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杀”到自救

πέτρα
2020-04-30 看过

自杀,谈起这件事,有人觉得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事,有人觉得晦气,继而避之不谈,有人觉得遥远,人类走到了二十一世纪,在网络发达的现代社会里,想办成一件事不再阻拦重重,世界如此美好,科技如此发达,人间如此值得,怎么会急着赴死。

但是,打开相关话题的社交圈子,会发现每天都有很多人自寻短见,甚至有人把这件事做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直播,把它变成了一场有演员和观众的秀。另一个现象是,近些年,抑郁症、丧文化、人间不值得、社畜等话题的热度也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标签,造成这团黑色迷雾的迅速集结与扩张。我们,是时候正视它们了,了解它,平视它,最终驯服它。

在读书的过程中,有很多次的默默惊呼,作者有很多观点和我不谋而合,比如我此前对于“神经衰弱的人会越来越四肢无力,但思维灵敏”有些隐约的判断,但没有更深入地去研究与分析,读后顿觉醍醐灌顶。人,还是要多动、尽最大可能利用我们的肢体语言与最直接的临场感,亲身站在现场,不管是社交、艺术活动、运动还是探索世界,因为人终究是高级一点的,动物。现代化、科技化快要让我们忘了刻在基因里的习性和爱好,每天三点一线,从一个空间到移动的空间再到另一个空间,我们为了赚取得以存活的流通货币,整日整日地开发大脑和使用大脑,忽略了身体也是有情绪的,你有没有和自己的身体互动,你的免疫力最清楚了,它会时不时地用“生病”来对你黄牌警告。泡一次温泉、做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户外娱乐......都是可以及时供给身体养分的措施。

我们注意到目前一个比较常见的现象,就是越来越多性格好、善良的人选择伤害自己,自杀,发生这件事只是一瞬间,可旁人不清楚的是,他们早已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或痛哭流涕、或绝望叹气、或焦虑失眠......最终,他们决定亲手结束这场游戏,想要新开一局,当然,只是说笑,每个人来人间一趟,都是极端幸运的结果,同一场极端幸运怎么可能同时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下一次还会来吗,下一次,会记着经验和教训吗......这些旁人不解他们为何自杀的善良的人们,大多比较爱自省,但更时候是过度的自省与自责,他们普遍从小养成自我要求很高的习惯,甚至变成性格刻在骨子里,这离不开童年的成长环境和原生家庭的氛围和家长的育人方法。父母总是在提醒他们,他们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他们应该努力,久而久之,孩子在十岁之前,就戒掉了“玩”这个天性,一方面,他们是自己的医生,将父母的叮嘱内化成心里的某一个人格,不停给自己诊断、医治,一方面,他们是自己的病人,他们接受剖析与开刀,所以就造成了这样一个有些逆反天性的行动,他们既是自己的医生又是自己的病人,需要兼顾理性与耐痛力。最初阶段没有征兆,但这样的人是承受不住打击的,他们习惯了高能力所带来的“假性低风险”,他们觉得,只要我们能力够高,什么风险都不在话下,他们小心翼翼的把控人生在一个合适风险区域,稍有不慎或者因为倦怠松开船舵,迎面的风浪便让他们一蹶不振,这样的情况造成“自杀”念头的突然降临。

0 有用
0 没用
自杀论 自杀论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自杀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杀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