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的自由只能变成极端的奴役”——关于《理想国》的讨论记录

棋逢对手
2020-05-25 看过

v 柏拉图简介:柏拉图(BC427-BC347)出生于雅典城邦衰落时期(伯罗奔尼撒战争BC431-BC404),代表奴隶主贵族,但是痛心于雅典贵族政治堕落为寡头政治。其最高理想:哲学家应为政治家,政治家应为哲学家。有哲学头脑的人要有政权,有政权的人要有哲学头脑。其政治生涯有三阶段:一是雄心壮志幻灭期;二是困心衡虑,久而弥坚,相信哲学家确能兼为政治家,确能治理世界,代表作《理想国》;三垂垂老矣,不得已舍正义而思刑赏,弃德化而谈法治,代表作《法律篇》,愈至晚年愈求实际。

v 柏拉图生平:BC431(战争开始)—BC427(柏出生)—BC404(柏23岁)—BC399(雅典民主派当权,苏被迫害而死)—BC387(柏40岁返回雅典,于雅典城外创建学园)—BC367(柏60岁,霸主女婿迪恩邀请柏重游叙拉古城,为二世师)—BC347(柏去世,享年80岁)

——————————————第一卷————————————

v 问题一(19页)即“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

v 问题二(25页)即“没有一门科学或技艺是只顾到寻求强者的利益而不顾及它所支配的弱者的利益的”:(1)“政治困境”:“惩罚”这种报酬可以使最优秀的人来当领导。因为好人不肯为名为利来当官;名誉也不能动其心,因为他们并没有野心;于是要他们愿意当官就只得用惩罚来强制了。(2)现实的统治者(片面的正义)VS理想的统治者(全面的正义)。(3)程序正义:被视为“看得见的正义”,其实是英美人的一种法律传统。这源于一句人所共知的法律格言:“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所谓的“看得见的正义”,实质上就是指裁判过程(相对于裁判结果而言)的公平,法律程序(相对于实体结论而言)的正义。

v 问题三(39页)即“不正义的人作恶也需要一点正义”:此处论证不严密

v 问题四(40页)即“正义者是否比不正义者生活过得更好更快乐”:正义者是快乐的,快乐才是利益。

v 总结:(1)色的建树在于他不仅是苏那种理想的号召,更是人们怎样更好的持续生活在一起,注重制度建设。(2)色认为“人的本性是这样的”,我们受迫于本性,苏认为我们可以超越本性,人类是有选择的。(3)最终苏说服了色,正义就是谋取弱者的利益。

——————————————第二卷————————————

v 格劳孔认为有三种善(正义是第三种善,即我们爱善并不是为了它们本身,而是为了报酬和其他种种随之而来的利益);苏认为正义是第二种善,即我们之所以爱善既为了它本身,又为了它的后果。

v 格总结色,色是“性恶论”,这样看来正义并非一种美德,而是一种社会关系,所以这是从城邦的角度论述正义。

v 格有三种观点其一,正义的本质是最好与最坏的折中;其二,正义的起源是那些不能专尝甜头不吃苦头的人觉得最好成立契约,因此正义是“公德”,而非“私德”;其三,把正义付诸行动的人都不是心甘情愿的,仅因没能力作恶。(1)格的第三种观点:如果我们为正义的“名”就是虚伪,那么我们的心灵就无法更勇敢,因此正义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的。从这可以看出来中西方教育本质认识是不同的:中国“人皆可以为尧舜”——《孟子》是科举制的现实存在条件;西方认为人的天赋是有差异的,因此注重“精英主义”。

v 后面阿德曼托斯也论述了部分。

v 苏认为先音乐教育后体操教育,“音乐”一词包括音乐、文学等义,相当于现在的“文化”一词。(1)诗人地位不高,第五章提到把诗人逐出城邦。

——————————————第三卷————————————

v 苏和阿对话认为教育应该注重故事内容(使其成为勇敢、有价值的人);注重故事文体(拒绝模仿,因为模仿=不自由,而自由与正义紧密相关)。PS美国的女权运动有三个阶段:1861——1920s——LGBT(现在是LGBTQ)。女性力量与现代社会同时崛起,机器大生产使女性不再属于附属地位,先有意识觉醒才有运动,现在还是低隐型。

