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荒芜又旺盛的平原

焦糖圆饼喷油漆
2020-04-30 看过

高三生日的时候得到的这本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抵挡太平洋的堤坝》,相比于开头至今令人回味无穷的《情人》,这部早期作品则更像是一首殖民地喑哑沉重的哀歌。这是我第二次阅读这本小说,相比于第一次在各种句子指代对象和情节的困扰中磕磕绊绊地读完,我这次不由自主地感应到这个有着青芒果、遍地死孩子和成群野狗的平原。(其实我下文基本跟平原没半毛钱关系,我又写偏了,提前警告一下。)

希望与绝望,成为这部作品读者们时常提及的关键词。并不复杂的情节和简洁的文笔营造出了一个窘迫的时代,一个无法抗争的外部世界,贫穷死亡饥饿意外,会有一个人带着自已去往别处吗?苏珊在执着地等待着猎人和种植园主,她等来的是一个懦弱的富家子弟若先生;约瑟夫在等来电影院的女人之前,他同形形色色的女人睡觉,当然文中最明显的苦难肯定是逐渐苍老的母亲和反复提及的抵挡太平洋的堤坝,母亲的一生各种形形色色的潮水吞没,她不是一夜被螃蟹弄垮的堤坝,她是逐渐衰败的堤坝,她最终也成为成为了太平洋潮水的一部分,几乎要把约瑟夫和苏珊吞噬凶狠,让他们在爱与恨的旋涡里挣扎沉浮,让这个家庭支离破碎。一家人的挣扎只因为他们无路可退,他们太过于穷困:约瑟夫一边有着强烈的自尊,带着鄙夷和蔑视的态度面对若先生,却仍然拥有对财富赤裸的欲望,渴望这个心怀不轨的男人的高级轿车,苏珊将衣服褪去换来留声机,与若先生的暧昧为她挣来一枚戒指,母亲一边收起两万法郎的戒指,一边凶狠地殴打自己的女儿,给若先生开出可以睡觉的条件就是迎娶苏珊,穷人的苦难就这样直直得钉在字里行间,逼得你发懵,逼得你不得不去面对他们的痛苦,在每一页他们都申诉和哀嚎着自己的苦难,去在读者心里挖开一道道大口,每次读到苏珊的片段我的太阳穴都感觉在嗡嗡作响,我有时想冲进去边叫边扇你他妈这个婊子,又过一会儿会为苏珊和阿哥斯迪在菠萝园做爱,他用嘴巴沾湿帕子给苏珊擦去腿上的血而哭泣。

除吊脚楼外的场景总会让我在窒息中寻得一丝喘息,大概是因为平原的宽阔可以让那么多的活孩子在那里玩耍嬉戏,给那么多的死孩子埋葬的空间;朗镇餐厅偶尔有美妙的《拉莫娜》伴随着翩翩起舞;中心旅店还有美丽的嘉尔曼,电影院里有黑暗之中无人打量的放松和与那个女人美妙的艳遇,更别说殖民地白人的街道和房屋。吊脚楼却什么都没有,它是因为这是主角们反复登场的舞台,而他们出现就带来的徘徊不绝的压抑的痛苦,在这种痛苦下连带着吊脚楼总是呈现一股逼仄局限之感,伴奏的声音是和茅草一起纷纷落下的臭虫虱子发出的,永远的涉禽肉、咖啡和炸鱼的气味,这是一种荒芜的、烦闷的、痛苦的感情,而在太久的苦闷之后,总有人要去追赶太阳。

摘了几个我非常喜欢的句子:

1、这些孩子像雨,像果子,像洪水。她们如有规律的潮水般每年来临,或者也可以说如同收获或开花那样如期而至。

2、我们就像在糖浆里行驶。

3、在这令人恐怖的城市之上,苏珊看到了自己的乳房,她看见自己挺立的乳房比所有竖立在这座城市的东西都高,是它们将制服这座城市。

4、她的嘴唇也是涂得红红的,同她的指甲一样的红色。看到她的嘴唇和指甲挨得这么近,使我很震惊。仿佛她的手指和嘴唇都受伤了,我看见的是她的血,有点像是她身体的内部。

5、她站在隧道的尽头,用她的双眸、她的乳房、她的嘴巴呼唤我,而我则无法触及到她。

6、因为,孩子们的上帝就是朗镇的客车,转动的机械,猎人们的电喇叭,运转的铁家伙,然后,还有翻腾的河水,致命的芒果,没有任何别的上帝主宰平原上孩子的命运。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抵挡太平洋的堤坝的更多书评

推荐抵挡太平洋的堤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