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高智商,吾更爱傻瓜

桃花石上书生
2007-12-17 看过
那本来可以是夫妻一起去面对的事情。风雪之夜,年轻的妻子产下一子一女,儿子平安健康,女儿患有唐氏综合征(先天性弱智)。身为医生的丈夫叫人把女儿送走,骗妻子说只有儿子平安出世,女儿出生就死了。他以为这样就保护了妻子。妻子因失去一个孩子受到忧郁症的折磨,丈夫则被巨大的秘密折磨。挫折转化成距离感,转化成巨大的隐痛,伴随这家人一生。
医生是叫诊所里一个忠诚可靠的护士卡罗琳把女儿送到“智障人士之家”的。可是看到这里的悲惨景象,护士不忍心。她没有考虑太多就收养了这个智障的女婴,起名叫菲比。
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菲比在长大。卡罗琳也曾经认为自己一时冲动,会终生被拖累,但她欣慰地发现,天真可爱的菲比给她太多快乐,太多成就感,一言难尽。她和自己的丈夫也是因为菲比而认识的。她确实很“笨”,自讨苦吃,但是她获得的,岂止是一个养女,和一份爱情。
这本书写得质朴动人,触及很多根本性的家庭问题:秘密让家庭疏离;丈夫过度保护家庭反使感情破裂;妻子寻找独立;儿子挣扎成长。就像《华盛顿邮报》说的:“让你看到一段建立在童话般爱情基础上的婚姻,如何被最世俗的处世哲学扯成碎片。”

不过,我更愿意从另一个方面来谈这个故事,就是,怎么做才算对,才算有 “人生智慧”呢?
试想,若是医生尊重现实,选择面对苦难,把菲比留在家里,这个家庭一定会更稳固、更快乐。皆因一时软弱,一念之差,抛却了重大的责任,换来的是一辈子的沉默和内疚。
试想,若是护士不因一点善心,一念之差,收养了她一直默默爱着的男人的女儿,她的枯燥乏味的生活,不可能从此改变。她不会从羞涩的小护士,变成为智障人士的权利奔走的斗士,更不会成为一个内心平静丰足的母亲和妻子。
读下来,总觉得这个智障女孩菲比,比起她饱受折磨的亲生父母,反倒算有人生智慧的。她天真,直观,没有复杂的心机。她对生活没有太多期待,心中有美好的感情,能够感受大自然的美,会唱歌,会织围巾。就算学什么比别人都慢都辛苦,她也尽心去学了。她受了基本教育,可以挣钱养活自己。
菲比的生身父母和哥哥都是高智商人士,在各自领域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但若论到“幸福”,却都有点不好说了。她父亲因为始终坚守这个秘密,和家人越来越疏远。最终婚姻破裂,只是因为他遇到一个和菲比同岁的问题少女。他执意要收养这个少女,这可能是他赎罪的方式,但是没有人能理解,只好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他做为一个出色的医生和摄影家闻名于世,可是内心的坚冰永远无法破解。在他去世之后,护士卡罗琳把菲比的事告诉了菲比的母亲和哥哥。他们得知她的存在虽然也惊喜,但多少有点担心她会拖累他们。可是见面时,菲比自豪地说,她才不会和他们住在一起,因为她要结婚了。她坚定地拉住护士的手说:“这才是我妈妈。”生不是恩情,养育才是恩情。菲比很懂道理。这让母亲和哥哥都为之感动,并隐约有点羞愧。
 “最伟大的诊所作家”奥里弗•萨克斯在他的名作《错把妻子当帽子》里面,把四分之一的篇幅留给了这些“率真、透明、完整和尊严”的弱智者:
 “他仍然是人,一个本质意义上的人,尽管他的抽象和命题能力受到了破坏,但他具备人所具有的所有道德力量和丰富的想象力。”
《错把妻子当帽子》里面,“弱智者的世界”的第一篇,是献给一位叫丽贝卡的患唐氏综合征女性。丽贝卡内向自卑,当萨克斯医生第一次见到她,也认为她是一个十足的笨蛋。可是再次给她看病时,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丽贝卡坐在诊所外面的长凳上。“她正凝视着四月的绿叶,明显地流露出快乐的神情,脸色安详且略带微笑。”医生好奇地和她交谈,出乎意料地,发现了她所具有的诗意沉静的内心世界,和虔敬优美的宗教情感。“我一定要拥有意义。我热爱戏剧。”祖母去世后,在悲伤中迅速成长的丽贝卡拒绝上班,想去剧团工作,她坚定地对医生说。在医生的帮助之下,她得到了去剧团工作的机会,过得充实而快乐。
由此还想起《三联文化周刊》十月份对门萨俱乐部的专访。这是一个号称为在人类智商排行榜前2%的人设立的俱乐部,入会需做智商测试。试题举隅:“在1到100之间有多少个9?”“图里有几个长方形?”……看得我张口结舌,也罢,笨自己的,让聪明人去绞尽脑汁吧!记者提到一个聪明人拽住他,让他“随意写下横4竖10共40个数字,之后盯着密电码般的数一会儿眉头紧缩,一会儿东张西望,2分钟后,默写起来,丝毫不差。”——我承认此人有很好的记忆力,可这作为游戏就很不怎么样了:既不互动,也不好玩,纯属表演……照文章来看,这些高智商人士似乎都在很高调地摆出谦虚姿态。其中当然也有网络红人145,她对照片登上《三联》一定很有成就感吧。
“我崇拜你,”小王子耸耸肩说,“可是这有什么让你觉得有趣的地方呢?”(引自童话《小王子》)

智商,就像一切可以量化的东西一样,其意义在现代社会被抬得太高了!聪明的现代人倾向于把人折合成数字,迅速估算其价值,迅速安排到各个位置。
(“大人们就是喜欢数字!”小王子说。)

然而拥有无可置疑的高智商的爱因斯坦却说,最终决定一个人成就大小的,大概不是聪明程度,而是他的temperament(气质,性情)。
中国有句古话叫“大智若愚”。抛开这个词的厚黑内涵,简单来说,“大智”和“愚”是有相通之处的。首先都很难数据化。其次表现形式会接近:拥有内心的真实,本我、自我和超我不是很分裂。
从幸福程度来说,是否有高智商,不算多大事儿,做一个“本质意义上的人”,拥有道德力量和丰富的想象力,才是顶顶重要的。比起汲汲营营的“145”们,也许还是菲比和丽贝卡的生活更好,因为他们虽然没有高智商,却拥有丰足而完整的自我,没有谎言、秘密和悲哀的自我。
再说,傻瓜的人生真的那么糟吗?萨克斯医生描述这些弱者者的世界说: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表示,就不得不使用‘具体’这个词——他们的世界清晰,热情,细腻,然而迟钝,所有这些全是因为它是具体的:它既没有因为抽象而变得复杂化、淡化,也没有因为抽象变得一体化……”

吾爱高智商,吾更爱傻瓜。

http://gallimard.blogcn.com/index.shtml
368 有用
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4条

查看更多回应(124)

不存在的女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存在的女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