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不如彩云归
2020-04-30 看过

第一次把书带向异国他乡,就是这本《复活》。好像随着我飞过6000公里,这本封面近乎脱落纸张泛黄的旧书又有了新的重量。在推开窗门就能看到圣彼得堡的清晨的酒店里,我曾坐在灯下畅想着两百年前这座城市的容貌;在平稳得感受不到震颤的云层上,我曾靠在窗口回想教堂的圆顶和涅瓦河的波光。尽管如此,尽管就站在这片产生了众多人类文明伟大成果的广袤土地上,我依然感受不到地表之下这个民族的炽热心跳,也不能真正触摸那些流淌着共同血脉的伟岸灵魂。我一直为此遗憾。

即使是后来,在回程上读完了这本小说,我也不过是怅惘一阵,便丢开不管,尤其是书中开头和结尾大段引用的《马太福音》,其思想让我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比如耶稣的“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真是令我匪夷所思。自然而然的,我便把托尔斯泰晚年的这种思想看作是与当下格格不入的宗教价值观。 曾经听说过,不读《圣经》,不足以了解西方文明。于是我在图书馆借来了《旧约》和《新约》,意图找寻所谓的文化的源泉。

“复活”在西方世界中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耶稣道成肉身,代人受过,以自己的血来消弭世上所有的罪恶。耶稣复活了,而信仰基督的人在灵魂上也得到了拯救和复活。在小说中,无可争议,就是聂赫留朵夫和玛丝洛娃的复活。 叶卡捷琳娜宫里到处都是耀眼刺目的黄金,柔靡娇媚的氛围塑造出了无数精巧奢华的珍宝。俄国贵族就是在这样声色犬马的生活里日渐堕落的。冰冷凛冽的大风也刮不走烂透骨髓的腐败,这也就是聂赫留朵夫进行了那么多次灵魂大扫除,却依旧摆脱不了纨绔的习性的原因吧。

如果男主人公也就是一时的愧疚并且始终停留在这个层面上,而女主人公也因为他的一番悔恨剖白便把旧账一笔勾销,从此两人毫无嫌怨地开启了新生活,同时又维持了贵族地位,那么托翁的作品,便当真和现如今流行的快餐爽文尤其是霸总小说,那么多人看简直是不可理喻)一般无二了。名著的特性就在于此:不去人为塑造童话故事,哪怕许多人更喜欢看皆大欢喜又无多意义的大团圆结局。

聂赫留朵夫从光荣的祖辈那里继承了合法的遗产,何况他本人除了欺骗诱奸过少女和游手好闲之外,并不是十恶不赦、草菅人命的恶棍,因此便不以为自己有多肮脏多龌龊,读者自然也是如此想的。而玛斯洛娃怀着孩子就被扫地出门,此后无依无靠走上了妓女的道路,也是情非得已。读者却不得不做一种道德抉择:谁有罪? 书名已经给了我们答案,此处无需赘述了。小说的价值绝不在于通过一个男女青年弃恶从善、良心发现的老套故事来说教(尽管作者也有一定倾向)。但读者拥有对作品的解释权。那就是主人公到底是如何转变的?每一次心灵危机时他们的选择有何合理之处? 小说与社会相互映衬,会实现它的教化价值。有歌颂大德巍巍的,自然就有鞭挞人世奸恶的。聂赫留朵夫离开宝马香车的交际所和靡靡之音绕梁的舞厅,去到污秽不堪、绝望罪恶的监狱,为穷人和无罪者奔走,下决心和妓女结婚,是他的同僚所不能理解的。托翁借他之口石破天惊:人能够惩罚人是莫名其妙的错误。更有甚者,他竟然直呼:“法院,依我看来,无非是一种行政工具,用来维护对我们的阶级有利的现行制度罢了。”不过,托尔斯泰也同样不支持革命者。暴力不能解决一切,尤其不能解决人性深处的,不依赖社会制度而存在的矛盾,这样的看法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作者的宗教观,这些充斥全书而在某些评论者眼中使本书价值大打折扣的思想,不得不承认它们正是托尔斯泰哲学的一部分。我们应该试图与作者处于同一境界,而对其持论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由是才能体悟作品出发的意图,也才能想到聂赫留朵夫和玛丝洛娃做出旁人眼中荒谬蠢笨的行为的合理性了。 “人好比河流,所有河里的水都一样,到处的水都一样,可是每一条河里的水都是有的地方狭窄,有的地方宽阔;有的地方湍急,有的地方平坦。每个人都具有各种各样的本性的胚芽,有的时候表现出这样一种本性,有的时候表现出那样一种本性,有时变得面目全非,其实还是原来那个人。” 只愿我们拥有更高贵灵魂。

0 有用
0 没用
复活 复活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复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复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