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冲突读后感

那就这样吧
2020-04-29 看过

正如书名所说,亨廷顿提出了观察、分析冷战后国际秩序的另一种视角,并以此开创了文明冲突论。他指出当前和未来的主要国际冲突将不再是意识形态之争抑或体制之争,而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世界有7大或8大主要文明,分别是西方基督教文明,中华/儒家文明,俄罗斯东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拉美文明和可能的非洲文明。其中最主要的是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这两个非西方文明与以美、欧为代表的西方基督教文明之间的冲突。

文化差异及冲突决定国际格局,在今天看来似乎并不新颖,近些年发生的很多国际事件比如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抬头、以及由此引发的恐怖主义等,这也恰恰反映出亨氏的先见之明和其文明冲突论的合理之处。但其理论和存在一些局限或问题。

首先,亨廷顿不赞成将世界简单分成东西方两大阵营,而是细分为7/8个文明,以文明为单位进行博弈、互动。但仍然可以看出,他还是将西方作为一个整体,也是最主要文明,只不过把非西方阵营进行了细分。同时也主要分析了西方与其他主要非西方文明及他认为重要的非西方文明即中华文明、伊斯兰文明的关系,对非西方文明间的关系则着墨不多。因此,事实上还是落入了从东西方的视角来看国际格局的窠臼。

第二,亨氏过于夸大了宗教在文明中的作用,在其著作中基本将文明等同于宗教,尤其是伊斯兰教、基督教、东正教。文明的内涵显然不只是宗教这么简单、单一。但是,在谈到中华文明、日本文明时却不谈宗教,或是将儒家作为宗教看待,对日本则根本未提宗教。这也反映出其分析标准的不统一。或许他是对的,要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嘛。文明不同,在文明中占主导地位的东西或许就不同,在伊斯兰文明中是伊斯兰教,在中华文明中不是宗教而是儒家传统,或者是别的什么。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华文明到底是什么,恐怕连生于斯,长于斯的我们也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

第三,书中对主要文明的划分或确定也并非完美。确定主要文明的标准或依据不甚清楚。如果在其眼中,宗教近乎等同于文明,那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未被视作一种文明就有点说不过去(东南亚佛教文化浓厚的国家基本被列入中华文化圈)。另外,对于将日本单独作为一大文明,持支持态度的恐怕不会占大多数。诚然,日本有其独特文化,但大家更多的是将其视作中华文明圈的一部分,或与中国文明并列作为大中华文明下的子文明。且日本太过独特,如作为一大文明,根本无亲缘国家,这一点上也是与其他6/7个文明不能相比的。从国土、地缘看,日本也不足以成为国际舞台上的一流玩家。不排除像有的学者所说,亨氏这样做有其私心,将日本文明独立于中华文明之外,以作为西方平衡中国的一大力量。

此外,还有一个违反个人常识的论断。在各大文明中,伊斯兰不论是内部冲突还是与其他文明冲突都是最多的。伊斯兰文明最有暴力倾向。这个大家应该都不会否认。但是接下来就提到,中国除外。在处理国际危机时,中国是所有文明中诉诸武力最多的国家。在我认知范围内,这个不应该啊。不过这个只是细节,不去深究。

当然,瑕不掩瑜。该著作更多的内容则闪耀着亨大师智慧的光辉,让人拍案叫绝。比如:一、现代化不等于西方化。非西方国家可以实现现代化,但并不会西方化,反而随着实力增长,越来越呈现出反西方而伸张自身文化的趋势。这明显与美欧战略家的目标及许多普通民众的认知相反,但却很符合现实,无情打破了西方政客的美梦。

二、基于斯坦利霍夫曼的观点指出,西方因人口相对减少而产生恐惧,是基于真正的文化冲突和对丧失民族特性的担忧。是啊!设想一下,如果与我们文明或风俗习惯完全不同的移民不断进入我们的国家和社会,但并没有在文化上融入我们,伴随着移民日增及高生育率,最终移民人口超越我们,我们反而成了少数民族甚至消亡,关于我们文明的一切都只存在于博物馆,那是多么恐怖的画面。

三、尽管很多地方反映出亨氏是现实主义的,如认为追求霸权、对外扩张、帝国主义是经济迅速发展和军事实力增强的必然结果,但他并不像其同事约翰·米尔斯海默(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开创者)那样对中美未来充满悲观。米尔斯海默认为中国不能和平崛起,中美必有一战。亨则认为中美冲突或战争可以避免。文明史压倒一切的教训是,很多事情都是可能的,但任何事情并不是不可避免的。西方文明的中心问题是,除了任何外部挑战外,它能否阻止和扭转内部的衰败进程。内部的优先级是高于对外的。对西方来说,明智之举不是试图阻止权力的转移,而是学会在浅水中航行,忍受痛苦、减少冒险和捍卫自己的文化。

最重要的一点是,亨氏指出西方文明并不是普世主义的,而恰恰相反,它是独特的。西方不应试图按西方形象重塑其他文明,而应致力于保存西方文明的的独特性。可以看出,他是主张和拥抱多元文明的,没有像很多西方政客和人民那样,以救世主、卫道士自居,自认西方文明高人一等,干涉他国内政,到处指手画脚,就是为了同化别人。亨氏直接了当指出,西方对其他文明事务的干预,可能是造成多文明世界中的不稳定和潜在全球冲突的唯一最危险因素。他呼吁在即将到来的时代,要避免文明间大战,各核心国家就应避免干涉其他文明的冲突。在这一点上,亨氏绝对是西方主流社会的明眼人,说出了大实话,必须肯定。我也一直认为,中国能不能和平崛起,取决于西方而不是中国。尽管西方一直在拿中国古代天下体系、朝贡体系说事,但中国真的没有侵略扩张传统,也无争霸倾向。西方若是能接受中国自然崛起/复兴或者自认不能承受与中国冲突的代价,那中国的崛起就会是和平的。反之,我们则不得不为了捍卫国家利益,拿起武器与之一较高下了。所谓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刀枪。

诸如此类,闪光之处不胜枚举,在此不再赘述,推荐感兴趣的朋友阅读,相信定会有所收获。

最后,让我们期待在未来西方领导人能够听得进亨氏的逆耳忠言——文化共存需要寻求大多数文明的共同点,而不是促进假设中的某个文明的普遍特征。在多文明的世界里,建设性的道路是弃绝普世主义,接受多样性和共同性——为世界和平作出正确选择,拿出切切实实的行动吧。这正是我们一直秉持的理念和不懈追求的目标。正所谓智者所见略同。愿世界和平。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文明的冲突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冲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