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未得到

皮卡丘的小胖丁
2020-04-30 看过

时隔十年再读《第一炉香》感受果然大不相同。

还是小女孩的时候觉得葛薇龙何其可怜,被姑妈利用,又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浪子,好好的女学生最后变成那样一个女人。

如今再看,正如葛薇龙最后评价自己与站街女的那句话“怎么没有分别呢?她们是不得已的,我是自愿的”,一切都是她的选择而已,葛薇龙不可怜,她觉得姑妈的金漆托盘、英国玫瑰、雕花栅栏、碧色琉璃精巧而荒诞滑稽,可自己却又卯足了劲跻身其中。与乔琪乔的婚姻也是她表示可以“自己赚钱”努力争取来的,她知道乔琪乔不爱她,却也明白“我爱你,但与你无关”,乔琪乔不哄着她,她就自己哄自己。

一开始的葛薇龙是半醉半醒的,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再值得鄙夷,总还是值得很多人向往的,葛薇龙就是一个,同时她还想谋一个未来。但是爱上乔琪乔之后的葛薇龙就彻底醉了,她沉醉在自己的爱而不得里。

小时候读书总是过于关注主角,总觉得配角的作用就是衬托主角,于是“巫婆”姑妈把“白莲花”般的薇龙拖下了水。如今再看姑妈,张爱玲把她写得挺动人的,尤其是跟薇龙的第一次见面。

“梁太太不端不正坐在一张交椅上,一条腿勾住椅子的扶手,高跟织金拖鞋荡悠悠地吊在脚趾尖,随时可以啪的一声掉下地来。”

“她那扇子偏了一偏,扇子里筛入几丝金黄色的阳光,拂过她的嘴边,就像一只老虎猫的须,振振欲飞。”

是一条隐在半山会吐红信子的美女蛇。

对于一个寡居的女人来说,姑妈的感情生活并没有太多值得指摘的,有钱有颜追求年轻的肉体不是人之常情吗,总不能要求人人都选择牌坊。姑妈的刻薄在于要求固宠的不能盛宠更不能争宠,这一点让这个人物又回到了牌坊林立的笼子里。

乔琪乔没有什么想说的,就是一个皮相好的浪荡公子。

怎么说呢,这就是个“但凡未得到,总是最登对”的故事,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0 有用
0 没用
第一炉香 第一炉香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一炉香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一炉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