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版是剽窃译本

cozy
2007-12-13 看过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dropin.org)(xys-reader.org)◇◇

  《影响力》遇窃记

  张力慧

  我是92、93年的时候第一次读到《影响力》原著的。当时我在斯坦福大学读
博士学位,选修了一门叫“组织行为”的课,《影响力》就是这门课的教材。
《影响力》虽然是一部严谨的学术著作,却写得通俗易懂,生动活泼,非常引人
入胜,让人一拿起来就放不下,给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几年后,我想翻译
一点东西,马上想到了这本书。该书作者、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心理学系的罗伯特
·西奥迪尼教授得知我的想法后,建议我翻译将于2000年6月出版的第4版
《Influence: Science and Practice》,并给我寄了一份第4版的校样。2001年
12月,该书中译本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推出,定名为《影响力:你为什么会说
“是”?》。

  《影响力:你为什么会说“是”?》出版后,得到不少好评,很多读者都很
喜欢。有意思的是,2006年夏天,市面上又出现了一本《影响力》,也是罗伯特
·西奥迪尼所著,但是由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师陈叙根据1998年的《影响力》第
3版翻译、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与第3版相比,作者在第4版《影响力》中补充了一些心理学研究领域的最新
成果,加入了来自政界、娱乐界和其他社会生活领域的最新案例和图片,使内容
更加新颖丰富;又对文字作了一些删改和润色,使语言更加精炼流畅。此外,作
者还在第4版中将每一章分成了更多小节,每一节加上了醒目的标题,使全书结
构更加清晰明朗,进一步提高了该书的可读性,这也是作者本人对这个版本最为
喜爱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我对在已经有第4版《影响力》中文译本的情况下
还去翻译《影响力》第3版的做法不太以为然,不过也只能一笑置之。真正让我
大吃一惊的,是人大版《影响力》的“翻译”,从头至尾都抄袭了我的译本。

  第一页上的疑点

  人大版《影响力》的第一页读起来就不对劲。平心而论,人大版第一页的翻
译与我的翻译还是有所不同的,但有些类似之处却实在是很刺眼。比如说,第一
章第二段第一句话的原文是,She scribbled an exasperated note to her
head saleswoman,我翻译成:

  “她气急败坏地写了一张纸条给负责的售货员,”

  这个翻译跟原文是有些出入的。原文的直译是“她草草写了一张气恼的纸条
给负责的售货员”,但我觉得“气恼的纸条”听起来有点别扭。为了用一种更符
合中文语言习惯的说法来表现出“她”的气恼,我思考良久,决定使用“气急败
坏”这个词。这样翻译以后,原文的意思是表达出来了,但我把本来是修饰纸条
的形容词“气恼”改成了修饰写纸条的动作的副词“气急败坏”。这是一种具有
非常明显的个人风格的不常见的翻译方法。有趣的是,人大版也这么翻译了:

  “她气急败坏地给负责的售货员写了一张字迹潦草的纸条,”

  再看第三段第二句话。原文是I thought I knew what had happened but
told her that…… 这句话的直译是“我想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告诉她说”。
我出于个人的审美习惯,决定将这句话断成两句,并使用“一听就知道”这样的
说法来加强语气。我的翻译为

  “我一听就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但我告诉她……”

  有意思的是,人大版同样做出了这两个决定,其译文为:

  “我一听就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但我却告诉她……”

  人大版的翻译和我的翻译的唯一差别,就是加了一个“却”字。

  第三段中再下去几行也同样可疑。原文有这么一句话, They spend much
of their time tending, warming, cleaning, and huddling the young
beneath them。我将这句话翻译成:

  “它们喜欢把儿女们藏在自己的翅膀底下,而且花很多的时间把它们弄得暖
暖和和,干干净净。”

  这个翻译在直译的基础上进行了相当自由的发挥。原文的直译是,“它们花
很多时间照顾、温暖、清洁、拥抱自己身体底下的小火鸡。”我出于个人的审美
习惯,做出了三个决定:(1)调换了“护在身体底下”和“照顾、温暖、清洁”
这两层意思的顺序;(2)因为觉得“照顾”这个意思已经很明显地体现出来,
在最后的译文中略去了“照顾”这个词;(3)将“温暖、清洁小火鸡”译成了
“把它们弄得暖暖和和,干干净净”。凑巧的是,人大版的翻译也做出了同样三
个决定。人大版的翻译是,

  “它们会把小火鸡拢在身下,而且花很多时间将它们弄得暖暖和和,干干净
净的。”

