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生长数千年的魂灵

穆雪
2020-04-30 看过

我们今天想骂的,鲁迅早已用更犀利的文字写过了。


鲁迅说,写阿Q是为了看看“是否能够写出一个现代的我们国人的魂灵来”,而且,这魂灵,是在几个圣人之徒的意见和道理外,默默生长几千年的沉默的国民的魂灵。

《阿Q正传》发表后,鲁迅在杂志上看到高一涵的《闲话》:

“我记得当时《阿Q正传》一段一段陆续发表的时候,有许多人都栗栗危惧,恐怕以后要骂到他的头上。并且有一位朋友,当我面说,昨日《阿Q正传》上某一段仿佛就是骂他自己。因此便猜疑《阿Q正传》是某人作的,何以呢?因为只有某人知道他这一段私事。……等到他打听出来《阿Q正传》的作者名姓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和作者素不相识,因此,才恍然大悟,又逢人声明说不是骂他。”

一百年过去了,我们仍能找到这文章是在骂自己的证据,我们国人的魂灵,究竟生长了多少呢?


摘录一些我在读鲁迅小说集时觉得精彩的句子:

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事不必以为不幸的。
我虽然自有我的确信,然而说到希望,却不是能抹杀的,因为希望是在于将来,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他之所谓可有。

——《呐喊》自序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很多年。

——《狂人日记》

“忘却了一切还是幸福,倘使伊记得些平等自由的话,便要苦痛一生世!”
“你们将黄金时代的出现豫约给这些人们的子孙了,但有什么给这些人们自己呢?”

——《头发的故事》

假如造物也可以责备,那么,我以为他实在将生命造得太滥,也毁得太滥了。

——《兔和猫》

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先前还将形骸露在尘芥里,从活得有趣的人们看来,恐怕要惊讶她何以还要存在,现在总算被无常打扫得干干净净了。

——《祝福》

0 有用
0 没用
狂人日记 狂人日记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狂人日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狂人日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