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居鲁士的人物塑造看希罗多德的史学特色

鲁鲁
2020-05-25 看过

正如希罗多德在《历史》一书的序言中所说,撰写该书的目的是“记载希腊人和异邦人所取得的重要声誉和非凡成就”,居鲁士作为波斯帝国的缔造者,“伟大之王”,自然得到了大篇幅的记载,本文即浅谈从《历史》中看到的居鲁士的生平与功绩,思考希罗多德对这位伟大帝王的形象塑造,并借此探究希罗多德的史学特色 一、居鲁士的生平 希罗多德对居鲁士的出生和幼年经历的记叙具有一定的传说色彩,如阿斯泰亚基斯之梦、哈尔帕古斯弃婴等,但同时也对母狗哺育居鲁士等传说的来源和不合理性进行了探究。除此之外,通过对居鲁士和其他孩子玩耍时情况的记叙也体现出居鲁士从小就表现出的卓越的管理能力和领袖气质,这一点在色诺芬《居鲁士的教育》中也有所体现。 (一)征服米底 据《历史》记载,哈尔帕古斯设法在复仇时得到居鲁士的支持和帮助,而由于阿斯泰亚基斯较为不得民心,许多米底军民或是临阵倒戈,或是四散溃逃,导致阿方军事力量薄弱,与此同时,居鲁士游说波斯人和其他游牧部落叛离米底,两方力量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阿斯泰亚基斯虽率领余下老残部下奋力抵抗,仍不敌居鲁士和哈尔帕古斯,一败涂地,全军覆没,其本人也成为波斯人的俘虏,米底人早已不满其残暴不仁,选择归顺波斯,波斯人从此成为亚细亚的主人。 (二)征服吕底亚 在《历史》一书中,由于对居鲁士青年时期属于插叙描写,征服吕底亚实际上是放在《历史》的第一部分,但在本文中,我们按照时间顺序来记叙居鲁士的事迹。 克洛伊索斯听说居鲁士攻陷米底后,试图先下手为强,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神谕后便率领军队进犯波斯。然而居鲁士却率领骆驼兵迎战克洛伊索斯,大败其最为倚重的骑兵,吕底亚人溃败,逃回萨迪斯城。围攻两周之后,波斯军队攀爬绝壁,攻入萨迪斯,吕底亚王国灭亡。 (三)征服巴比伦 攻克吕底亚后,居鲁士大帝统治下的波斯帝国的版图扩张到了爱琴海东岸,但居鲁士显然不满足于此,他还在策动更大规模的扩张——他将目标定向了东方的巴比伦。居鲁士原本准备让军队用皮筏和架桥的手段渡过幼发拉底河、河,但在自己的骑马入水后,发现河水过于湍急。于是他下令在两岸挖出了多达几百条壕沟,将河水逐渐排出去。整个工程期间,另有一支由仆从为主的波斯军队,从北方直接南下,同巴比伦人的守军沿着米底长墙对峙,吸引对方注意,很快巴比伦尼亚长墙的侧翼防御被彻底击溃,居鲁士成功越过底格里斯河,同仆从军们汇合,迅速向南追击。但巴比伦人反应迅速,很快构筑了一条新的临时长墙,并用挖掘出的壕沟作为掩护。居鲁士只得再次进行迂回作战,采用手段智取。他派遣一些战斗力不强的部队去北面的河床边上挖掘新的壕沟,巴比伦护城河的水位就这样悄然下降。波斯军队沿着河道,趁着巴比伦人集会之时,攻入巴比伦尼亚,国王的儿子伯沙撒被杀,国王本人被俘,巴比伦就此灭国 (四)解放巴比伦之囚 巴比伦灭亡之前,大量的犹太人居住于此。他们的故土耶路撒冷已经被新巴比伦王朝的军队拆毁,圣殿也一同被夷为平地。他们自己则被迫集体迁徙到两河流域的世界中心,成为新主人的国家奴隶,而居鲁士攻陷巴比伦后,除了对他们的囚禁,让他们全部返回故土定居。这些犹太人在其政令下,开始重建圣殿与耶路撒冷,并压制了留守当地的本土犹太人后裔,成为了圣地的实际控制者。 (五)居鲁士之死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居鲁士亲率大军攻打马萨格泰人部落,开始进展顺利,擒杀了马萨格泰王子。但随后与马萨格泰主力军的决战进行得异常惨烈,有东道主优势的马萨格泰人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波斯几乎全军覆没,居鲁士阵亡,他的头颅被马萨格泰女王割下来,放在盛满血的革囊里,可以说是极为惨烈。 二、希罗多德的史学特色 简单梳理了居鲁士的生平,接下来来依托希罗多德对居鲁士这一人物的塑造浅谈其写作特色和史学思想。 