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卡洛斯虽有银翼,但更重要的是认清自己

蝶之羽翼
2020-05-25 看过

成功回归东京中央银行的半泽直树,此次由中野渡谦行长钦点处理帝国航空重振计划,看似依旧跟前作一样,是在安排半泽处理问题企业的贷款事务,但不同于前三册的是,作者此次将政治融入其中,使得《半泽直树4:银翼的伊卡洛斯》一书展现出了不同以往的高度和深度,揭露了政治家们对金融市场的利用与操纵,可谓是直指社会政权阴暗面。

身为事件主角的帝国航空,在整个过程中既是受害者也是受益者。之所以说它是受害者,是因为帝国航空被以白井、箕部为首的进政党当作炫耀自己业绩的工具,毫无疑问,白井一行人的所作所为绝非是以振重振帝国航空为第一要务,他们所做的是将企业的命运当做政治工具利用,他们所追求的是一种因搞不清楚状况而出现的正面社会舆论,借此努力往自己脸上贴金,尽此而已。

而之所以会说帝国航空也是受益者,是因为它始终有半泽直树这些真心希望其振兴起来的银行人相伴,努力帮其出谋划策,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帝国航空也的确有所成长。

正是因为半泽直树等人的主动出击,使得帝国航空认清了自身存在的问题。最初业绩恶化的帝国航空对外界援助始终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毫无危机感可言。在他们看来,事业计划只不过是他们从金融机构获取贷款的一个工具,至于履行计划内容、达成计划目标什么的,压根没有那么重要,反正无论是否达成,都可以用“承担社会责任为由”要求政府出面为其解决问题。

而现实却是,宪民党政府此时已是强弩之末,自己的执政党地位都要保不住了,根本无力出手相助,若是动用公共资金尽心协助,只会进一步引起民愤。而无论是东京中央银行还是开发投资银行,都因其长期赤字,拒绝继续向其贷款。美梦的破碎使帝国航空不得不面对现实,接受半泽直树给予的振兴方案。

而相比帝国航空重振特别调查委员会那帮专家,半泽直树他们无疑更看重的是企业自身的成长与革新,所谓让银行放弃七成债权,一方面是在以一己私利扰乱当下的金融秩序;另一方面,这种做法无疑只是从表面上减少企业负担,看似有将岌岌可危的帝国航空从悬崖边上拉回来,但实际上只会让他们继续抱着“不用自己努力,反正有人帮自己擦屁股”的幻想。

而半泽直树所做的则是让其直面自身问题,想要活命就必须下定决心去除那些阻碍企业健康的毒瘤,特别是帝国航空有能力自己解决这一问题。这个过程必然痛苦,但唯有这样才能彻底优化企业内部存在的弊病机制,使其焕发新的活力,

相比给予帝国航空伪善“溺爱”的进政党,半泽直树给予他们的则是面对困境的自信和勇气。

有关政客和金融的关系,无疑是本书探讨的重要议题。事实上,要想像进政党说的那样“彻底切断金钱和政治之间的瓜葛”,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政治活动往往也需要大量的资金运转,同时也需要给予对方好处,以获得更有权威者的支持。

只不过,既然走进了这个灰色地带,就要把握好其中的度,毕竟欲望也有大小之分,人如果抱有不切实际的欲望,就会很麻烦。没有金刚钻硬要揽瓷器活,肯定力不从心,把事情搞砸。同时,这也需要踏入其中的人做好随时因“黑幕”遭遇披露而受到牵连的心理准备,毕竟很多时候,风险与机遇并存,光看到其中的一面显然是不合理的。

同时,小说的后半部分也对一直以来的旧T和旧S不合的问题症结进行了解答。旧东京第一银行在合并之前,存在着大量问题信贷,而为了合并后旧东京第一银行行员们的未来,牧野副行长选择借由自杀将事实真相隐瞒下来——这正是本书开篇两封遗书的由来。

然而,这种将问题带进坟墓里隐藏起来的做法,无疑是自欺欺人罢了,毕竟问题始终是问题,并不会因为逃避和掩藏而消失,在出现错误的时候,不先好好反省,而是想着掩盖丑事,想着如何将责任转嫁给他人,无疑是可耻,也是可悲的。毕竟我们所守护的“信用”,并非通过简单遮盖眼下的不足,就能轻易守住的,同时它还需要承认错误的勇气,唯有真挚坦率地说明一切,切实负起肩上的责任,才是最好的出路。

值得一提的是,《半泽直树4:银翼的伊卡洛斯》题目中的伊卡洛斯,指的是希腊神话中代达罗斯的儿子,与代达罗斯使用蜡和羽毛造的翼逃离克里特岛时,他因飞得太高,双翼上的蜡遭太阳融化跌落水中丧生,被埋葬在一个海岛上。

伊卡洛斯的故事无疑预示着人要在现实中找准自己的定位。“你飞行的高度要介乎高与低之间。”这是代达罗斯在飞行前对儿子千叮万嘱的,而伊卡洛斯在体验到飞行的快感和乐趣后竟忘了父亲的叮咛,令他误以为自己是天神,忘记了身为普通人类的本性是无法逃脱的。而这无疑也正是半泽直树系列想要传递给读者的东西。

毫无疑问,半泽直树系列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男人关于自己内心的坚守,以及对正义的追求,无论周围环境如何,半泽直树都能找准自己的位子,脚踏实地,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半泽直树 4的更多书评

推荐半泽直树 4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