  再举几个例子。

  每一个对中文和英文这两种语言有比较深的了解、尤其是有过从事翻译工作
经验的人都知道,因为中英文之间的差别相当大,不同译者在将同一句英文翻译
成中文时,选择的词汇和句式通常都不一样。何况我在翻译《影响力》上花费了
很多心血,很多译法都经过再三斟酌,在对原文直译的基础上进行了非常灵活的
发挥,因此也打上了明显的个人烙印。这些有强烈个人风格的译法,接二连三地
出现在别人的译本中是相当可疑的。

  当然,仅凭在第一章第一页上读到的几段话,我还不敢断定人大版抄袭了我
的翻译。但再继续读下去,我对这一点就没有任何疑问了。如果说他们在抄袭第
一章第一页时还有所顾忌,还花些时间遮遮掩掩的话,随着书的页数渐渐变大,
他们越来越肆无忌惮,花在遮遮掩掩上的时间越来越少,译文与我的译文也就越
来越像了。请看下面3个例子。

  例1:

  [原文,第27页第2段1-4行]

  Of course, the power of reciprocity can be found in the
merchandising field as well. Although the number of possible examples
is large, let’s examine a pair of familiar ones deriving from the
“free sample.”

  [我的翻译,社科版第36页第2段1-2行]

  当然,互惠原理在商业界大显神威的例子也是多得不胜枚举的,这里我们可
以来看几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与“免费试用”有关的例子。

  [人大版,第40页倒数第1段1-3行]

  当然,互惠原理在商业领域大显神威的例子也是多得不胜枚举的,这里我们
可以来看几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与“免费试用”有关的例子。

  [评论]

  原文直译是“当然,互惠原理的威力在商业界也找得到。虽然可能的例子非
常多,让我们来检视几个来自“免费样品”的熟悉例子。”我出于个人喜好,做
出了下面的决定:

  (1) 将两个句子并成了一个句子;
  (2) 使用了“大显神威”、“不胜枚举”等比较特别的词汇;
  (3) 将“免费样品”译成了“免费试用”。

  人大版跟我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决定,其译文跟我的几乎完全一样,唯一的不
同是把“商业界”改成了“商业领域”。

  例2:

  [原文,第41页倒数第1行,至第42页第4行]

  Well, if it is your feeling that a fine set of encyclopedias is
not right for you at this time, perhaps you could help me by giving me
the names of some others who might wish to take advantage of our
company’s great offer. What would be the names of some of these
people you know?

  [我的翻译,社科版第51页第3段4-5行]

  既然你目前不需要这一套精美的百科全书,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几个熟人的名
字?这对他们来说也许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呢。

  [人大版,第58页第2段5-7行]

  既然目前你不需要这一套精美的百科全书,那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几个熟人的
名字?对他们来说,也许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呢。

  [评论]

  原文直译是“如果你觉得目前不需要这一套精美的百科全书的话,也许你可
以帮我一个忙,给我几个可能希望利用这个好机会的人的名字。请问他们的名字
是什么?”我为了将这几句话翻译得通顺、简洁,将原文中的几个短句完全打乱,
然后再重新组合,完成的译文的句式和语序都和原文完全不一样。奇怪的是,人
大版也做了同样的处理,译文跟我的翻译几乎完全相同,只是加了两个无关紧要
的虚词(“那”和“正”)和一个逗号,去掉了一个字(“这”),调换了三个
字的顺序(将“你目前”改成“目前你”)。

  例3:

  [原文,第153页第4段第1-4行]

  Although lost in the welter of commentary following the tragedy, Dr.
West’s observation, together with what we know about the principle of
social proof, seems to me quite important to a satisfactory
understanding of the compliant suicides.

  [我的翻译,社科版第163页第2段第1-2行]

  虽然悲剧发生后人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我认为韦斯特博士的观察,以
及社会认同原理,对我们圆满地解释这一场依从性自杀非常重要。

  [人大版,第193页第2段第1-3行]

  虽然悲剧发生后人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我认为韦斯特博士的观察以及
社会认同原理,对我们圆满地解释这一自杀事件非常重要。

  [评论]

  虽然人大版比社科版少了一个逗号,将社科版的“这一场依从性自杀”改成
了“这一自杀事件”,但其与社科版的相似之处还是触目惊心的。很难想象另一
个译者也会使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来翻译“lost in the welter of
commentary”,也会使用“圆满地解释”来翻译“满意的理解”。此外,我的翻
译中有一个纰漏,将原文中泛指的“依从性自杀”翻译成了特指的“这一场依从
性自杀”;人大版也照抄不误,使用了特指。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培生教育集团也将Influence: Science and Practice
译成了中文。由于他们的翻译工作是独立完成的,他们的译文与我的译文完全没
有这样的相似之处。比如说,刚才举的三个例子,台湾版就是这样翻译的:

