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9

青青好颜色
2020-04-29 看过

花碎碎小小,吵吵闹闹挤了一窗台。 艰苦的生活太需要像酒这样猛烈的、能把人一下子带向另一种极端状态的事物了。尤其看到那些喝醉了的人,眼神脆弱又执着,脚步踉跄,双手抓不稳任何东西。他们进入另外的世界里了,根本不接受这边世界的约束,甚至生命的威胁也不接受。 在河边一个人待着,时间长了,就终于明白为什么总是有人会说“白花花的日头”了,原来它真的是白的!真的,世界只有呈现白的质地时,才能达到极度热烈的氛围,极度强烈的宁静。 林子虽然稠密,里面又有河,但却一点儿也不阴潮。相反,里面非常干爽明亮。光线在里面乱晃乱闪。 世界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我所看到,所感知的世界;另一部分就是孤零零的我。 每年秋天的时候,总会发生那么一两次火灾。大概是因为森林的渴望太巨大太强烈了吧?当它经过如果繁盛的夏季后,前来迎接的却是秋天—消沉和寂静的秋天。于是它就燃烧了。 其实秋天不是秋天,秋天是夏天努力地想要停止下来的那段时光吧? 清晨的明亮是金子才有的明亮。窗格子总是往下一格一格地亮起,而不是逐渐过渡地亮上去的。 睡眠的液体渐渐漫了上来,但身体也跟着上浮,无法沉进睡眠最深处。 其实,这也是一种自然吧?世界上所有的不平等其实是在维护一场更为宏大的平衡。 大地和天空之间被大风反复涤荡,干干净净。空气似乎都刻满了清晰的化痕,这化痕闪闪发光。风兜着我的裙子,带着我顺风往前走,眼前的世界也在往前走,色调陈旧而舒适。 劳动便是一切,能生存下去便是一切。所有的“最最开始”都是那么美好纯洁,令人心潮激荡……祖先们……给我们留下的最最宝贵的遗产,不是现成的生存之道,而是生存的激情吧? “老人给的东西怎么能拒绝呢?哪怕是五毛钱也应该收下。”我们猜想,这难道是哈萨克族的礼性之一吗?不是怜悯,而是祝福。

看完一个月了,今天才补上记录。在这本书里,李娟仿佛融入了自然,她就在自然之中,在潺潺的溪流里,在森林的光影交错里,在流云里,在晴空里,她是孤独的,又是充盈的。

总会惊叹于她文笔的巧妙,好会写!每一丝丝自然与人每处细微的改变都被她拿出来品味与琢磨。

要是我在阿勒泰,断然不会有这样体味人间的致趣。我大概会有很多胡思乱想,很多次沉沦,又有很多次挣扎,很多次决绝,又总是忍不住生出一点点希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阿勒泰的角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阿勒泰的角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