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更自由?

妙荔
2007-12-13 看过
弗里德曼在绪论中所写的是那么激荡人心。

“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这是肯尼迪总统当年十分著名的一句话,同时也是争论颇多的一句话。

弗氏指出,“这句话在整个句子中的两个部分中没有一个能正确地表示合乎自由社会中的自由人的理想的公民和它的政府之间的关系。家长主义的‘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意味着政府是保护者而公民是被保护者。这个观点和自由人对他自己的命运负责的信念不相一致。带有组织性的,‘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意味着政府是主人或神,而公民是仆人或信徒。”

那么我们要问的是什么?作为自由人,他会问:“我和我的同胞们能通过政府做些什么”。这里已经很清晰地界定了政府和个人之间的关系。既不是家长主义的,也不是神人主仆的。只可惜当今世界各国多数都属于这二者之一。

弗氏在绪论中也开宗明义地表明了此书的观点,他主张一个完全自由的经济制度,通过市场和私人企业来完成经济活动,而政府,只是一个规则的制定者和裁判,必须远离市场。政治力量一旦加入经济力量,权力的集中几乎就是不可避免的。把二者分开,则能成为相互制衡的牵制物。弗氏专门辟出一章(第二章自由社会中政府的作用)阐明政府在社会中最宜居处的位置。

 

货币控制与汇率

在经典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学教材中,对美国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的定论是资本主义经济基本矛盾所致。而弗氏认为,这次大萧条不是因为“私有制经济的任何固有的不稳定性”,而是由于政府管理不当所致。他认为,黄金本位是一种不够文明的货币制度,而“文明的”货币制度自然是非商品本位的信用货币制。但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所控制的中央银行往往会成为政府手中窃取国民财富的工具。而一旦中央银行被控制在几个大财阀手中,那么可想而知,整个国家经济受到严重威胁。

这似乎是一个近乎两难的选择,究竟是让政府垄断还是私人垄断?弗氏本人说过,在国家垄断,工会垄断和私人垄断三者之间,“三害”相权取其轻,私人垄断危害是最小的。

但是在近期畅销的《货币战争》一书中,我们会惊讶甚至惊喜地发现:哇,原来美联储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中央银行,而是被几个国际银行家控制的私家银行。这也就预示着,确切说是已经印证过,通过货币发行来劫掠财富、控制政府正是这些国际大银行家们一直在干的事儿。至于惊喜,对于美国人民来说当然不是惊喜,除了这些身居幕后鲜有露脸的国际银行家们会大喜之外,只有那些敌视美国政治经济制度的国家和党派才会惊喜。

因此,弗氏也不得不反对“独立的”中央银行制,认为这种独立于政府之外的中央银行分散责任却又把大权赋予少数人。他认为这会使重要政策行动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带有偶然性的个人性格和作风。但实际上的后果却不止是这个,绝大多数人都财富缩水才是最大的恶果。

弗氏在国际贸易上主张自由贸易主义,国际间实行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他认为,赞成浮动汇率并不意味着赞成不稳定的汇率。需要一种制度,“在这种制度下,价格可以自由波动,但是决定它们的因素稳定到足够的程度,从而在事实上价格的运动会处于适当的范围之内”。弗氏认为,这是可以实现的,“因为汇率的不稳定是根本的经济结构不稳定的征兆”,而不是由自由浮动汇率制度带来的。

但是弗氏的自由贸易主张仅仅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构想,或者恶毒点说他故意无视国际贸易之外的重要问题。要想实现没有关税壁垒等保护主义的国际贸易在如今几乎不可能,没有一个国家的贸易不指涉政治和文化,而同时又涉及到国家实力的竞争和国际结构的调整。换句话说,没有哪个国家甘做永世的加工厂,也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永远处在权力结构的中心。



政府对教育资源的争夺

“并不是所有的学校教育都是教育,也不是所有的教育都是学校教育。”这话很拗口,但是弗氏却指出了教育应该具有的功能。学校教育只是教育的一个方面,在共产主义国家里的教育几乎都是一元价值观的教育模式,这从根本上违背了自由人的原则。

