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彻底的缓和性

二佳的养乐多
2020-04-30 看过

《前夜》 丽尼/译

这部小说本身我觉得没什么,最起码我阅读时并未产生那种阅读许多大师之作时心灵上的颤动乃至震撼,当然,这可能和我最近的阅读风格息息相关,最近读的大都是注重人的存在感的心理状态的很现代主义的小说,屠格涅夫这种偏古典的现实主义,适合我不这么焦虑的时候读。可是,还是需要确认的是,如果这部小说可以结合时代背景以及作家本身的思想变化来读,可以再上一个台阶。

取名“前夜”,如此明显的映射不能不让人将目光投向其时的俄国社会背景:沙皇为首的农奴主和专制农奴主义与受剥削压迫的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一场革命的火苗已经隐约成型,一场风暴正在悄然酝酿当中,这是革命的前夜,也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前夜。一个革命的、新的时代,青年永远都是最敏感也最容易觉醒的主角,这部小说的主体就是在反映几个青年在“前夜”之中思想上的改变。可是最让我觉得难受的是,最后叶琳娜在面对死亡和挫折时,竟然产生了一种为罪孽忏悔的背负感,这不仅是奇怪,而且简直是欺骗了。她的反叛思想和革命意志竟然只是以对一个人的爱情作为基础,而不是相反的(虽然她一开始确实是为英沙洛夫的革命激情所吸引),这种软弱也太荒谬了!即使她最后还是走到了保加利亚的革命前线,我也认为那只出于某种无颜面对家乡父老的羞惭和万念俱灰的绝望。青年人的意志不应该是这样的,爱情对于存在那样宏远而激昂并且随时会有壮烈之死的志向的青年而言,是一件愚蠢而多余的玩意儿。

再看看前言部分所介绍的其时的屠格涅夫:他一方面写出了这种带有革命思想的作品,一方面却害怕别人明目张胆地把这种特征评论出来;他一方面追求自由、反对压迫,另一方面却又妄想保护自己的贵族地位——难怪作品中会带有那样矛盾的思想特点。唉,这都让我不想再读他了。

如果说屠格涅夫还有什么能够吸引我的,大概就是他的艺术特色了,我得承认,他对自然环境的描写确有可圈可点之处,切合每一处情节和角色心理的需要,就像前言说的,“分寸感”把握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说,我得把他从我概念里“超一流大师”的行列中划出去了。

《父与子》 巴金/译

就算我不认为屠格涅夫是“超一流大师”了,他也一定是“一流大师”中的翘楚,其中资格,单凭这一部作品就足以论。

必须承认,我认为屠格涅夫在这部小说中流露出来的思想依然具有一种不彻底的缓和性。他直到最后安排了书中最彻底最强硬的革命派青年巴扎罗夫的死亡,甚至在此之前就让他爱上了安娜,以表明最强烈的革命意志也可以与现实的现状达成“永久的和解”,更不要说书中每一个角色都温情脉脉地表现了这一主题。这个主题是对是错呢,我得用很久很久来思考,或许用对错来评判本身就很愚蠢,人的判断都是站在某一个立场上做出的,怎么能够完全客观呢?况且,来看看列夫·托尔斯泰吧,这位伟人不也是煎熬了一生之后、在生命最后的时刻才做出了和自己所处的贵族阶级彻底决裂的行动吗?无法设身处地地生存在他们的时代和地位中,怎么能如此轻率地指责呢?

或许是因为读完这本书前半本收录的《前夜》以后写下了上面的那些文字,所以我在阅读后半本的这部《父与子》时,注意将关注点更多地从主题思想偏移到艺术本身上,如此,惊叹。屠格涅夫在塑造人物形象身上的那种栩栩如生的成功让我佩服,完全体现了十八十九世纪的作品中那种有血有肉的文学塑造力;不仅如此,在情感方面,他写得也及其出色,在巴扎罗夫去世那段情节,他的老父老母躲在柜门后面既想靠近又感到害怕的那种深沉的悲伤让我情不自禁地湿了眼眶,我只觉得这是一幅伟大的画作,色调暗沉,气氛悲伤,一对老人脸上那种抑制不住偏偏要努力抑制的悲伤夹杂着关切、祈祷和难以置信的情感在我眼前久久浮现,让我又一次彻底折服在文学的伟大面前。

前不久读巴金的《家》,觉得很僵,读了半本,就放弃了,但是如同他提醒了我对屠格涅夫的崇敬一样,这位前辈作家的翻译,使我恢复了对他的尊敬。

(2016/11/21)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前夜·父与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前夜·父与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