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对灵魂价格的影响——《甭甭》读后感

夏天少年吕蕤冰
2007-12-10 看过
缘起
在这里http://www.douban.com/review/1255748/
偶然看到了这句话:“活着14000年不是为了权利,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和学习的需求,这种生活真好”,我想起了自己快要遗忘的理想:我一直梦想成为浮士德,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可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永不倦怠……
这种生活多么单纯啊。
紧接着,不再单纯的人立刻想到了坡的《甭甭》。

正文
当年看《甭甭》,虽然觉得是坡讽刺文章里一贯的有趣和谐谑,却总觉得自己误解了什么,或者没有参透坡的用意——而坡的讽刺文章,讽刺的对象一向是形象鲜明的。
今天我忽然从浮士德想起了甭甭,顿时明白了坡的用意。
和《浮士德》一样,《甭甭》是一个关于学者灵魂的故事,我甚至怀疑,坡的这篇小说,就是对《浮士德》的戏仿——或者说,对浮士德传说的戏仿。在西方,浮士德的故事,和苏格拉底的《申辩》一样,是一个经常被讨论的母题,马洛也写过《浮士德博士》。
甭甭也是学者,和浮士德一样,他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遇到了到处搜集灵魂的魔鬼,坡纪录的就是他们之间的对话。
当年浮士德和魔鬼经过艰苦的谈判,才达成了一致,他的要价这么高,我简直怀疑魔鬼是不是做了一笔亏本的买卖。
《甭甭》这篇小说里,坡花费了大量笔墨铺陈魔鬼的自吹自擂,但却迟迟不肯进入《浮士德》的核心问题——拿什么交换灵魂?
等到甭甭打算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小说已经接近结束。让人发噱的是,当甭甭知道了魔鬼的身份和来意之后,根本没有问魔鬼用来购买他灵魂的条件是什么,就迫不及待地提出,要把自己的灵魂卖给魔鬼。
——甭甭这样的“学者”,只要有机会出卖自己的灵魂,心急火燎地甚至不再在意对方的出价,穷形尽相如同既老又丑无人光顾的妓女,又让人想起《儒林外史》当中那些无官时故作清高、有机会争先恐后的儒生。——大概在甭甭看来,灵魂是自己最不值钱的东西,竟然还能拿出来做笔交易,不论换来了什么,他都是稳赚不赔。
写到这里,坡干净利落地结束了他的这篇小说,再也不像《浮士德》那样拖泥带水:价格谈妥之后,浮士德的历险刚刚开始,而甭甭却活该结束。魔鬼吃惊而厌恶地看着甭甭,这个盗亦有道的魔鬼,白给的灵魂他根本不要——本来象征性地付一点对价给甭甭大概也就可以了——轻蔑而愤怒地化作一阵青烟,从渴望出卖灵魂的甭甭面前,消失了。

尾声
后百六十年,坡的祖国,又有波斯纳舌战群儒事,著书《公共知识分子》,继承坡的甭甭主题——虽然波斯纳未必看过坡的《甭甭》——直指知识分子的灵魂问题。无论是媒体还是权力,只要有人出价,这些公共知识分子就出卖自己的灵魂——如今的公共知识分子真可怜,甭甭好歹还见过魔鬼本人呢。从歌德时代到坡的时代再到波斯纳的时代,知识分子的灵魂价格一路走低,大概是因为几百年来,知识的供应已经过度,不再那么值钱了吧。如今的知识分子不会遭到伽利略那样的不幸,这完全是因为他们不再拥有伽利略那样的力量;如今的知识分子不会再要求无尽的时间,他们的好奇心早已消磨殆尽。学术无非为稻粱谋,何苦不拿灵魂换五斗米?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爱伦·坡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伦·坡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