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生还经历,又有几人可得?

正在
2020-05-25 看过

关于纳粹与第三帝国的著作不胜枚举,不管是宏观历史分析还是个人视角叙述,已有许多关于人类那段惨痛历史记忆的反思文字。但为什么我们仍需要反复讲述那段历史呢?我们从一手资料和叙述那里了解得还不够多吗?

恐怕是的。

这是一段常读常新的历史,它涵盖了人类已知的所有罪恶与希望,恰如《纳粹军官的犹太妻子:大屠杀中的一个幸存奇迹》涵盖了逃离纳粹魔爪的所有可能。这是一个在敌人后方、在敌人家里幸存下来的故事,是一段千方百计逃脱、生存、维持信念的真实历史。我们先简单了解一下发生在本书作者伊迪丝·汉恩·比尔身上的故事。

伊迪丝出生于1914年的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她的父亲经营商铺,家里的经济情况不错,伊迪丝甚至得到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这在20世纪30年代奥地利年轻女性中极为罕见。伊迪丝与她两个姐妹的成长是快乐的,但在1941年德国纳粹入侵维也纳那天,她的少女时光骤然结束。她被遣往德国北部的劳动营,从事极不人道的体力劳动。次年她被遣返维也纳,在朋友帮助下化名格蕾特·但纳,潜往慕尼黑,在全是德国人的环境中周旋生存。她与维纳·弗特结婚,后者在战争中升为军官,维纳当然介意伊迪丝犹太人的身份,但还是选择接受了她,两人生下一个女儿。1945年德国战败,伊迪丝重申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并成为勃兰登堡家庭法庭法官。两年后,她与维纳感情彻底破裂,协议离婚。1948年,苏联企图吸纳伊迪丝为东德安全部密探,她逃亡至英国。之后,伊迪丝在英国和以色列生活过,最终于2009年病逝于伦敦。

这个故事的曲折传奇之处太多,但最戏剧性的一点,恐怕是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历史。一个女人选择与一个男人步入神圣殿堂,除了喜爱之外,更是为了续命。这在今天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在彼时竟成了最好的打算。更离奇的是,这对夫妻分别贴上的犹太和纳粹两个标签。这种身份的截然差异并非噱头,伊迪丝在“委作潜艇”的日子里需要隐藏的又何止是民族身份这一项。她不仅不能表现出自己正常的智力水平和认知水平,甚至必须表现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貌,变成一个标准的“雅利安妻子”。

伊迪丝的生命经历愈传奇,就愈证明了纳粹强权之下普通人的命运有多悲惨。试下一下,在鄙夷犹太人的环境里作为女性接受高等教育,在夺命劳动营里收到爱人的鼓励信件,在无路可逃时受到好心夫人的指点,在须改头换面、抛弃身份时得到好朋友的倾囊相助,在逃亡之时受到属于敌人一方的男性之庇护……这些何其幸哉的遭遇,岂是人人得享的?而恰是这一连串的幸与不幸,交错在伊迪丝的生命里,让她戏剧性地成为了一个生还者。这样的生还经历,又有几人可得?甚至不必与普里莫·莱维或米克洛斯·尼斯利这样从灭绝营里爬出来的知名生还者比较,光是看看伊迪丝母亲克洛狄德的遭遇便可知晓。克洛狄德被从维也纳遣往波兰,之后立马音讯全无。可以想见,作为年迈女性的克洛狄德,应该属于集中营里第一批被处死的犹太人。

本书首版印刷于1999年,甫一出版就获得专业人士和普通读者的一致好评。在出版15年后(即2014年),这本书突然再度占据各大图书榜单的首位,这更佐证了“那段历史常读常新”的观点。正如本书的合著者、美国剧作家苏珊·德沃金所说:“有人或许会说这是图书市场的奇迹,但我从心底里觉得,这是因为充满危险的时代、关于生存的故事,始终萦绕在我们人类的心头。一次又一次,我们须得反复质问自己,当我们活在无论是自然还是人为的困苦之中时,该如何自处?”

《纳粹军官的犹太妻子》为这个问题给出了一种答案。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纳粹军官的犹太妻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纳粹军官的犹太妻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