辻村深月:因校园霸凌休学的孩子,表现出了我不曾有过的勇气

KEY-可以文化
2020-05-25 看过

在日本的文化与文学中,不登校(拒绝去学校)和校园霸凌的题材一直广受关注,可以说是任何年代的人都要经历的成长仪式中的一环。辻村深月在《镜之孤城》中就探讨了青春期成长困境,主人公安西心是雪科第五中学一年级的普通学生,她遭遇了校园霸凌,受到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她无法向别人倾诉自己的遭遇也不敢出门,一直幻想着有人会从沉重的现实中解救她……

《镜之孤城》在日本出版时,辻村深月接受了POPLAR的采访,她和读者分享了创作这本书的心路历程,她说“写完之后我才发现,同样是写十几岁的少年,现在写的和处女作中少年的写法是完全不同的,或者说现在的我写出了当时还无法表现出的东西”。

《镜之孤城》出版纪念采访

睢静静 |译

水到渠成的少年故事

今年(2018年)是我踏上职业作家生涯的第13年,最近我听到一种“早期阶段”的说法,指的是我出版了处女作之后,持续创作了一系列以十多岁的少年为中心的作品的那个时期。使用这种叫法的既有长期支持我的老读者,也有刚刚开始接触我的作品的十几岁的小读者。不论是被称为“青春小说”也好、“校园小说” 也好,通过多样的形式书写这些十几岁的少年的物语可以说是我一生创作的目标。

有人说我最近的作品变成了“面向大人”的作品,还出现了“最近的辻村深月”这种说法,但正因我尝试过转变写作风格的转变,现在才想要全力以赴、重拾以十多岁的少年的为主题的创作。可以说《镜之孤城》是在我的心中经过充分的积累的主题,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拒学

至今为止,我对校园都抱有相当纠结的感情,虽然没有产生过逃学(不去学校)的念头,不过我想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

对于那些实际选择了休学或是拒学的孩子,不管是当时还年少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觉得他们的行动表现出了我从来不曾有过的勇气。

通过写这些拒学了的孩子的故事,是不是能使那些表面上看不出曾经的内心挣扎的孩子埋藏在心底的想法也浮出水面呢?

出于这些考量,才有了作品中出现的这七个初中生的角色。

镜中世界

现在回想起来,我发现中学时代基本就是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虽然有时也会去补习班或是附近的购物广场,但是真的就只是在半径几公里的范围内生活。

但是,当我回顾自己的中学时代时,却对这一发现感到有些意外。毕竟我总觉得初中时我做了各种各样的事,也去过各种各样的地方。到底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落差,我想大概和当时读了大量的书有关吧。

我觉得读书就好像成为了另外一个人,窥见书中的世界这一行为本身,从某种意味上来说就是一种被带入异世界的超现实现象吧。“通过镜面与另一个世界相连”的设定,对我来说其实就是在“通过打开的书页进入书中世界”这一想法上所做的延伸。

我的中学时代

上中学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喜欢看书。特别是那些造就了今天的我的书籍,大多数是在初中到高中这段时间里阅读的。

我在中学时代写的很多小说,都和朋友们分享了。在这一时期我结识了一生的挚友,同时也是遇到组成作家“辻村深月”的众多要素、形成独立人格的重要时期。

完结回顾

虽然在创作这本书的过程中没有意识到,但是在写完之后我才发现,同样是写十几岁的少年,现在写的和处女作中少年的写法是完全不同的,或者说现在的我写出了当时还无法表现出的东西。

关于十几岁少年的写法,我现在也时常会感到恐慌,比如是不是已经忘了初衷,或者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已经无法写出当时的那些故事了?

不过,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我并不是忘记了当时的感性,而是在产生了一定的距离之后,对以前的想法看得更加分明了——比方说“虽然我很理解(少年的)这种心情,但是作为大人也有苦衷啊”这样的意识。虽然说“成为大人后你就能明白了”这种话听来来好像只是一种逃避的借口,但我也想对另外一些大人做出批判——“虽说成为大人之后才能明白,但你们的行为确实是卑鄙的”。

我感觉自己能以更加平等的方式描写大人和孩子了。

信心之作

我曾是一个酷爱读书的中学生,所以才能以一介读者的身份,对诸多作家发表出诸如“最近的故事都太老套了”,这样大言不惭的感慨。正是因为自己曾经是一个严厉而又任性的读者,所以当我自己写书时,总会有一种写给中学时期的自己看的意识。

