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连岳的诛心之论(一)

击节
2007-12-11 看过
   文/击节而歌
   
   有个大侠叫连岳。他写了个情感专栏,叫《我爱问连岳》。我当然想不到自己会去看情感专栏,只因为这个作者是连岳。
 
    早先豆瓣上偶然看到不少我欣赏的豆友推崇这本书,心下还不以为然,一本心灵鸡汤式的情感解答,能有什么好看。无非是不痛不痒、模棱两可的说教,引经据典的名家哲理的卖弄,再适机调配些诸如坚强勇敢不要放弃等温情,最重要是辅以老祖宗留下的绝活——打太极,整体而言,看洋洋洒洒说的一句也没错,细细一想全然无用。
    
     我想你保证,连大侠的书绝不是这样乏味至极的鸡汤,读他的书,甚至会有马斯洛同志发明的“高峰体验”,你看“欣喜若狂、如痴如醉、欢乐至极”不是高峰体验是什么?

    感谢第三极书局,它虽然乱七八糟分类模糊,但让我买到连大侠这本《我爱问连岳》,感谢那些被号称小资的上海姑娘们,没有她们,哪里有机会见证我们连岳大侠的可爱?

    貌似尖酸刻薄,实则一针见血,打着冷嘲热讽的旗号,散播诛心的智慧,嬉笑怒骂之中,让人“乐不可支、分外解恨”。顺便说一句,能把人骂得幡然醒悟、痛改前非也是鸡汤的一种,还是高级鸡汤。不然,装温情还来不及,谁敢骂人呢?

    连大侠应该极为喜爱小波,据说前一阵有人采访连大侠的标题是“王二死了,连岳来了”,这么说想必很多人不服。遑论二人文学史上成就的对照,二人的性情上,所倡导的自由意志、自由价值观,想必是能灵魂对话一见如故的,而且还“白话文一样写的简单干净”,能够实践“知行合一”。不虚伪,不自以为是,不道貌岸然,不计较面子(写完这些,怎么忽然觉得连大侠这么像令狐冲?而且两者最相同的一点是,都很讨灵慧女子的喜欢)

    连大侠的诛心之论(一)

    没有钱的爱情就像无性婚姻一样,再浪漫也要死在难言之隐上面,而对金钱过于贪婪的爱情,就像纵欲而亡。
 
    强大男人的尖峰体验是会让人上瘾的

    我们有没有准备爱一个失败者?我们的爱情能不能允许对方不成功?
 
    人生是孤单的,因此要找个有趣的人共度。当然人愈聪明,愈加孤独。聪明的交流也和搏击一样,必须实力相当,才有意思。越聪明对手也越少,无论知己还是情爱,到底还是棋逢对手的好。

    这再次证明了关于春节的定义是正确的:这是一个虚荣心集体膨胀的法定假期,人们在其间以夸大自己的酒量、收入、成就及前程的方式,试图欺骗自己的亲人与朋友
 
    女人在恋爱中有拯救情怀,恋爱中的女人,有许多以为自己是特蕾莎修女,再大的苦难,都能对付。改造男人,一直是女人难以放弃的追求之一......

    洪晃说。如果男人上半身代表素质,下本身决定本质。我不得不无奈的后缀一句,上半身和下半身同一而有趣的男人,真的比三条腿的蛤蟆,还难找。

    学会认输,是理性生活的开始

    孩子,只是你绑的肉票,宁愿当残损的先知,也不要当健全的奴隶;宁愿要一个有责任感、正常、温暖的单亲家庭,也不要一个集中营一样的婚姻地狱

    反感你的人只会在心里笑,不会像恭维你的人那样说出来
  
    果断地离开不会死人,只有把问题复杂化会死人——烦死人

    如果我们从生活中得到了什么我们想要的,我们只能心存感激,那是我们的幸运;而如果我们从生活中得到了什么我们不想要的,我们最好不要怪别人,那可能是我们自找的。你的自由你的人生梦想,都还百分百摆在你自己面前,爱情也罢,婚姻也罢,都不是你的障碍,不要把她们污名化以衬出你的可爱

    我尊重那些把灵魂看的很重的人,那些人可以和天使对话,在与千万人一样的普通生活中,随处找到钻石。但灵魂的出口在你自己手中,而不是逼着你的丈夫承担这个额外的重责

    爱情与婚姻变幻莫测,可是有一条基本原则:它是加法。也就是说,两个相爱的人,要比他们独立时更坚强、更有趣、更有力量对抗世界上的愚蠢,自然,也要有更多的快乐,从厨房到卧室……
 
    爱与婚姻都不能让女性减去独立,让男性减去智慧,不能减去你们自己的看重的价值,不能减去自己独特的生存乐趣

    关于壮志未酬的文艺女青年“你嫁了个不干涉你读书的饭票,而他娶了个逼他读书的凶恶女教师,是谁该喊冤呢”

    我最讨厌一个人从自己的爱好和生活方式里得到无端端的崇高感和高贵感”(这个不是连岳大侠说的,是他的粉说滴)

    闻香识女人,看钱识男人。“不要和瞧不起钱的男人恋爱,因为他永远不可能有钱;也不要和把钱看的太重的男人恋爱,因为他永远不可能看重你”

    过于精明,除了让你被利用之外,除了让你的人生失去真正有趣的东西之外,毫无用处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东西……追求完美并不是聪明的标志,它只是一种无知
 
    为什么在同等条件下,许多青涩男人会输给老男人?就是因为老男人身上有了从容的味道,亦可亦不可

    自我判断和公众评估完全脱节,其实蛮可怜的

    吸毒和偷情一样,“进行之时,宛如天堂,完成之后,满心荒凉”

    容颜褪色之后,内涵顺利接手,这样的女人,年轻时美丽,年长了有智慧,真是这个世界的珍宝

    西方人喜欢把容易快乐的性格当成上帝的礼物,一个人智商也许很高,但容易恨,容易发怒,说不定比平静的蠢人痛苦的多
    (未完待续)
69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1条

查看更多回应(31)

我爱问连岳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爱问连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