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看,长见识

iwald
2020-04-29 看过

看完感觉还可以啊,大概是自己所知甚少。虽然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也是这同一片土地,但因为圈子因为阅历,包括自己阅读的大方向,包括现在由手机发散的一系列信息,看似了解了许多,实则流于表面的东西很多,对许多事的了解也只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标题。这位作者至少亲身到访,亲身体验,并讲述出来,看事件会深入一点。

首先让我感叹的是,一位经济学者的文笔挺好的,他的长河历史和大树历史的说法应该很简单,但我们忙着别的,没有自己说出来,他一出口,从大树的嫩叶观察中国这棵大树,容易被认同也不失有趣。我们都置身当下的历史,或许洪流不一定能常常遇到,但对扑面而来的许多“发生”总会有知觉和判断,只是每个人的角色和见识会让我们注意到的风景很不一样,所以,为啥不花一点时间去看看已经呈现出来的何帆的所见呢?

读书记录:

公冶长居所孔子亲植的银杏树的联想。

快变量——慢变量——一旦打开无法合上的趋势。(例如电)

大趋势——小趋势——占人口1%的群体出现的变化(发展初期看大趋势,发展后期看小趋势)人们首先得变得更相似、更平等、更富裕,然后才能变得更加差异化。

2018年的变量:

1、大国博弈——美国等西方国家出现一群想要下车的人,不愿意让全球化和技术进步的速度太快,而我们中国却是刚挤上车的人,中国以10年为单位谈论一代人,而在西方社会会以20—30年为时间单位——者也能过反映出中国的社会变革速度之快。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本杰明弗里德曼认为经济增长会影响国民性格,中国目前的增势也让国民更自信乐观——无人机、互联网等。一方面是技术带来的便捷,另一方面也是技术的试验场。

这点我能认同,走前人走过的路会遇见绊倒前人的坑,走新的方向也会遇见不明的坑。

2、技术赋能——技术的性格和市场的性格要匹配。

无人机在新疆的农业运用——创业阶段,比技术更重要的是寻找应用场景——选择、适应、改造。

服务类机器人

拼多多的猜测——速度为王的时代即将谢幕。

中兴被制裁——核心技术——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最后的结果就是垂直一体化或纵向一体化——走群众路线(中国企业的创新——整合创新、流程创新、颠覆性创新—蛙跳优势或后发优势)中国的工程师红利和市场红利

3、新旧融合——面对传统行业的谦卑和敬畏,互联网行业的降维打击并不是所向披靡。

汽车行业——电动车——创新没有止境,但传统定义了创新的底线。

新造车运动——2017年贾跃亭、蔚来李斌等等,许多新造车运动的弄潮儿来自互联网行业,但凭借数据和技术、资本三大利器还是在汽车行业铩羽而归。(互联网行业的大数据——传统产业的小数据、互联网行业镜头面向消费者的技术,疏于生产流程、生产工艺的技术,资本易燃也难控)

海尔——去海尔化,企业必死,生态永存,海尔在互联网兵临城下前已进行多方尝试。

旧的不一定是过时的,旧事物中同样蕴含着创新的基因;新的不一定是更好的,甚至新的并不一定是新的。创新不是简单地弃旧扬新,而是不断回到传统,在旧事物中重新发现新思想。

4、自下而上——普通民众的力量。

推动城市生长的力量——战争、宗教、市场。

中国的自上而下的城市化在2018年有一些信号——土地的流标、很多标杆性房地产企业改名、收缩城市——自下而上的城市——单核、多核——东莞(没有中心的城市)——义乌(蚂蚁商人——卑微者的顽强——务实、分散风险)

探索消费——脏脏包——颜值革命

5、重建社群——托克维克(法)《论美国的民主》——如果让公民多管小事而少操心大事,他们反而会关心公益,并感到必须不断地互相协力去实现公益。

阿那亚——第二人生

泉州惠安县的聚龙小镇——重建社群的力量——丰裕社会、择邻而居、网络联通。

四川广元的范家小学——留守儿童的小班素质教育亮点——毛坦厂和衡水中学。

0 有用
0 没用
变量 变量 7.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变量的更多书评

推荐变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