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罗新璋的翻译

朕射你无罪
2020-04-29 看过

被称为“现代小说之父”的作家有好些个,司汤达算是其中之一;被称为“意识流小说开山之作”的小说也有好些个,《红与黑》亦算其中之一。在这一点上,见仁见智吧。

200年来有关《红与黑》的文学赏析实在太多了,我也说不出什么新鲜的东西,且实在容易露怯,那就不说了。

但我挺想叨叨一下这版翻译的。

吐槽罗新璋的翻译,我大约是要挨骂的,但我还是想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罗新璋可算是翻译大家,字里行间也能够看出其文学底蕴。只不过罗先生自己也说,翻译讲究信达雅,而就我个人观感,先生实在是过于黏着在“雅”这部分了。

他的文字古味颇重,喜欢的人兴许觉得古朴凝练,我却觉得有过于矫饰之嫌。其遣词用句虽不至于晦涩难懂,但也十分不通俗流畅,通常我能读千字的功夫,在他这里连五百字也读不完,因为稍一失神便读不懂了,大大拉长了我的阅读时间。

重要是,与中国文学相比,外国文学自有其别样的味道,不同的社会环境造就了不同的文化渊源,自然也催生出不同的文学思想。然而罗新璋的文字个人风格过重,过分将之本土化,以至于你就好像在读一部白话了的中国古典文学,时常忘记这是一个由法国人写的、发生在法国的、讲述法国阶级分化的故事。 我以为,翻译他国之作品,首先要做到客观,能够让读者体会到外国文学之氛围、之乐趣。像这样完全失了原著风味,并不能称为一种好的翻译方式。

借用知乎上看到的两个评价——作为译者,罗新璋“把自己的位置放在了比作者和读者之间的距离还要近的地方”,“译者的参与度过高,离司汤达和内容很远,太过于靠近译者的主观。”

我先前说过,凡是能在译者序洋洋洒洒写上一堆,且写的全是自己翻译历程的译者,大多很有些自我中心。我之前骂过的叶荣鼎就如是。但罗新璋与叶荣鼎的自我中心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现方式。叶荣鼎乃沽名钓誉之徒,毫不隐晦地张扬自己的地位与成就;罗新璋则有着文人风骨,是一种相对内敛的自负,因此他的译者序读来谦逊,他给《红与黑》做的所有注释却往往与作品本身或法国背景无关,大多都在讲自己的翻译心得。

我尊重翻译家,感谢他们为文化交流做出的贡献,正是有了这些译者,那么多外国文学才得以呈现在普罗大众面前。 但说句实话,当我选择读一本书时,我往往是冲着书本身去的。译者本人的经历、译者的翻译历程、甚至翻译时的幕后趣闻,都并不是我读这本书的【首要】目的。原著本身,永远排在译者本人之前。 还是那句话,罗新璋实在把自己放在了比原著作者离读者还近的地方。

个人观感,不服不辩。

0 有用
0 没用
红与黑 红与黑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红与黑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与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