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摘录

虎克
2020-05-25 看过

《小酒馆里的蠢话是百万个梦》

“曾经是女影星的老婆婆讲起过去的故事,不知何时,她的过去里混进了演过的电影情节……” 这些年轻人也参加过戏剧表演,这样应该会让他们感到有趣。回想起来,我也想过将《千年女优》最原始的点子做成舞台剧,应该也挺有趣吧。 酒席上,“出现各种时代的话会更有趣”这种想法理所当然出现了。有奈良、平安、镰仓、南北朝、室町、战国、江户、明治、大正、昭和、平成等各个时代。如果主人公的角色根据时代也各有不同的话会很有趣;如果是身处动乱年代的角色会更好——战国的公主、幕末的城市少女等形象就此产生;不要只拘泥于过去,涉足未来世界也很有趣。就这样,我独自思考起各种点子。就算各种时代都出现了,要是没有将这些连接在一起的纵轴,即便可以将场景重叠在一起,故事也无法发展。 “这方面内容还没有:有什么能贯串女主角一生的主题吗?” 有了“等待着的女孩”这个点子。 “一直在等着心爱男性的女孩。” 我不是很擅长描写这类女性,舞台背景又纷繁复杂,因此故事本身还是简单些比较好。首先,这是酒席的余兴节目。 现在想想,归根结底还是我的感觉太弱了,如果之后更积极主动地将角色设定为“追逐着的女孩”就好了。一开始绞尽脑汁都想不到的我真是可耻。 “追逐着喜欢的男人,追逐着各种时代的女孩的幻想传记。” 这样想想,故事好像会变得很有趣啊。

《神在细节之中》

《未麻的房间》背景是现代,舞台在东京,登场舞台当然有很多是实际存在的,照片资料、超出画师平时观察力的部分有很多。对观众而言,出现的都是日常的东西,所以错误很容易被识破。严肃的故事中如果出现了比例奇怪的电话、电视机,就会扫观众的兴,因此这方面要留心。 主角未麻的房间可以说是作品的另一个主演。这个反复出现的舞台,不仅是故事的关键,也是具体反映未麻的内心活动的重要象征物。房间情况可以很好地反映出未麻的精神状态。

美术设定的一个例子。未麻房间的衣橱、厨房和玄关。为了增强生活感,必须要仔细地画出生活用品、杂物、小物件等。化身为剧中人物并在那里生活,思考生活必需用品和它们的位置,把必要与不必要的都想象着画了出来。

为此,在那个地方住了多久、房租和大概收入这类客观条件下,怎样性格的人物喜欢怎样的东西、是不是擅长做饭和清扫⋯⋯画的过程中逐渐建立起角色形象。只为了表演而设定居所,经常会破坏生活感和现实感,反过来说过分拘泥于此就会不适合演出。兼顾所有方面非常重要。 因此,能依靠的只有资料。这个世界上有些方便又合适的书: ·《Yellows Privacy'94》(摄影:五味彬,风雅书房) 日本女性的裸照,在她们房间中拍摄的、非常棒的摄影集。当然,比起人来说,日常生活才是主要的,照片细致入微到简直是入室搜查的地步。 ·《Tokyo Style》(摄影/著:都筑响一,京都书院) 最近很有名的书,几乎不用说明。这也是拍摄东京居民的房间细节的摄影集。正因没有拍摄房间的主人,读者能够无限地想象。 此外,参考了各种各样的室内设计杂志来设定房间中家具的摆放、拥有物的细节。但是,小物件实在是太多了,我绞尽脑汁设计,但是看到画面后还是觉得物品远远不足。 一边思考“物品”究竟是为何放在房间中的,一边一个个画下来。并不是画画的我,而是房间的主人将东西摆放在了那里。物品经历过房间扫除和整理,最后被安放在了某处。整理的过程非常重要。 我拼尽全力地画着主角未麻从粉丝那里得到的毛绒玩具、将没有扔的花风干做成的干花、精心照料的热带鱼、堆积的杂志和谜一般的小袋子。我相信这样做可以更深地挖掘未麻这一故事人物,更靠近她一步。 “未麻的房间,我已经去过几百次啦。” 以为了画未麻的房间为名,我每天翻来覆去地“舔”女性房间的照片资料,像偷窥狂一样,既羞耻又兴奋。前进吧!假想跟踪狂! 此外,因为主角的设定是偶像兼女演员,我去了很多平时根本不会去的地方,比如电视剧的拍摄现场、外景拍摄现场、活动会场、电视台等。取材当然是必要的。

这就是分镜,也就是电影的设计图。这是其中一张,画了五个镜头。一个一个镜头地画表演内容、构图和长短等,虽然这些只在这个阶段进行设计,但是,这种内容我画了三百十几张,大约一千个镜头。很有趣。虽然动画制作的每个环节我都觉得有趣,但画分镜是其中最有趣的。

《新外国助手Mac来到日本》

第135号镜头,CHAM的海报。作画导演也有帮忙,画原稿的是我。平庸到羞耻而且土里土气——设计师是我。变形并与背景合成,调整颜色并加上若干杂色,再加上像海报一样的阴影的也是我。真是能干的导演。不,是因为穷。

