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身体由大鞋负载着向前

蓝小花
2020-04-30 看过

余华在《朗读者》中朗读了小说的结尾,这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场面。年幼的余华肯定想象不到,几十年后,童年的这些回忆会被自己写进书里,而那个几十年后的余华,也想象不到再过二十多年,自己会在舞台上朗读1991年写下的这部《在细雨中呼喊》。幼年时期的孙光林,所有的孤独、迷惘、恐慌和无助,都留在了那个叫作南门的故乡,和那个短暂停留过的叫作孙荡的小镇。回忆总是飘摇,那些孙光林回忆中的人,都在他幼小的生命里突然出现,又以不同的姿态悄然消失在他的人生中。南门是余华的故乡,也是余华离开了三十多年的地方。在北京生活的这三十多年里,余华的作品和故乡紧紧牵绊,不曾离去。故乡是打开二楼窗户看出去的那片田野;故乡是那座木桥,那木桥上曾经站过《兄弟》里挥舞着红旗的宋凡平,曾经站过《许三观卖血记》里谈恋爱的许玉兰和侯小勇;故乡是那座饭店,在那里《兄弟》里的李光头吃了五十六碗三鲜面,许三观卖血后总要到那吃一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黄酒还要温一温,也是在那里,《在细雨中呼喊》里的王立强带着愧疚的心情为养子孙光林点了一碗最贵的三鲜面;故乡还是一片片的农田,《活着》里的老人福贵和老牛福贵在田埂上慢悠悠地走过,也是在那片稻田里,孙光明因为惧怕父亲的打骂,曾忍饥挨饿睡了一夜。余华的故乡,早已融化在了他的每一部作品里。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想着要飞得更远一点,更高一点,以为渺小的故乡,盛不下我们的远大理想。自18岁考入大学,我也离开了故乡,去往遥远的东北,从此,故乡和我之间的距离变成了地图上跨越大半个中国的直线。毕业后又去到广州,然后又在北京短暂地停留,原来我的足迹已经成为地图上一个个相距甚远的点,而每次回家,都像是一个匆匆停留的房客。年少时候的房间没有任何改变,一本本幼稚的言情小说,写满无病呻吟的笔记本,一册册校门口买的杂志,高中时代的文具盒,一摞摞草稿纸和墨水已干的碳素笔,这些物件都停留在了过去的岁月里。18岁出门远行,清晰记得在人声嘈杂的操场上,在黑夜里等待体测的我,默默抬头看远处住宅楼里流淌出的灯光,想象在陌生的城市里有一个家该有多幸福,那一瞬间是我最想家的时刻。

故乡带给我的是温暖和快乐,它给我足够的底气,告诉我无论遭遇如何,处境如何,总有家可回。幸运总是珍贵,愿人生总有归途,愿生命永远有所牵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在细雨中呼喊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细雨中呼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