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该因为它而感到耻辱,这是我们的荣耀。”

梁州
2020-05-25 看过

浮世画家(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石黑一雄/英籍日裔)

从作品的语言风格来看,石黑一雄的文字的日本风格还是保留的比较完整的,相比于在日本土生土长的芥川,他的文字倒更具有日式私人文学的特征。不论是斟句,用字,甚至是人物的语气,都与二战前曾经赴法留学的夏目漱石有几分相似。

回到作品本身,主线是十分明朗的。二战不仅仅对大多数的反法西斯国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其实之于日本本身,也是毁灭性的打击。例说投在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至今为止仍是一大隐患,而作者本身,也正是长崎众多受害者中的一位,也许正是因为这段经历,所以深有体会。

海明威曾经说过“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但二战的失败之于日本正是“灵魂”上的绝对溃败。绝对的军国主义与大日本帝国思想在一定时期形成了大规模的畸形“热魂”,正是这种燃烧灵魂的炽热火焰将这个民族血液里的掠夺心理有了看似合理的征伐理由。他们高奏着战歌,挥舞着菊刀,踏着锃亮的皮靴一路前行,甚至在一段时期内战无不胜,难逢敌手。过于美好的开始与之相对的,却又是讽刺性的惨淡结局。

法西斯战争的失败之于世人、世界都是必然且畅快的,但之于这个国家并不是必然的。也正是这种“不必然”的颓靡状态使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失去了他们的精神支柱。二战后的那一代燃魂青年眼睁睁着的看着自己的灵魂燃烧成了灰烬,却束手无策。

村上在《海边的卡夫卡》中曾经提及过,在二战以前,日本民众是有信仰的,天皇之于他们来说是无上的荣耀,是帝国的象征。但在二战结束的那一天起,日本天皇亲口说出:“我不是神,我是人。”以后,一切的一切都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浮世画家》的背景正是如此,本文的主人公“小野增二”正是一个经历过二战并支持国而战的人,作品突出的矛盾部分,正是因为他有过这么一段曾经是“荣耀”,现在却是“不堪的过去”的状态对立。这样的过往成为了他崇高品格的一个污点,甚至会影响到他后代的生活。

不得不说,虽然只是民众的一个故事,却叫人窥见整个社会的一隅,这是石黑的高明之处。

民族仇恨与政治需要也许会让部分真相失声,但是回归到日本民众本身,他们之中也有无数人因为战争妻离子散,因为战争失去工作失去收入来源,战场会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带来无数的痛苦,但这是统治者权威下的硬性决定,大多数人反而必须去适应它。

“我们不该因为它而感到耻辱,这是我们的荣耀。”

小野增二如是说。

摘录于18年8月读书笔记

4 有用
0 没用
浮世画家 浮世画家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浮世画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世画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