狂的方式来修习,对我来说是一种慰藉。她给了我一点光亮,让我知道无意义的清水泡、血水浴、碱水煮,未必非得毁灭一个人。从濒临疯狂的灵魂的废墟里,可以有一个变态站了起来,浴火重生,心安理得,从此以后,只偏爱从自己血肉上得来的真理,不再轻信任何人。

李银河说:

每个人都会很快死去,每一个人对于这件不可避免的事都无能为力。我准备遵从自的内心和直觉,将变态进行到底,将对美的追求进行到底。只有这样,在我离世时才不会有丝毫遗憾,因为我曾经用自己的生命寻求快乐(活过,爱过,写过):只有这样,我才能实现一生的夙愿:将自己的人生塑造成为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我准备高举李银河的旗帜,遵从自己的内心和直觉,也将变态进行到底。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活过,爱过,写过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过,爱过,写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