首先,希罗多德重视人类活动与神意、命运之间的关系, 特别是强调多变且无法改变的命运对人的影响,这一特点鲜明体现在其对居鲁士的塑造中,例如居鲁士出生时,其外公先后梦到从居鲁士母亲身体里出来的水和葡萄藤覆盖了亚细亚,并由此忌惮居鲁士篡夺其王位;再如居鲁士梦到大流士一只翅膀遮住了亚细亚,另一只翅膀遮住了欧罗巴;希罗多德认为此梦的寓意是希罗多德将要死在马萨革泰人的领土上,王位将由大流士继承……这些都体现了希罗多德认为神意和命运仍然保持着对人的一定影响力。命运对希罗多德而言, 既是变化不定、不可把握和预测的, 又是命中注定、无从逃脱的, 一切生灭变化导致了命运的无常, 命运本身就是变化, 就是无常, 无常是命运的永恒特性。希罗多德在塑造居鲁士这一典型形象时,加入大量神谕、预言、解梦等,诸如此类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希罗多德的命运观,即人类活动要受到神意的影响。 但同时,我们也能发现,在强调神意的同时,希罗多德在一定程度上也承认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如他写到居鲁士幼年时期便表现出了极强的管理能力, 在一次与伙伴的游戏中,他便安排孩子们分头工作, 有些人盖房子, 有些人做他的护卫, 有一个人做国王的耳目, 另一个人则被赋予了传令的权力, 每个人都被赋予了合适的角色,而居鲁士长大后,更是依靠武力和计谋征服了各国,由此可见,希罗多德认可居鲁士的个人能力是其维持和扩大统治的重要基础。而希罗多德也赞同,居鲁士最后悲惨结局, 不仅是命运的作用, 也是出于居鲁士自我扩张, 是试图征服马萨格泰人之欲望所导致的必然结局,而居鲁士晚年见到的征兆中蕴含了大流士夺取政权的必然性, 但希罗多德也并不否认其付出了努力甚至诉诸诡计。由此可见,希罗多德在信仰神意和既定命运的同时, 又具有人文精神的特点。 其三,我认为希罗多德是一位较为宽容和客观的史家。众所周知,波斯与希腊的关系长期处于较为对立的状态,希罗多德作为希腊史学家,能对波斯帝国的开创者持有较高的评价,充分肯定其功绩,我认为是十分难能可贵的。而从全书也能看出,希罗多德能够不偏不倚地叙述异邦文化,对东西方文化一视同仁,他虽将东方各族成为异邦,但却并不对东方文明持轻视鄙夷的态度,而是体现出了宽容开放的精神。 其四,希罗多德在人物塑造过程中体现了其人文关怀。例如在写到巴比伦妇女必须同陌生男人交媾的传统时,他态度鲜明地用上了“可耻”一词;而对于居鲁士一生中数次征战及其带来的流血漂橹的后果,希罗多德也具有自己的思考,表达了一定的反战倾向。我想,希罗多德记叙希腊人和异邦人功绩的原因必不是简单地为了歌功颂德,其后蕴含的是他对人生的思考和对变化无常、功业转瞬即逝的悲叹,由此希罗多德在进行史实叙述和人物塑造之时,总不免带上悲悯与关怀。 其五,希罗多德在塑造人物时,总能把人物放置在更为广阔的环境中,点面结合,使人物形象更加饱满鲜活,同时也反映当时的社会环境,例如写居鲁士,希罗多德就追随居鲁士战斗的铁蹄,带我们漫游波斯、吕底亚、米底、巴比伦等,回溯它们的山川地形、名胜古迹,乃至社会生活、民俗风情,由此他从居鲁士这一人物为立足点,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广阔的古代东方世界。 希罗多德作为公认的西方史学之父,其《历史》一书也被认为是西方史学起源的标志,虽然该书存在着有闻必录的问题,存在许多荒诞不经的地方,但其成就和划时代性不可否认,希罗多德本人在西方史学史上里程碑式的意义也无可置疑,《历史》是研究古代史的重要文献,由于本人才疏学浅,只能从其洋洋大观中选取居鲁士的塑造这一极小的一部分进行梳理和思考,但仍然觉得受益匪浅,也仍能感受到希罗多德超凡脱俗的笔力、丰富的知识和他想传递给后人的经验与道理,并能够跨越时空去追溯他作品背后的个人思想,我想,这也许就是我们阅读历史、学习历史的一些意义之所在。

0 有用
0 没用
历史 历史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