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改革没有先例可循,一半凭智慧,一半靠国运

从前慢
2020-04-30 看过

激荡三十年 在中国企业的成长史中,由政策产生的一系列变革,逐渐将民企推向历史的舞台中央。在改革初期,国家对国营投入了巨大的时间精力和资源,期盼其能有出息。然而国企的臃肿和体制的局限性,却没能在改革初期让这个亲生儿子带来瞩目的光辉,被媒体广受诟病,“亲切”的称国营为嫡系,私营连弟弟都够不上,被戏谑为私生子。也许就是因为身份的悬殊,资源的不均衡,让这个私生子自幼便志向远大,一举逆袭成为国之栋梁,成为改革的意外成果。几十年来,在私营与国营的交手中,这位私生子几乎每战必胜,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成长一帆风顺,相反,由于没有国家政策的任何支持,他们将历经无穷的磨难。在国退民进,此消彼长的企业史中,民企更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次次脱险求生的生存能力,使之俨然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则神话… 由此,我便想到了 没有GCD就没有新中国 没有DXP就没有新生活!

ps:有人说我马屁拍的好,对此我也认同。 《激荡三十年》中的<企业史人物>数史玉柱最耀眼,篇幅长达五页4600余字,“日薄西山”又东山再起,觉醒于改革,陨落于改革,后又崛起于改革的企业家典型,90年代及21世纪初的时代青年楷模!财富流向典型,典型二字是任何一个时代的财富象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激荡三十年(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激荡三十年(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