  例1:

  [台湾版,第47页第1段1-3行]

  当然,在商品行销的领域里,也看得到礼尚往来原则的威力。虽然实例不胜
枚举,不过在这里我们只举一、两个大家熟悉的例子。

  例2:

  [台湾版,第67页第2段第4-7行]

  好的,如果您觉得目前暂时用不到这套精美的百科全书,您也许可以帮我个
忙,推荐一些可望在敝公司巨大优惠中获益的人。您的亲友当中也许有人会乐意
参考,请问他们的大名是……?

  例3:

  [台湾版,第201页第1段,1-2行]

  魏斯特的研究心得加上我们所知的社会保证原则,似乎颇能合理地解释服从
性的自杀行为。


  人大版中还有大段大段与我的翻译几乎一模一样的文字,这在书的后半部分
和注脚中尤其常见。这里仅举一例(方括号中是两个译本的不同之处):

  [社科版,第25页,注脚]

  有些社会组织[把]这条原理正式地列入了他们的典礼和仪式。比如[说]在巴
基斯坦和印度的部份地区就有一种被称为“凡顿班济”的制度化的礼物交换风俗。
古德纳是这样评论这种风俗的[(Gouldner, 1960)]: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制度刻意避免消除所有的负债感。因此,在一个婚礼上,
当离开的客人收到糖果作为礼物时,女主人会先称一些糖果拿给他们,说,“这
五个是给你的,”意思是说:“这是对你刚才给我的礼物的答谢,”然后再加上
一些额外的糖果说,“这些是我的。”那么在下一次送礼的场合,她就会收到对
这些额外的糖果的回报,再加上一些别的礼物。而她以后又要回报这些别的礼物。
这样一直继续下去,无穷无尽。

  [人大版,第30页,注脚1]

  有些社会组织[将]这条原理正式地列入了他们的典礼和仪式。比如在巴基斯
坦和印度的部份地区就有一种被称为“凡顿班济”的制度化的礼物交换风俗。古
德纳[(1960年)] 是这样评论这种风俗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制度刻意避免消除所有的负债感。因此,在一个婚礼上,
当离开的客人收到糖果作为礼物时,女主人会先称一些糖果拿给他们,说,“这
五个是给你的。”意思是说:“这是对你刚才给我的礼物的答谢。”然后[,]再
加上一些额外的糖果说,“这些是我的。”那么在下一次送礼的场合,她就会收
到对这些额外的糖果的回报,再加上一些别的礼物。而她以后又要回报这些别的
礼物。这样一直继续下去,无穷无尽。[——作者注]


  一种奇怪的现象

  人大版的翻译中还有一种奇怪的现象。请看下面这段人大版的原文及其翻译:

  [人大版原文,第152页 第2段第6-9行]

  There, the people’s Temple existed in relative obscurity until
November 18, 1978, when four men of a fact-finding party led by
Congressman Leo J. Ryan were murdered as they tried to leave Jonestown
by plane.

  [人大版译文,第191页 第2段第5-9行]

  那时,人民圣殿组织的存在并不为世人所知,直到1978年11月18日, 当国
会议员利奥·赖安率领调查组的三名成员以及这个组织的一名叛逃者在乘飞机逃
离琼斯城遇害时,人民圣殿组织才引起了外部世界的注意。

  原文是说“当国会议员利奥·赖安率领的四人调查小组”,为什么被人大版
自作主张地改成了“调查组的三名成员以及这个组织的一名叛逃者”呢?只要看
一看我的翻译和原文就知道了:

  [社科版译文,第161页倒数第1段至第162页第1行]

  开始的时候,人民圣殿的存在并不为世人所知。但在1978年11月8日, 从加
州去圭亚那对这个组织进行调查的国会议员利奥·赖安,他率领的调查组的三名
成员,以及一名这个组织的叛逃者,在试图乘飞机离开琼斯城时被害,人民圣殿
组织才引起了外部世界的注意。

  [社科版原文,第130页第4段第5-8行]

  There, the people’s Temple existed in relative obscurity until
November 18, 1978, when Congressmen Leo R. Ryan of California (who had
gone to Guyana to investigate the cult), three members of Ryan’s
fact-finding party, and a cult defector were murdered as they tried to
leave Jonestown by plane.