我们能够认同一个民族或者国家具有一种相类似的价值观,这在政治上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在认同这个观念的同时,却悄悄缚上了自由的双翼。政府对教育资源的垄断也就意味着对价值观的掌控,这往往造成个人自由和国家主义的冲突。

弗氏提出允许私人教育,可以使一个多元价值观点社会得以建立。他提出政府发给家长某种票证,通过这种教育票证购买教育服务,不仅包括政府建立的教育机构服务,还包括私人教育服务,这才是一个自由社会中自由的人应该得到的。他反对固定工资级别制和教学证书,认为只会吸引一批“愚蠢、平庸、和缺乏灵感的人”,“排斥有想象力的、大胆的和自信的人”。

凭票证购买教育的方式类似于我国前些年提出来的“教育券”,这是一个有益的启发,但是最终却没有得以落实。虽说教育券能够提供公平的机会,规避教育经费划拨的不平衡,同时促使学校面向学生求知需求进行竞争,但有专家指出,教师是最大的阻力,一旦教育券得以实施,市场化竞争将被引入学校,而大部分习惯于照本宣科的体制内教师是无法适应的。最为根本的则是教育券弱化了政府的教育职责,而这却是政府要极力规避的。因为在教育券制度下,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都不再争取经费预算,教育券很可能流入其他学校,譬如私立学校,另外可能弱化政府对教育的管制。



执照的圈套

这一章的问题弗氏讨论得很用劲儿,也许在他看来这是一件是否难以容忍的政府强权行为。

概括来说,弗氏反对执照制度的建立,认为这是一种中世纪的行会制度,在资本主义建立初期已经废除,而如今又重新得以建立,不得不说是一种倒退的遗憾。他为何如此反对职业执照?为何认为这是对人的自由的限制?他认为,在政治上比较容易把力量集中起来的正是生产者集团,而不是消费者集团。也就是说,一旦职业执照制度得以建立,便会成为一个永无止尽、愈加庞大的势力集团,它将垄断一个行业的资源,固步自封,从而导致消费者福利水平以及生产者服务质量的降低。

在这里他区分了技术效率和经济效率,即是说,没有理由可以反对人们消费低质量汽车从而只生产高质量的汽车,这无疑是生产者的合谋的最典型例证。人们的保守观点在医疗行业体现最为突出:通过政府颁发行医执照来保障医疗水平的质量。弗氏对这个问题的解释是:医疗行业准入制度“使受过训练的医生把他们相当大的一部分时间投入于其他人能干得很出色的事情上去。结果是大幅度地减少医疗服务的质量。”假使能够有实际医疗平均质量这个概念,那么我们实际得到的平均质量远低于允许不被批准的人行医所得到的平均质量。

弗氏坚信,通过市场的作用,能够自然地过滤掉那些不合格的医生和医疗服务,反而促进医疗服务行业质量的提升。我很受他这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的吸引,但仍然有所保留,无疑就是他所说的保守的大众中的一员,因为对市场的不规范抱有怀疑态度,他所认为的那种完全的市场仅仅是个假想。但我却深表赞同他要求打破行会制度所造成的垄断和平庸化。





尽管弗氏的新自由主义观点在多数经济学人眼里是有问题的,但是他对自由所做的经济学诠释却很有启发意义。对垄断的打破是弗氏不断强调的经济观点。在弗氏的眼中,共产主义等同于专制和强权,但是即便资本主义国家按照他所提出的自由经济观点来运行,政府退出经济的中心地带,经济发展是否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自由”,人的生产能力、生活水平、福利程度是否真的能够提高,实在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情。

弗氏是怎样为资本主义声辩的?他说,认为资本主义妨碍经济繁荣、妨碍自由的观点是受了苏共社会建立的影响,“知识分子的思想转变是通过把既存的具有其一切不公正与缺陷的制度和在设想中可能存在的制度加以比较而完成的。进行比较的是实际的情况和理想的情况。”

这本书是弗氏讲演的记录,因此比较易于理解。有点遗憾的是,这书虽然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但是翻译水平并不是很高,有些句子读来十分拗口,以至于影响思维正常运转。
28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资本主义与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资本主义与自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