v 诗歌有三个组成部分——词、和声、节奏。(1)“教育是对心灵的净化。”(2)“我们不应该追求复杂的节奏与多种多样的韵律,我们应该考虑什么是有秩序的勇敢的生活节奏。”(3)好节奏来自好的精神状态,即智力好、品格好的人的真正良好的精神状态。PS 多元文化可能带来道德危机(欧洲危机);多元文化是对精英文化的挑战。

v 音乐教育:最后目的在于达到对美的爱。“如果有一个人,在心灵里有内在的精神状态的美,在有形的体态举止也有同一种的与之相应的调和的美...”

v 体育教育:(1)西方认为心>身:“凭一个好的身体不一定能造就好的心灵好的品格;相反,有了好的心灵和品格就能使天赋的体质达到最好。”(2)中国认为“身心合一”。(3)“自然主义”(卢梭):教育也是对天然人性的净化与引导。

v “复杂的音乐产生放纵;复杂的食品产生疾病。至于朴质的音乐文艺教育则能产生心灵方面的节制,朴质的体育锻炼产生身体的健康。”

v 苏和格的对话:(1)“统治者(黄金);辅助者即军人(白银);农民以及其他技工(铁和铜)”(2)统治者“做窝”:一,除了绝对的必需品以外,他们任何人不得有任何私产;任何人不应该有不是大家所公有的房屋或仓库。

——————————————第四卷————————————

中心问题:什么是每个人不同的天赋

v 苏格拉底和阿德曼托斯的对话中提到:建立的国家不是一个为了少数人幸福的国家,而是一个整体的幸福的国家

v 苏提到贫和富都不利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是一个”的国家有最佳限度,从国家的角度讲是国家大到还能保持统一,从个人的角度讲是各司其职(那么什么是天赋?)。

v 最佳限度的国家需要“大事”即教育和培养去实现:(1)其中体育和音乐不应翻新(音乐与国家根本大法有内在联系);(2)游戏要符合法律,规矩无须订成法律强加于人。(3)“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一个人从小所受的教育把他往哪里引导,却能决定他后来往哪里走。(4)对用一生修改法律的人说实话是遭人厌恶的;在政治不良的国家企图改变国家制度也要被处以死刑,反而讨好不良政治秩序下的公民却被尊敬,(5)阿德曼托斯认为这种缺乏自知之明的人不值得称赞,苏格拉底认为不能责怪他们,但是需要清楚在国家立法方面,仪式需要进行详细解释。

v 在城邦基本正确建立后,再次回到两个问题:(1)一为正义和不正义分别是什么以及它们的区别;二为想得到幸福的人必须具有正义还是不正义。(2)苏格拉底指出智慧在护国者:“能够具有这种知识的人按照自然规律总是最少数”体现了柏拉图的人性观。(3)勇敢是战士们关于可怕事物和不可怕事物的符合法律精神的正确信念的完全保持;(4)节制贯穿于全体公民,是天性优秀和天性低劣的部分在谁应当统治,谁应当被统治;正义就是有自己的东西干自己的事。格认为一个正义的人和一个正义的国家毫无区别。(5)教育是引导人发现适合自己的位置

v 在研究灵魂里是否有三种品质时产生了一个疑问:个人的品质是分开的三个组成部分还是一个整体?随后苏格拉底以陀螺的例子引出了一句话(不是很能理解):“同一事物的同一部分关系着同一事物能够同时有相反的动作或受相反的动作。”再随后,苏格拉底以饮料和科学举例说明“特定性质的东西关系着特定性质的相关者,仅本身的东西关系着仅本身的相关者。”这句话也不是很能理解透彻。

