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绘画史》: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神化,皆在一笔一勾之间

韩悦
2020-04-30 看过

画作,绝非曲高和寡,而应为阳春白雪,只奈何寻常百姓难以体会其中意境,而浮于层面的领悟只怕是暴殄天物。一幅蒙娜丽莎,让世人皆慨叹意味深长,于此可见,画作之精髓需用心才能领略。

如若将画作分类,恐怕观众会被那种“繁文缛节”折服,实则当如今生活习性渐变卓越,人们也更多追求精神感受,培养艺术气息方能利于行走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岁月。 古文晦涩难懂,而现代文又多平白直叙,近代处于风云际会间隙,措辞言论都有似新非新,似旧非旧之行径。闲来有空,偶得《中国绘画史》一书,颇为赞许,翻阅过后,不禁呐喊曾太过孤陋寡闻。 作者陈师曾自学成才研精书画,虽无所师承,而独辟蹊径,饶有明人风格。诗近宋人,亦不貌袭其祖若父。于《中国绘画史》一书中极尽才华,细数中国史上绘画常识,堪比业界瑰宝。无论老少,亦或是妇孺,当可于此书中获取真知灼见。

一:伏羲画卦,仓颉制字,是为书画之先河,即为书画同源之实证。 书画一家,于无数培训机构招揽客户之利器,书写题字将寥寥几笔的画作勾勒的更加影响,也更意味深长,我们常说岁月的痕迹在画作中体现的淋漓精致,但是蒙娜丽莎的微笑让无数人震撼,并且总是肆意揣摩其中意境。 陈师曾先生用近代语言将画作概述的事无巨细,每一个器物上的画品皆是另一番人生面貌,我不置可否,恰如清明上河图,其中的岁月在其中显现的何其强悍。 我们时常以为擅长画作之人,皆是曲高和寡之众,只是如今社会发展迅速,文字视频等各种媒体的渲染,让知识的过去显得更加轻而易举,不甚疑惑其中力度,百年过后,兴许人们已然忘记这样的信息。

寥寥数笔的画作,衣服之装饰,彩色之用因以发达,华丽壮美以兴起诚敬欢悦之感情。凡文字之所不能表明者,借此以表明之。 商朝开始,人文意境发达,人们的文字表达还未像今日般如此成熟,而画作最明显的用处就是将其心中无法阐释的敏锐尽情描绘出来,也许人生的面貌又变成另一番风景。 二:盖是时,绘事已见端倪,姓氏之可考者如此。夏禹铸鼎以象神奸,殷高宗以形求得傅说,此为人物画之滥觞! 自古女性名讳要冠夫姓,而女子在家相夫教子也有更多闲情逸致,古时并非男性注重文学,女性也是,虽有女子无才便是德之陋习,但是潜移默化之影响甚是尖利。 画作起初都不愿冠之性命,但是后来经过发展,人们为了所有权证明,皆信仰名讳的真实,恰似如今无论什么画品都要在其左前角亦或是右上角写上名讳。

《中国绘画史》这本书是上个世纪初陈师曾先生的讲学课件,字里行间透露着深邃,很是能让人折服,有幸阅览之,万幸万幸!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绘画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绘画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