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倒敍本格

微不足道
2007-12-10 看过
如果一定要說好,那我想我也可以找到說好的理由與道理。
格式工整,毫無破綻,公平性毋庸置疑,復古黃金解謎作的很周全,很到位。
如果依著本格類的標準,這是一本不錯的或者說嚴絲合縫的犯罪小説,倒敍推理。況且篇幅又不長。
 
可是,對於石持淺海君的這一部個人生涯的第四部推理小説,我還真的不是很愛。
相比之下,也許《愛爾蘭薔薇》《月之扉》這樣當代氣息比較濃烈的本格推理小説更好看些。
 
在讀《緊閉的門扉》之前,我是對石持淺海的這部作品抱有不小的期待,雖然之前看過的石持的兩部作品一直也沒有太大的驚喜,但是卻看得到歐美黃金期本格作品的味道在其中,想來,在石持個人生涯的第四部作品,又是獲06年度「這本推理小說真棒!」「十大本格推理小說」雙亞的作品,應該是很成熟的,很有些水到渠成味道的作品。
 
可是呢,這240頁的作品,給我的感覺卻是銀首金尾草肚皮,一開始就由兇手謀殺拉開序幕,詳盡描繪了其作案的手法,結尾処是由書中的偵探指出兇手在罪案現場的未顧及的疏漏,邏輯推演出兇手,一頭一尾的描寫是緊湊好看的,可是中間部分雖然只有200來頁,卻讓人讀來枯燥乏味,既無波折也無轉折,始終是一群前來聚會的同學躊躇徘徊於死者身処的密室門外,討論了N多次是否該叫醒其實已死的那位,是否該破門而入,甚至還出現了「如果已經死了,現在破門而入與明天破門而入也沒有區別」這樣的話,真不知道是氣到笑還是笑到憋氣。
於是,那個密室在一堆和牽強的理由下直到全書結尾才被打開,這可能是有史以來存在時間最長的一個密室了吧。
 
雖然說,製造這樣一個密室並且讓門始終不被打開的緣由是石持淺海創作整部作品最主要的IDEA,可能作者就是想通過書中角色這麽冗長無聊的反復徘徊於密室門外而不果斷破門而入讓讀者納悶——有什麽必要把一具屍體関那麽久?但是在我看來,一部成功的本格小説,光有一個別處心裁的點子是遠遠不夠的,因爲一個點子就構架一部長篇,且不說讀者是否能耐心堅持到最後,對林木資源也是一種浪費,如果是僅僅一個點子與衆不同,完全可以寫成短篇,或者是編成古田任三郎的劇本,(當然我們知道某些僅靠一個點子支撐起來的古田的三十分鐘劇場通常是整個系列中比較不怎麽好看的單元)
 
我承認,拖延時間在兇手來説,有足夠的道理,但注水篇幅在讀者來説卻是難以喜歡的。
主綫蒼白的推理小説,要拉長篇幅,低一點的境界是平行的設置一堆紅鯡魚,看似讓每個在場者都身具嫌疑,然後一個個的化解(如克莉絲蒂的推理),高超些的境界就是讓幾個看似毫無關聯的西安suo,其實卻相互遞進且成爲解謎關鍵要素,其後讓偵探推敲這些細節的實際意義,推過一次次的證明與反証鎖定真兇。只可惜,作爲仿古典解謎類推理小説,這部作品在這兩种不同路徑上都無從涉足。
 
作爲倒敍推理,兇手在一開始就告訴了讀者,作案手法也同時被交待。這個時候爲了讓餘下去的部分好看,一般由兩种處理方式,一種是從偵探処來描寫,通過偵探的推理方式讓讀者看到本來似乎是天衣無縫的犯罪手法是如何被偵探層層擊破的,另一種從犯罪者的角度出發,由於發現了意想不到的疏忽,在想去彌補的過程中進而製造了更大的麻煩,所謂越幫越忙,終于不可收拾,這樣的寫法可以讓讀者的心境始終跟著犯罪者進退,緊張刺激的很。
 
可是,石持淺海雖然是想寫一部倒敍本格推理,但過於注重了自己獨創的一個想法——爲什麽要設置這樣一個密室——於是忽略了倒敍推理與犯罪小説本應有的使其好看與吸引人的模式,讓一部本來是應該讓讀者的心七上八下的推理小説變得四平八穩,就好像后現代的展館中放上了太師椅一樣不倫不類。
我的所謂,要命的本格,並不是對本格不敬,也不是懷疑石持淺海的能力,只是說,既然是一個希望完全複製古早黃金期作品的作家,在寫某一種特定類型的作品時,能不能不要偏執在自己獨創的某一個部分並將之過於放大,並且漸漸改變了整部作品原該遵循的古典模式,使作品變得有點四不像,讓讀者讀來總是不怎麽舒服。
 
我想這樣的作品,也就只能是這樣的評價了。
8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緊閉的門扉的更多书评

推荐緊閉的門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