v 通过以上的推论,苏格拉底指出灵魂分为两个部分:(1)一个是理性部分;另一个是心灵的无理性部分或欲望部分。(2)格开始认为激情属于欲望部分,但是苏格拉底以“看尸体”的例子表明人的激情是理智的盟友,于是格认为灵魂有第三部分;(3)苏进一步指出在国家里存在的东西在每一个个人的灵魂里也存在着,且数目相同。(4)正义的人不许可自己灵魂里的各个部分相互干涉,起别的部分的作用。到此,苏和格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即正义和不正义分别是什么以及它们的区别。(5)第二个问题也豁然开朗,因为实践做好事能养成美德,实践做丑事能养成邪恶,所以若身体本质已坏,活着也没有价值了,因此想得到幸福的人必须具有正义。(6)“做正义的事在内部造成正义,做不正义的事在内部造成不正义。”;“健康的造成在于身体内建立起这样的一些成分:它们合自然地(in the way nature intends)有的统治着有的被统治着,而疾病的造成则在于建立起了这样一些成分:它们仅自然地(in the way nature doesn’t intends)有的统治着有的被统治着。”

v 最后苏引出了美德一种,邪恶无数,其中有五种政体,五种灵魂。五种政体之一即王政或贵族政治

——————————————第五卷————————————

v 天赋:(1)天赋可以理解成“擅长做某件事的能力”,在这里指代“擅长做护卫者的能力”。(2)天赋一定在兴趣上,兴趣又有理性、激情和欲望的显现。现实社会有擅长做一件事情却不做这件事的行为,但是理想国不支持这种行为。比如教育的安排中常常会违背儿童的兴趣,这样儿童的天赋就无法显现出来了。(3)理想国中教育者是没有地位的,因为他认为天赋是自然显现的,而儿童的天赋是需要教育者引导发现的。理想国消解了对儿童的理解的复杂性

v 妇女和男性都公有:(1)限制在护卫者阶层,保证最优生。精英教育(古典教育)最优生似乎太强调基因,后天的教育只是必要的训练。现代教育强调后天培养,诺丁思的“关怀理论”,为什么现代教育在平民教育兴起的大背景下强调后天的改变,最主要的是政治体制发生了改变。(2)精英教育和现代教育不一定要全盘否定,Great books阅读经典计划——如果只是盲目把精英教育夸大化,是不符合个性和自己的选择的。(3)对我们个人而言,要认识到我们作为教育者所有的教育理念可能有个更大的目的在里面。“科教兴国”其实也是把经济发展放在了第一位。(4)民主也不一定天然是好的,也许只适合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5)我们看个人利益,也许他们就没有意识到个人利益;还是说个人利益是天然的?而理想国消解了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不一致性。

v 是否认同男女性的特质:(1)我们在社会建构了对男性和女性性别特征的想象,造成了性别教育的干预。(2)女性的生育功能会对女性的生活造成影响,这一点苏格拉底没论及。这样一个社会安排就是事实上女性一直在生育,这是柏拉图讨论中不一致的地方。是否可以理解为女性变得更勇敢或怎样是为了让下一代基因更好。

v 什么才是“美”本身:(1)“美”本身是理式,具有“普遍必然性”TRUTH,即永恒主义。(2)后现代主义主要是在真理问题上的争议,所以尼采说“上帝已死”。(3)所以只有认识到男女差异,然后超越差异才能成为最优秀的那个人,因为真理本身就包含差异性。(4)一般人都是“爱看”和“爱听”的人,哲学家是眼睛只盯着真理的人。可不可以理解为教育的过程就是追求真理的过程?(5)那么哲学家是怎么形成的,是天赋决定还是教育造就?教育内容主要就是战场的见识和实习以及父辈传授的军事经验。(6)第四卷主要是天赋是什么,第五卷说怎么发展天赋。

第五卷接着第四章提及的王政或贵族政治,苏格拉底本来想论述四类恶的制度,奈何大家认为苏回避了一个问题,即护卫者应该怎样去把妇女与儿童归为公有;儿童从出生至接受正规教育,这一阶段应该怎样去培养他们?