  我的翻译中说“他率领的调查组的三名成员,以及一名这个组织的叛逃者”
是因为我的原文如此。如果人大版的译者是根据自己的原文翻译,而不是抄袭我
的译文的话,实在无法解释他译文中“调查组的三名成员以及这个组织的一名叛
逃者”是从哪里来的。当然,除了这个最大的漏洞之外,人大版的翻译与我的翻
译的相似之处也是一目了然的。

  类似的例子在人大版的译文中还有很多。作者在写第四版时加了几个字,应
该是出于让行文更流畅、信息更丰富之类的考虑,没想到也给抄袭者布下了始料
未及的陷阱。

  顺便提一句,有时候作者也在第4版中删掉了第3版中的某句话。此时人大版
的翻译有两种做法:(1)没有发现自己的原文与社科版原文的不同,因此译文
中也缺该句话;(2)发现了自己的原文与社科版原文的不同,因此自己将那句
社科版原文中没有的话翻译出来。当采取第二种做法是,因为没有社科版的译文
可抄,有时候犯下非常可笑的错误。这里仅举一例:

  [人大版原文,第121页第2段最后两行]

  The teachings of the Guardians were loosely linked to traditional
Christian thought. No wonder that one of the Guardians, Sananda,
eventurally “revealed” himself as the current embodiment of Jesus.

  [人大版第157页最后一行,第158页前两行]

  总的来说,护卫神的教义与传统基督教思想有些松散的联系。其中一个叫萨
南达的灵异最终透露说耶稣是他目前的化身。

  [社科版原文,第105页第4段最后一行]

  The teachings of the Guardians were loosely linked to traditional
Christian thought.

  [社科版,第133页第2段最后一行]

  大体上来说,护卫神的教义与传统基督教思想有些松散的联系。

  因为社科版原文中没有“No wonder that one of the Guardians, Sananda,
eventurally “revealed” himself as the current embodiment of Jesus”,
人大版自己翻译了这句话,结果把意思完全搞错了(原文的意思是说萨南达认为
自己是耶稣的化身)。让人不禁要想,如果没有社科版的《影响力》作“参考”
的话,人大版的《影响力》不知道会翻译成什么样子。


  走上法庭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网站上专门对人大版《影响力》和社科版《影响力:
你为什么会说“是”?》进行了比较,其中第6条是,“人大版《影响力》特别
邀请……清华大学经管学院营销专业陈叙老师进行翻译,译文准确、流畅,适合
国内读者的阅读习惯”。人大版《影响力》的“译者致谢”中说:“一本书的问
世,离不开大家的共同努力。身为译者,我所做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在翻译的过
程还有许多人给予了支持和帮助。为此,我要特别感谢……。”我注意到被感谢
的人中没有我的名字。

  我是在去年8月的一个周末发现人大版《影响力》抄袭我的译作这一事实的。
在最初的震惊和愤怒之后,我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行动计划。今年10月,我在北
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对陈叙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提出了起诉,告他们抄袭我
翻译的《影响力》,侵犯了我的著作权,要求他们登报赔礼道歉,收回并销毁他
们已经出版发行的《影响力》,不得再版、重印、发行,并赔偿我经济损失
500,000元。之所以拖了一年多的时间才走上法庭,不是因为我对这件事情有什
么犹豫,而是因为人大版《影响力》抄袭我的译作的证据实在太多了。为了让法
庭对他们抄袭我的译作的深度、广度以及恶劣程度有比较全面的了解,我和我的
律师有大量工作要做。有些朋友读了这篇遇窃记的初稿后,认为这篇文章可能会
给读者留下错误的印象,以为人大版《影响力》只是小打小闹地抄了几段。但我
想一篇短短的文章也只能做这么多了。人大版《影响力》抄袭我的译作的例子,
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十个八个,甚至不是一百个两百个,而是几乎每一段中都
有,每一页上都有好几个。要把这些例子全部列举出来,不是一篇文章可以做到
的,而是必须写一本厚厚的书。所幸我们已经完成了将全部证据整理归类的工作,
将工作的结果交给了法庭,希望法庭能够据此做出公正的裁决。

  诉状交上去之后,完成了一件想做也应该做的事情,我的心情轻松了很多。
今天把这一切写下来,是为了分享我这一年的心路历程,也是想邀请更多的朋友
来关注这件事未来的发展。谢谢你的关注。

(XYS20071211)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dropin.org)(xys-reader.org)◇◇
17 有用
0 没用
影响力 影响力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影响力的更多书评

推荐影响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