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能找到自我的角色,并完成出色的表演

黄一则
2020-05-25 看过

“人设”的崩塌、“形象”的毁灭......这似乎是当代明星可能遇上的最大的危机,因为大多明星总是需要在人前保持一种稳定而又值得人们关注的“形象”,但在人后的他们也是变幻莫测的感情动物。于是,由于种种原因,明星比常人会更加在意“人设”的建构,并且会在日常生活中投入更加精心设计的自我表演。而一旦有人前人后表里不一的现象出现,作为观众的人们便能更加清楚地观察到表演者的“表演分裂”。

或许从明星种种“表演分裂”的例子中,我们可以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人们对于【表演区域】的感知越来越敏感,即使在自己的实际生活当中,我们也常常在无形中划分出表演的【台前区域】和【台后区域】,并在不同的区域中与不同的对象交往。例如,客厅与卧室就是典型的代表。一般情况下,在客厅里招待客人,就像在舞台前表演给观众,表演者会试图将想要强调的【情境定义】展现出来,而尽量隐瞒住与表演出的形象不一致的内容;而在卧室与伴侣的交谈,就像在舞台后与剧班同事的对话,表演者更多进行的是【角色外的交往】,他们或是贬低不在场的观众,或是交流表演性的内容。

当然,除了在表演区域的“台前”和“台后”,围绕着表演的表演者和观众,实际上还有“剩余区域”的“局外人”。而当【局外人】突然出现在一个正在进行的、特定的表演的“台前”或“台后”时,必然会产生一种“不合时宜”的影响。这也就是为什么突然拜访的客人常常令令我们手足无措。可见,当观众有意或无意瞥见到表演者在“台后”的另一张与在“台前”不一致的面孔,或是局外人“不合时宜的闯入”,就会产生人设崩塌或形象毁灭式的【表演分裂】。

幸运的是,为了回避各种【表演分裂】,无论是表演者、观众还是局外人,都擅于运用各种【印象管理】的技巧来保证表演的顺利进行,毕竟谁都有可能会扮演这三种角色。【表演者】会采取要求戏剧表演的忠诚、纪律和慎重的防卫性措施;【观众和局外人】也会非常“识相”地在必要的时候,采取自觉回避未受邀请的区域、或以观众的身份来指导自己的行为等等保护性措施;作为回应,表演者必须十分敏感地意识到并接受暗示,并迅速地调整表演。例如,主人会精心安排好在客厅的招待程序或剧班同事,而客人也会识相地配合主人的安排而不擅自进入卧室,就算是有局外人突然到来,他也会识相地先敲门或按门铃,主人便能快速地意识到便作出招待的调整。

就像戈夫曼所提出的“拟剧理论”,人就像舞台上的演员,要努力展示自己,以各种方式在他人心目中塑造自己的形象。即使是在人们的自我呈现是以社交媒体为主流的网络时代中,行动者也总是会有意无意地运用某种技巧塑造自己给人的印象,在论坛、群聊或朋友圈,都会选择适当的言辞、表情或动作等符号来制造印象,使他人形成对自己的特定看法,并据此作出符合行动者愿望的反应。

尽管如此,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也常常出现意外的事件。或许是因为表演区域的界限愈加模糊,又或许是因为现代人所需要扮演的各种角色将受到越来越全面的检验,以至于作为表演者的我们,常常会有意无意地传达出文不对题的信息;作为观众或局外人的我们,对于角色的表演也越来越苛刻与无情无理。因此,我们常常会嘲讽被“打脸”或陷入“真香定理”的人,我们也越来越善于发掘现实生活中的“穿帮镜头”,我们总说“画人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感觉越来越看不懂现实生活中的人,更不用说千人千面的网友。

最后戈夫曼提出,如果个体在他人面前维持着一种他自己也不相信的表演,那么他就可能经历着一种特殊的【自我异化】,他对别人也就可能产生一种特殊兴致的【猜忌】。也许,这也是为什么人们需要社交与友谊的原因,人们需要一个观众来展示华而不实的自我,也需要剧班同事以获得共谋性的亲近。或许在很多时候,我们都在为他人进行自我表演,但无论是表演者还是角色,我们终会在种种戏剧效果中找到自我。

愿你能找到自我的角色,并完成出色的表演。 http://t.cn/A625QDMk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