第一个浪头:男的护卫者与女的护卫者必须担任同样的职务,这不仅可行,而且有益处。

这一章回答了上一章的问题——“什么是天赋”:187页提到“禀赋的同异绝不是绝对的,无限制的,而只是关联到行业的同异”;188页提到“一个有某种天赋的人是指学习该行业对他而言十分容易,能举一反三,并且人的身体能充分地为心灵服务。”这样看来,天赋似乎没有那么神秘,只是指代一个人身心都能投入到某一个职业,一种“自然职业”?

苏格拉底认为如果我们不分彼此地使用女子就一定要给女子以同样的教育,即音乐、体操以及军事教育。但提及军事教育,苏说由于违反当前的风俗习惯,这可能会让大家觉得好笑。但随后苏否认了这件事的“可笑性”——“眼睛看来可笑的事物在理性认为最善的事物面前往往会变得不可笑”“他们不认为邪恶是可笑的,倒认为别的都是可笑的;他们不去讽刺愚昧和邪恶,却眼睛盯着别的现象加以讥讽;他们一本正经地努力建立某种别的美的标准,却不以善为美的标准。”该章节后面也提到类似的话“自己不智,反笑人愚,他显然就不懂自己在笑什么,在做什么”“有益的则美,有害的则丑”。

接着苏又提出“女子按天性能胜任男子的一切职务吗?”但是在建立国家时大家早已同意一个原则,即每个人应该做天然适宜于自己的工作。那么,我们既说男女应该有同样的职业,又说他们之间有很大的自然差别,这不就自相矛盾了。另外,苏格拉底还怕触及妇女儿童如何公有、如何教育方面的立法问题。

随后苏认识到,我们应该停下来思考“不同样的禀赋”、“同样的禀赋”是什么意思,最后得出来结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都有某一个职业的本领,他们就有同样的禀赋。各种的天赋才能同样分布于男女两性,只是总的来说,女的比男的弱一些罢了。同时,苏也认为我们提出的法律是合乎自然的,倒是目下流行的做法是不自然的。

*《安托瓦内特 福克与法国均等运动》(曹冬雪、黄荭)中提到自20c90s起法国女权组织掀起的均等运动倡导普遍主义/反本质主义(VS差异主义),这种学说不赞成强调或讴歌女性特质,认为正是这种对女性特质的强调会让女性沦为男性附庸并被逐出政治生活,女性的异质或者说他性完全是由社会建构出来的。

第二个浪头:“女人应该归男人共有,拒绝一夫一妻;同样,儿童也应公有。”

苏决定先论述治理者们在实行起来时怎样安排这些事情:(1)首先说到想要使得婚姻最有益,应该选择最优秀的加以繁殖,而这需要统治者高明的手腕,即治理者为了被治理者的利益,有时不得不使用一些假话和欺骗,而这些都是作为一种药物使用的。于是,为了保持品种的高质量,一些事情进行的过程最好被保密。(2)规划的第二部分即儿女应该出生在子女年轻力壮的时候,同时男女过了生育之年便可以同其他任何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或男人相处。

接下来苏格拉底开始论述这样的妇女儿童公有的做法是最好最好的做法,首先我们需要确认“什么是国家制度的至善,什么是立法者立法所追求的至善,以及什么是极恶”。(1)管理的最好的国家最像各部分痛痒相关的一个有机体,而除了国家的政治制度之外,在护卫者之间妇女儿童的公有也是产生苦乐与共的原因,这就是一个国家最大的善。

另外,还有待于研究的问题是:这样的共同关系是否能真正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来?怎么建立?(1)战争中:让孩子从小实地见习战争;让孩子从小学会骑马,必要时让他们振翼高飞。(2)关于军事纪律——士兵如何对待自己以及对待敌人:在战役期间,士兵要爱谁,谁都不准拒绝;结婚的机会对于优秀的人,应该多多益善...

