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宿命还是蝴蝶效应?《逆时侦查组》给了我一个闪亮的答案

己莫为OQ
2020-05-16 看过

在推理小说的分门别类当中,有一种相对新颖的类型——科幻推理(或称SF推理),它的特点是利用独特的世界观作为创作基点,在作者自成一套的逻辑脉络中完成“搜证、分析、解谜”的步骤,并最终找出真相,为读者呈现一场创造力与想象力并存的头脑风暴。

日本有不少这方面的优秀作品,代表作品有西泽保彦的《死了七次的男人》、山口雅也的《活尸之死》等等,不作赘述。但反观国内,同时兼有科幻或奇幻外壳以及严谨逻辑内核的优秀推理作品却不常见,个人认为,张小猫的这部《逆时侦查组》很好地补充了国内推理圈中这一类型的空白。

和很多科幻推理一样,《逆时侦查组》也拥有一个独特的世界观: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时间循环的现象,这种现象会不定期发生,发生时,会以一日为单位,循环五次,普通人对循环当中的前四次毫无印象,只有第五次发生的事情才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历史”。

我们的主人公,刑警路天峰却是可以感知到时间循环的特殊人类,这种超能力让他在多次大案中未雨绸缪,成为神探。但,最近出现的连续杀人案中,自称X的凶手竟然也利用了同样的超能力作案,令一般刑警苦无对策,路天峰临危受命,力求在这一场时间循环的角力中找出真凶。

这就是《逆时侦查组》的故事背景,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故事的世界观立足点“时间循环”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相反,关于“时间循环”的优秀小说和影视作品都不少,所以我在刚开始看的时候,并没有特别期待,但《逆时侦查组》的完成度却让我喜出望外。下面我将简单说一下,我认为这部作品优秀的地方在哪几个方面

(下文涉及小量剧透,但不影响读书观感,如对剧透慎之又慎者可以选择阅读作品后再看)

一、“宿命论”与“蝴蝶效应”的完美结合

无论是时间循环,还是时光倒流,只要涉及到时间,总离不开两种观点:一种是宿命论,即无论你做任何努力,历史的洪流是不会改变的,你的命运也只能按着既定的轨道进行;另一种则是蝴蝶效应,原话大概是南美洲的一只蝴蝶扇动几下翅膀,就可能引起美国的一场飓风。蝴蝶效应说明万物皆有联系,你只要改变其中一件事的结果,就会引发连锁效应,造成无法预测的后果。

这两种观点,一个主张你改变任何事情,最终事情都不会改变,另一个主张你改变了一个事情,那所有的事情都会发生改变。它们看似一对无法调和的矛盾,你也鲜少看到有什么作品能将两种观点结合。但《逆时侦查组》做到了,因为主人公在“时间循环”的经历中,摸索出一种崭新的观点——“弹簧效应”(文中的另一说法为“命运惯性”),即事情的发展轨迹是比较稳定的,一些旁枝末节的事情即使变化了,也不会改变它的轨迹,这就是宿命论的主流观点。但如果你找到了决定事情发展轨迹的关键变量,只需要轻微的改动,也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理论很好解决了故事中情节发展的逻辑问题,同时也具有一定现实意义,我甚至认为,它是对一直以来被人误解的蝴蝶效应一个有益的补充,试问蝴蝶扇动翅膀这么小的事,真的能变成飓风吗?以往我可能觉得这有点不切实际,但看完这篇小说后,我释然了,“蝴蝶扇动翅膀”是“形成飓风”这个事情的关键变量,它虽然小,却可以左右大局,相反,即使派二十架阿帕奇直升机去南美洲巡航也不会形成飓风,因为它虽然阵仗很大,却不是“形成飓风”的关键变量。

《逆时侦查组》利用一个概念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合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单凭这点,就值得为作者点赞。

二、聪明人,才能写出聪明人之间的智斗

时下很多小说,为了凸显主角智慧超群,常常会为其增加很多附加属性:语速极快,出口就是专业语言、智商超绝、性格乖张等等,这些固然可以为主角加分。但更多时候我看到的,却是这些在作品中出类拔萃的“聪明人”总会做出一些普通人都不会做的犯傻行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前面的加分项就会突然变成减分项了。

所以,在我心目中的“聪明人”定义,不是这些标签化的东西,而是他的硬实力。这里不得不提另一部国内的优秀作品《死亡通知单》(现在好像改名为《暗黑者》?),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内看到令人血脉贲张的聪明人之间的决斗,无论是正派反派,无一不是步步算计,临危不乱,这才称得上真正的聪明人。

聪明人,首先是社会人,每一个聪明人都会有他的社会属性,是警察?是总裁?是科研精英?还是黑帮一霸?聪明人行聪明事,关键在于找到这个人的社会属性是什么?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就会用一种怎样的方式去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无论他解决的方式是不是正道,有没有风险,但肯定是基于他身份的最优选择。

在《逆时侦查组》中,主角路天峰沉着冷静,遇到X在时间循环中制造的种种变数,随机应变,做出最合理的改变,他是聪明人。文中另一位重要角色骆腾风,身为企业总裁,用人之道高明,通过察言观色,能把对方看透,态度彬彬有礼,说话却绵里藏针,他是聪明人。女主角陈诺兰,面对男友路天峰在任务中突然出现,能装作若无其事,将满腹疑惑藏在心底而不暴露半分,她也是聪明人。就连小配角张文哲,看上去小混混一个,却城府颇深,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何时进退,他还是聪明人。

真正的聪明人,未必要出口成章,也未必要智商爆表,但他必须在最恰当的时候做最恰当的事,这是生活阅历和社会经验长期积累的成果,不是靠着作者自娱自乐的想像就能写出来的。

恰恰因为《逆时侦查组》里充满了聪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和算计。才让故事始终保持着极高的阅读流畅度和良好的阅读体验。

三、找出变量,兴许会成为一种崭新的逻辑推演方式

即时本人是奎因的死忠粉,对奎因式的逻辑推演相当着迷,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奎因那种高度唯一性的逻辑思考方式在现实中是行不通的,为什么奎因能在小说纷繁复杂的线索中能理出一条指向分明,逻辑严密,环环相扣的推理线来?那是因为作者在故事下笔之初,这条线就已经规定好了,他要做的只是把这条线藏在小说里。但在现实中,事物的发展并非一成不变,逻辑分析往往只能给出不同的假设方向,因此,另一部分以逻辑见长的推理小说,往往靠着主人公的灵光一现,找出一个很有可能的假设,再去做证明题,但每每看到这种结局,我都会觉得有碰运气的成分在里面,虽然你的假设很合理,但它的其他可能性,作者碍于篇幅,往往是视而不见的。

刚才也说过,《逆时侦查组》中的“弹簧效应”理论要求主人公在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线索当中找出关键变量,而这种不拘泥于细节,而从整体布局上找出关键点的思考方式,会不会更适应这个迅息万变的时代呢,当唯一性推理体系和假设性推理体系作品都已经被写满的今天,这种更大局更讲求整体性的变量型推理作品会不会是一种新的创作思路呢?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玩味和思考的命题。

《逆时侦查组》不单创造了新的世界,也很可能创造出一种新的方向,让人不禁期待其后续作品的发展。

诚然,没有作品是完美的,《逆时侦查组》也存在着一些缺点,比如搜证方式比较单一,线索铺陈以口述为主,缺乏变化。故事背景为新药研发,但没有带出更大的社会性主题等等,但我依然觉得,这是一部用心的作品,一部成功的作品,一部值得向大家推荐的作品。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逆时侦查组的更多书评

推荐逆时侦查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