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此生结束后回归真相世界?

郑曦
2020-04-30 看过

天才具备两种基本类型,一种是闪电式天才,即一个完整事件产生是时断时续的,即,对于本质生活来说,生活就是艺术,艺术就是生活,彼此是没有高低的,因此,人人都是这种闪电式天才,因为由于人是一种关系的运动,他内在的永恒性会通过自身创作作品,比如,一个人修理一部自行车,他专心致志,带着非凡的热爱的状态去修理。又或者一个人创作一幅画,他一样专心致志,带着非凡的热爱的状态去创作。这样的作品显然是天才的作品。但是,这种天才在世俗中不称为天才,因此,就针对这种闪电式天才,对于自身的成长是没有丝毫用处的。另一种天才就是我们所熟悉的连续性天才,即对某项事情具备非凡的热爱,因为先天具备的才华或者后天训练的才华而在此项事情中具备天才性。无论是前面这种天才还是后面这种天才,因为非凡的热爱,在事件生成中的专心致志因而感受到爱。

爱是什么呢?如果每个人仔细回忆下自己这种创造的时刻,都可以用自己的描述大概表达这种爱,比如,爱被表述为一种极快速的振动, 又或者爱可以表述为一种深层次的宁静。无论什么样的表述,每个人确实感受到了爱。但是正如之前所说,人是一种关系的运动,他不可能完全成为一种爱的辩证运动。因为人是一种关系的运动,而经常会因为这种平衡的关系运动因起心动念而失衡,何为起心动念,即当下刹那的一念因为主客体的分裂而使得念头跟着客体跑,这种刹那的一念即当下一念即无念无心,因此起心动念的时而产生造成每个人永远不可能成为这种爱的辩证运动。对于第一种天才,他仅仅感受到爱,但是他有可能因为这种起心动念而制造报应,而这种时而产生的起心动念而失衡,从而失纯,也就是变得不单纯不纯粹。而后一种天才在事件生成时总会让作品处于爱的辩证运动中。由于那种幸运使得自己是单纯的,甚至是纯粹的,或者更纯粹的。但是他由于不认识自己,进而没有成为自己而有可能一样失去这种幸运,从而变成第一种天才,他因此也可能不再单纯,纯粹,或更纯粹。

何为认识自己呢?自己就是我,也就是说何为认识我呢?我是什么?我是谁?我是一个真正存在的物体还是我是什么都不是呢?这个问题的解决要先看看每个人的观察,当你看见确实有个我存在的时候,那是因为你的念头和想法和一些信念感受让你产生了一束意识统觉,这样你就感觉真的似乎有个我存在了,而事实是你继续持续觉察,你会发现念头和想法和信念和所谓的感觉经验都不是真实的,这些都只是过去的和未来的和现在的一些念头,比如你在喝水,水温是热还是冷是你的感受先起作用,这个时候你的意识统觉就聚合成一个又有热又有冷的感觉统觉,而你的思想和神经意识判断觉得热多于冷,那么这杯水你就认为是热的,但是这仅仅是你的一个幻觉,因为这是念头感受统觉在作怪,它们集合成一束意识体,让你感觉好像有个我在感受到了热,实则上你仔细深入觉察会发现并没有这个我,你实际上是无我的,所以就根本来说,当下就是无我,我当然什么都不是了。有人也许会说,我至少有个身体,但是当你我此生结束的时候,那具身体就不会再像活着的时候一样活动了,因此,我必然不是这具身体。因为,我们可以充分肯定我什么都不是,根本就没有一个所谓的我。那么,既然认识自己了,必然会成为自己,因为既然我什么都不是,必然知道没有所谓的你,我,他。这个世界也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那么,是否应该一直保持这种所谓的什么都不是呢?因此,就这种什么都不是就是根本状态,即本性。那么,人人是否应该回归本性呢?是否应该成为自己呢?如果成为自己,再加上自己非凡的热爱和专心致志,是否我们人人不仅是对于某项领域的天才,而且会成为一种实践天才,因为我要一直保持自己的这种根本状态,因为并没有这个所谓的我。

先前说了,人人都可以感受爱,但是我们依然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但是我们自从成为自己后,就会发现我们一直是纯粹的,不再起心动念了,也就是不会再制造报应了,同时也没有情绪了,内在也一直保持一种宁静的状态。同时不会再拥有任何兴趣和爱好,即像天才那般痴迷于自己的某项领域。在讨论活着的意义之前,我们先看看当我们双眼注视一个面前的保温杯的时候,它是一个看似真实的保温杯,如果对于任何一个健康的人来说,如果他挤一挤眼睛,他会发现这个保温杯变成两个保温杯了。由于,我们是健康的,我们的眼睛肯定没有出现问题,那么这个眼睛的确实是真实的,那么到底是一个保温杯在面前呢?还是两个保温杯在面前呢?因此,我们只能说这个保温杯既不是存在的,也不是不存在的。因为如果我们说它存在,那么,就不可能既是一个保温杯又是两个保温杯,如果我们说它不存在,那么我们就根本看不见保温杯。

因此,推而广之,整个世界一样是既不是存在又不是不存在的。因此,它是非空非有的。万物是一,由于我们成为自己,必然一直保持这种根本状态,因此,由于每个人内在的永恒性是否会对应为之前我们所感受的那种爱的辩证运动,即,由于我们成为自己,我们隐约感觉到,我们在这种成为自己持续的状态中唯一感受的是那种持续的爱的辩证运动,因此,我们会因为之前所明白的非空非有的真相世界的事实,加上我们已经成为自己,再加上我们因为生活中的事件生成所感受到的爱的辩证运动,确定爱才是属于真相世界的唯一状态,因此,我们应该有理由产生一种坚信,即,爱就是这个真相世界的唯一状态,那么,难道活着不就是为了成为这种状态吗?总结一下,我们因此成为自己,再加上这种坚定的活着的唯一意义,我们因此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我们因为感受到爱,并且信仰爱,我们会因必须成为自己而持续不断坚持这种状态,那么,此生死后难道不是每个人必会因为已经成为自己并同时拥有这种信仰而回归真相世界吗?然而,现实是大部分人并没有成为自己,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谁?并且并不知道真相世界的唯一状态,因此没有信仰。在此生死后就会继续因为没有成为自己同时不具备信仰而因此感到无所事事而继续轮回。

1 有用
0 没用
告别娑婆 告别娑婆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告别娑婆的更多书评

推荐告别娑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