第三个浪头:这样一个国家能否实现?

“我们当初研究正义本身是什么,不正义本身是什么,那是为了我们可以有一个样板。我们看着这些样板是为了我们可以按照它们所体现的标准,判断我们的幸福或不幸,以及我们的幸福或不幸的程度。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表明这些样板能成为现实上存在的东西。”“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国家治理得非常接近于我们所描写的那样,你就得承认,你所要求的实现已经达到,你已经满意了。”

“最大的怪论之狼”:在现行的那些城邦法则中是什么具体缺点妨碍了他们。

哲学家成为国王,哲学家爱智慧的全部,是爱智者,能够欣赏美的本身。而很多人不是爱智者,仅是爱意见者,意见就是知识和无知两者之间的东西。因此,只能看到许许多多美的东西,许许多多正义的东西,却始终看不到美本身,正义等等本身的人被称为爱意见者;那些专心致志于每样东西的存在本身的人才能被称为爱智者,才是真正的哲学家。

——————————————第六卷————————————

第六卷集中论述了什么是哲学家;哲学家的天性;哲学家天性的败坏;哲学受到非议的原因以及非议的不公正性;当今什么政治制度适合哲学;一个受哲学主宰的城邦怎样可以不腐败;我们国家制度的救助者如何产生,即通过什么学习和训练产生?以及他们将分别在什么年龄上着手学习每一门功课等问题,提出了太阳喻、可见世界和可知世界以及四种灵魂状态。

v 哲学家和护卫者:如果是一个哲学王就是王政;几个哲学王就是贵族政治。

v 什么是哲学家:哲学家是能把握永恒不变事物的人;护卫者可以是最能守卫城邦的法律和习惯的人。

v 哲学家的天性:同一的人具有两方面的优点(在经验和别的美德方面都不差并且懂得事物实在的知识);永远酷爱那种能让他们看到永恒的不受产生与灭亡过程影响的实体的知识;爱全部的实体的知识;憎恶假、爱真;在事情上总是追求完整和完全;勇敢、大度、聪敏、强记;

v 哲学家天性的败坏:如果得到的是不适合的培养,最好的天赋就会比差的天赋所得到的结果更坏。而一些人只知道称必然的东西为正义的和美的,他从未看到过,也没有能力给别人解释必然者和善者的本质实际上差别是多么的大。

v 哲学受到非议的原因以及非议的不公正性:一个真正的哲学家在城邦中是不大可能得到反对者尊重的;不配学习哲学的人不相称地和哲学结合起来的时候,其“生出”的思想和意见没有任何真实的,配得上或接近于真知的东西;配得上研究哲学的人微乎其微,只有在一个合适的国家里,哲学家本人才能得到充分的成长,进而能以保卫自己的和公共的利益。

v 当今什么政治制度适合哲学:没有一种是适合哲学本性的,而哲学的本性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而堕落变质的。

v 一个受哲学主宰的城邦怎样可以不腐败:城邦应该用和当前完全相反的做法来从事哲学研究,即年少时学习符合儿童接受能力的哲学功课;长大过程中注意身体;随着年龄增长要加强心灵的锻炼;体力转衰时应只从事哲学研究。

v 我们国家制度的救助者如何产生,即通过什么学习和训练产生?以及他们将分别在什么年龄上着手学习每一门功课:善的理念是最大的知识问题,关于正义等等的知识只有从它演绎出来的才是有用的和有益的。眼下解释善太难,所以先谈一谈善的儿子,即看上去很像善的东西。作为多个的东西,是看见的对象,不是思想的对象;理念则是思想的对象,不是看见的对象。

v 【太阳喻】因为光的存在,视觉和可见性才相互联结起来,因此善在可见世界中所产生的儿子就是太阳。最后推导出:“这个给予知识的对象以真理给予知识的主体以认识能力的东西,就是善的理念。它乃是知识和认识中的真理的原因。”(这一句话不太理解)