《泡沫十年》

“平凡的生活”究竟是什么啊?“正经地过着普通日子”这种事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存在,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其特殊之处。 虽然这么说,但多数人所想象的“那样”却覆盖了世间。正因如此,可以感到相对的“不如‘那样’”和“已经超过‘那样’了”这些嫉妒感和优越感,可谓有喜有忧。 世间所认为的“平凡地过日子”具体是什么啊? “顺利地从大学毕业,在不用担心会破产的公司工作,然后找到一生的伴侣,共同敲响幸福之钟。周末开自家的车兜风或者旅行,几年后有了孩子,存了足够的钱后了却买房这一心愿,虽然还贷有点痛苦,但是拥有了被宠物和孩子所包围的、快乐的一家。老年时,家庭也安心幸福。” 虽然会有异见,但大体如此。人们所谓的“幸福”看上去应该就是这样吧。电视广告里不断播放着这些具体化的“幸福”,这是政府应该奖励、日本人应当追求的道路。只要不偏离这条道路,就会听到一个声音对你说:“没问题,继续吧。”有能够经常确认自己位置的指针,也有值得追求的样本,这样就可以安心了吧? 日本没有国民普遍信仰的宗教与意识形态,我认为这些“幸福”可能正是在经济快速发展期形成的“习惯被驯养的方法”。国民齐心协力将其作为目标,形成安定的社会秩序,这就是“被驯养的方法”所强加的价值观。 这是信息造成的印随现象。我当时并不认为那是绝对的幸福,大脑理解了“只要做着喜欢的事情就是幸福”这又一仿佛借来的价值观,但是毫无疑问,内心深处被这政府推荐的幸福的价值观——偏离这道路即为不幸——划下了刻痕。 为幸福的模糊印象与现实中的自我之间的沟壑感到不安是自然的心理状态。反过来说,正因被它们所束缚,我的大脑才意识到自己被多余的焦躁与不安所困扰。但我不会善罢甘休。 扔掉吧。 这么想的一刹那,我的心情放松了些。 美满的婚姻、安定的生活、美食的满足、孩子们的可爱笑靥、梦想的住宅……我全部扔掉了。我不由得意识到,这些模糊的规划不过是虚无。并非厌恶,也不是想超越这些“幸福”,如果人能真正拥有的至多一两样,那就只能选最重要的。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工作。 能一直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就是无上的幸福。 虽然这么说,但不可能如此简单。舍弃,伴随着苦涩的结果。我将它鲜活地记录在了这里。 这么说来,“绘画”也有相似之处。 曾经放弃过“自己理应画得好”这种丑态百出的执念。这执念对志在于此的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动因,当然也是坚定意志的最底线,因为没有它就不可能发奋绘画。 只是,“在班级里最好”“在学校里最好”之类想法在专业人士的世界里不可能有用,至少在业界里奋战的每个人刚开始都是被称为“班里最好”“学校里最好”的人。无论是在县级比赛,还是在甲子园获得优胜的学校都只有一所,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要在专业人士的世界中历练,让突出的才能得以绽放。大概还有以普通才能无法企及的领域,和以更高境界为目标的人,每天看着这样的人,绝对不会继续有“我才厉害”这种妄想。如果自己的才能使用殆尽,也不再努力,就会变得比普通人还糟。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就放弃吗?并非如此。 自己不行的话就承认这一点,然后以此为起点。做到这一点,心情会愉悦起来,看待事物的方法也会变得更为平和。 还有,怀疑自己的技术和能够表现的题材也是必要的。无论做什么,都有一个个地怀疑定理、常识的必要。虽然这会耗费精力,但是我认为怀疑自己已经获得的技术和想法,不断提出“真的如此吗?”的疑问很有必要。 再具体一些。例如要画一幅“人坐在椅子上”的画,如果将这个课题交给你,你会怎么想呢?那个人男的女的?老年人还是小孩?怎样的身材?穿着怎样的衣服?开心还是伤心?疲惫还是精力充沛?椅子是四条腿的吗?是板凳还是沙发?有多高多大?那个人是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还是斜靠着的,或是把椅背转到前面、跨坐着的? 只是稍微想想就能想出很多可以成为细节的特征,逐一验证,按自己的喜好选择,应该会远离自己最初的设想——“怀疑”就是这个意思。词汇量少的人和他说出的话一样无聊,词汇量和想象力都很丰富的人可以表现出更多内容。习得一种表现方式,可以表现的对象应该也会增加。 我在某段时期尽己所能地舍弃了自我主张与“一定能做到”,首先尝试从“什么都不做出来”这一步重新开始。这当然有效,只不过可能因为我无法摆脱这种嗜好,反而也有在毫不动摇的自信中做不出决断的情况。

对我在十年前天还没亮的时候感受到的焦躁,对我所想到的“上吊自杀”这一最后保险,想法如下: 虽然得到了这一道光,但生活当然不会有重大改变。虽说人生如戏,但是状况不可能轻易好转,过度的敏感会像薄膜一样盖住自己。但即便如此,也会活得再开心一点点吧。我没想过在享乐中度过人生,但想要活得开心。 我所喜欢的工作没有大起大落。我的依赖渐渐增强,一直从事这份工作至今。我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可耻的骨气,在舍弃了许多“幸福”后好好地工作,才得到了幸福的真髓。骗你的。 多亏我减少了心中多余的负担,为工作整备出更多精力,工作本身才更有趣。工作毫无疑问比什么都开心。 可以乐于工作并保持这份心情,“上吊自杀”也从无意识中消失了,总之我认为这十年非常值得感谢,希望今后也如此。 自那个焦躁的黎明以来,我在工作中取得了些许成功。仔细想想,曾经想要参与却没有实现的泡沫经济可能已经像一层薄膜盖住了我。我的“泡沫经济”可能还在继续。为了让气球不被扎破,现在更要让里面填满东西,我正考虑着这些不符合我性格的温和做法。 即便如此,如果到了不得不被扎破的时候,上吊就可以了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的造梦之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造梦之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