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自信

景臣
2020-04-29 看过

一九六六年,在文革的冲击下,钱穆先生举家由香港搬至台湾,此时,蒋介石正因大陆文革运动毁坏古迹典籍而感到痛心疾首,于是提出了“文化复兴”的口号号召国人追溯中华文化,也特地想表明心迹,国民党才是中华文化之继承者。于是,钱穆先生受邀到空军做一系列文化讲座。因为是讲稿结撰而成,文中口语和重复较为常见,也极尽通俗浅显。字里行间更透露出一种御用的感觉,反攻大陆、污化马克思主义之言论屡见不鲜。钱穆先生受制于时代写下此文,如今读来,确有种滑稽之感。 十二讲内容围绕中国文化的中心思想、民族、人伦、发展、武功等等,且核心便是一个“人”字。书中处处在和西方比较,却并非处处贬低西方以抬高中国,而是以一种兼容并包的态度号召国人要有文化自信。毕竟在历经屈辱的十九世纪后叶和二十世纪前叶后,很多国人对中华文化彻底丧失信心,提出要全面西化,甚至要废除汉字,这委实令人不安。中华文化绵延数千年而未断绝,自然有其魅力和合理之处,其惯性之大至今仍影响着东亚和东南亚文化圈。钱穆先生目光高远,令人钦佩。书中也有很多观点令我受益匪浅,其中最受用处便是对中庸的阐释,大家都知中国人喜讲“中庸之道”,一般人以为中庸之道是指平易近人,不标新立异,不惊世骇俗,调和折衷,不走极端而言。然此等乃通俗义,非正确义。「中庸」上说,“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无论何事都有两端,此两端可以推到极处各成为一极端。在此两极端间之中间都叫做中,此一中可以有甚长的距离。所谓“中”,非折中之谓,乃指此两极端之全过程而谓之中。如言“善恶”,人只在善、恶两极端之中道上,既不在此极端,亦不在彼极端。但必指出此两极端,始能显出此中道,始能在此中道上理论有根据、行为有目标。若非执其两端,则中道无可见。真实可用者乃此中道,非其两端。此乃中国人所讲“中庸之道”之正确意义。 第一次读钱穆先生的书是「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罢奉若圭臬,先生之学识修养令人倾倒。短短十万字,将中国两千余年“封建史”之本质道尽。汉朝皇权与相权,皇室与政府矛盾冲突的初现与妥协,土地兼并的显现与政府的无可奈何。唐朝中央政府三省六部制之大进步与后期地方派系林立以成藩镇割据,从世族政治到政权开放。从宋朝有形势推迁而无制度建立,中央谏官清议掣肘政府到地方行政冗杂繁复,养兵自肥囿于武功。从明朝君权之侵揽与相制之破灭,考试入仕与官吏分流,承平日久与制度腐化。而清朝的部族政治在根源上要求加强集权,同时对中国设有防备。总归一切制度都在演化,也有一些流毒却是积重难返,影响至今。书作中也多次强调,不要以时代意见去解读历史,而应该参考并理解历史意见。古今中外任何一项制度不会一成不变,不随世事发展有所修改,也不会会只有利没有弊,或是只有弊而无一利。如何去评判一项制度,要发掘制度背后产生之原因。可以说,我如今的处事的很多态度想法,都是源于钱穆先生和黄仁宇先生的教诲。然深知自身学识浅薄,难以望其项背,唯有继续努力读书。今又购置「先秦诸子系年」、「国史大纲」奉之案上,希望之后能早日读毕,化为己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华文化十二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华文化十二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