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存真的是常态吗 ——评死者代言人

浮海五
2020-04-30 看过

对虫族的认识在人类心理的历程上经历了恐惧、摧毁、后悔,这些使得人类在3000年后对待猪仔(坡奇尼奥)最终选择结盟共御外敌。不过,如果这个星球上的人没有携带传染基因,没有被外敌认定为潜在威胁,他们还会结盟吗?安德把虫茧放在地上的那一刻,这个被世人看来是撒旦的人心理所承担的罪孽终于轻了,他最后和爱的人——一个存活的人中只有他理解的最多的孤独者,一起生活下去。娜温妮阿,自从所有人都在歌颂他父母的死亡,她便脱离了人类,是皮波和利波给了她家的感觉。她与她周边的人际,是靠爱维持,又靠旁人不理解和内心自我封闭的赎罪进行下去。而她所承受的起因,却是猪仔和人类不同的社会规则:猪仔认为杀死人类可以使人类获得第三类生命,就像他们把为种族献出荣耀的人杀死长出树那样。在他们进行这一残酷的行为之后,人类用过去的悔过善待了他们,如同当初虫族善待人类那样。

我不由想起了三体的黑暗森林法则,在你不知道外星文明是否存在危险时,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抹杀另一文明。而在此书中,斯科特显然用了更善意的一种理念,人类作为妻子们和安德他们之间的翻译官,还签订条约、以他自己的死来证明双方都是真诚的。看来死者代言人不仅要诚实的讲出死者,还要做出在人看来是谋杀的举动。安德,杀死虫族又复活虫族,杀死猪仔“又复活”猪仔,他身上承担了太多,过去理念的无知罪孽、为了和平再次违背人类道德与良心纠缠在一起,这个人物的矛盾性跃然纸上,不得不说斯科特塑造人物很成功,娜温妮阿和她丈夫、利波之间的爱、责任以及对人类社会规则的背叛相互交织,而这一切又通过她的经历有理可循,又与她的孩子们和安德的到来因果相依。人性虽复杂,却还蕴含着光。

难以想象三个种族互相作为中间监督人会带来什么后果。还有,如果地球上的人类一到另外的地方就会感染其他种族,那敌方的入侵是否存有道德性?是生死攸关,还是信念中是否有必要的道德感攸关?也许把其中一个异族者称为人类,也是对地球上的人一开始没有把他们当成与人类平等的种族的讽刺和未来携手的隐喻吧。

人类圈养起人类,却不知道人类已经觉察到人类的生活。人类与人类达成共识,才知道那种人类的荣耀,却是人类真正的死亡。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死者代言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死者代言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