我可不想被和中学时代的我一样严厉的读者批评“长大后就写出这么个故事”。

如果时光机器真的被开发出来了,让我能够送一本书给以前的自己的话,我一定会选《镜之孤城》。我想,这本书一定会让当时的我读完以后感叹“我很敬佩这本书的作者”吧。

我对这本水到渠成的作品充满信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

《镜之孤城》试读

第一部 观察中的第一学期

在小心的房间里,有一个全身镜。

小心拥有了这间屋子以后立刻就挂上了这面镜子,石质的椭圆形镜框是粉红色的。小心看见映在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很差,就想要哭,没法继续看。

拉开窗帘确认了东条离去后,小心就慢慢地躺倒在床上了。音量小得几乎都听不见的电视闪着光亮,今天特别刺眼。

小心不去学校了以后,爸爸把小心以前玩的游戏机拿走了。他说:“她学校也不去,再给她玩这游戏机的话,更不会学习了。”他还想把电视机也收走,妈妈说“再观察一段时间吧”,总算阻止了他。

当时虽然对爸爸恨得咬牙切齿,现在却不这么想了。可能真会像爸爸说的那样,把日子都耗在玩游戏上了。目前她确实是没有在学习。

进了初中,学习内容估计更难了,自己多半会跟不上了。今后怎么办呢?

照在脸上的光线太刺眼了。

还是把电视机关掉吧,小心想着,抬起了头,她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电视机根本就没有开。

不知什么时候,电源已经关掉了。

在屋子里散发光亮的其实是靠近门口那面镜子。

“咦?”

小心愣住了,然后她没有多想就走了过去。镜子闪着亮光,像是从里面朝外发出的光芒,亮闪闪的令人几乎睁不开眼。镜面映不出任何东西。

小心把手伸了过去。

小心伸出手去才想到,万一镜子很烫呢?然而镜子的表面和原先一样,感觉凉飕飕的。然而,问题不在于温度,小心的手刚用了点力——

“啊!”

小心大叫。

她的手掌被吸到里面去了,镜面的触感没有了,仿佛将手伸进水里。

她的身体也跟着向前倾,一起被吸到镜子里面去了。

糟了!太可怕了!她刚一想,身体就被光亮吞没了。在刺眼的强光中刚刚闭上了眼睛,身体就像穿过了一个冰冷的地方。

想呼唤妈妈,声音却发不出来。

身体好像到了远处,又像在上升,又像在前进,不明白怎么回事,有一种被向上拽的感觉引导着自己。

“喂!起来吧!”

小心躺在地上,右面的脸颊感觉到了地面的冰凉。

脑袋里一阵阵地刺痛,嘴巴和嗓子都觉得干巴巴的。在抬不起头的小心的旁边,又传来了声音:

“喂!快起来呀!”

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听上去是小学低年级的学生。

在小心的周围,没有这么小的孩子。她摇摇头,慢慢地睁开了眼,抬起了身子,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过去,随后,小心吃惊地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一个奇怪的孩子站在那儿:

“安西心,你醒过来啦?”

她的脸像狼似的。

原来是一个戴着狼的面具的女孩,她的面具是节日里集市上卖的那种样子。

然而,怪异之处不只这一点。尽管她戴着这样的面具,身上穿的却像去参加弹奏钢琴比赛,或是什么人的结婚仪式一样的洋服——一件镶满了花边的粉红色连衣裙。简直就像丽嘉娃娃的服饰。

另外,她刚才居然叫着我的名字?

小心迷惘地四处张望。

这里是哪儿呀?地面上散发着绿宝石一样的光泽,简直就像童话书《绿野仙踪》里描写的那样。

小心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漫画或是舞台里的世界。正这样想,她忽然感觉到头顶上有什么阴影,然后抬起了头。仿佛口中吸进了一大团空气,她惊讶地捂住了嘴。

居然有一座城堡高高地耸立在面前!

它是那么雄伟壮观,宛如在西方童话里看到的那种城堡。

“恭喜你啦!”

这声音回荡在睁大了眼睛的小心耳旁。女孩子戴着假面具,看不出她的表情,也看不见她的嘴型,然而多半是她的声音。

只听见她继续说道:

“安西心,恭喜你作为城堡的客人被请到了这里!”

在哑然无语的小心眼前,城堡的铁格子大门打开了,伴随着悠然的声音。

6 有用
0 没用
镜之孤城 镜之孤城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镜之孤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镜之孤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