v 【可见世界和可知世界】由于研究是从假设出发,所以上升不到绝对原理(first principle),因此他们不具备绝对理性,而叫理智。由此,四种灵魂状态分别是:“理性”(understanding)、“理智”(thinking)、“信念”(belief)、“想象”(conjecture)。

v 哲学家的任务是超越影像,通过理念达到理念的认识。

———————————---—第七、八卷—————--------————

讲到了【洞穴说】。

v 之前提到的音乐和教育是基础教育,而关于数学方面的计算、算数;平面几何学;立体几何学;天文学等方面的教育是为了实现灵魂转向,更高阶段的教育。

v 如何理解必要的欲望和不必要的欲望

v 必要的欲望是不可避免的或有益的,欲望超过了这些要求更多的,对心灵达到智慧及节制有妨碍的等等欲望就是不必要的。如何在教育中激发必要的欲望而消除不必要的欲望?为什么那些“不必要的欲望“似乎对于一般人来说总是更有吸引力?回到“雄蜂”的例子。教育首先要营造环境,让一些“不必要的欲望“不那么地被需要。其次,关键人物的支持、引导,唤醒心灵的纯粹来对抗“不必要的欲望“

v (p 281)“灵魂转向的技巧”:它不是要在灵魂中创造视力,而是肯定灵魂本身有视力,但认为它不能正确地把握方向,或不是在该看的方向,因而想方设法努力促使它转向。

所以不管是儿童早年的音乐、体育,还是后来的算术、几何、天文学等的学习,都指向心灵秩序的恢复,使得人可以在”必要的欲望“的指导下追求善。

v 为什么这样的一种心灵训练可以导向”可知世界中最后看见的,而且是要花很大努力才能最后看见的东西“,即善的理念?为什么”善的理念”是“一切事物中一切正确者和美者的原因,就是可见世界中创造光和光源者,在可理知世界中它本身就是真理和理性的决定性源泉”(p279)

答:注意把“善的理念”、“不可见的事物”、“理性”(辩证法)以及各个阶段的学习内容、学习方法(不要强迫孩子们学习,要用作游戏的方法,308)、心灵秩序、“必要的欲望”、心灵的守卫者等概念联系起来理解。

知识是每个人灵魂里都有的一种能力,而每个人用以学习的器官就像眼睛。(p280)这样的一种心灵训练就是引导人的眼睛离开黑暗转向光明,来看到善。而为什么能导向善呢?因为假设从小就接受这样一种心灵训练,便如同释去了重负(拖住人们灵魂的视力只能看见不必要欲望的重负)。因此我们需要使各个阶段的学习内容、学习方法符合心灵的秩序,这样人的灵魂才能转向真理。

我们要去体会对话中苏格拉底人的自然天性不同阶段发展的洞察,这种洞察实际上卢梭在《爱弥儿》中有很大的接续。而现在很多的教育安排是忽略了这种天性发展的阶段特点的。

v 有一个疑问:如果我们在现实中追求这种“必要的欲望”,心灵的转向,符合天性发展的阶段特点的教育;可能会在过程中面临“忙碌”、“浮躁”的大环境。在这种大环境下,想努力实现上述理想的教育,是否会出现学生突然拥有很多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而反而陷入“不必要的欲望”的泥潭中?就比如突然给予学生很多时间空间,原意是希望学生找寻自己喜欢的,自己想要的;但是学生可能会因为突如其来的这些时间空间,而又受之前的压力、焦虑等环境影响,所以猛地放飞自我,不仅没使灵魂转向,反而带来了更多风险?

答:苏格拉底说了,自由的前提,是心灵的秩序,而不是心灵的空洞。面对大把时间无事可做的人,用苏格拉底的对话来说,是心灵的奴隶,不是自由民。

(p345)“无论在个人方面还是在国家方面,极端的自由其结果不可能变为别的什么,只能变成极端的奴役。”

0 有用
0 没用
理想国 理想国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