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与克制——以弗洛伊德人格结构理论解读赫西俄德两部作品中的神

人均产量
2020-04-29 看过

赫西俄德有两部影响较大的传世著作,《神谱》和《工作与时日》。简单概括而言,前者梳理了奥林匹斯诸神谱系,描绘诸神斗争,具有浪漫主义色彩。后者则是教人以勤劳、维护社会秩序的现实主义风格作品。从混沌之初到现世当下,从宙斯统领的奥林匹斯山到贵族掌控的希腊法庭,从神界的权力更替、诸神斗争,到俗世的遗产分割、兄弟阋墙,两部作品内容差异很大。在两部作品中,神分别作为主角与配角,表现出的形象特征也有所不同。

如尼采所说,奥林匹斯诸神是没有什么道德可称道的。《神谱》中诸神之间乱伦、斗殴,他们有着人类的善恶,有人的外貌,有人的情感,和人一样有生殖繁衍,在他们的活动中产生了自然和人间万物。其智慧、能力远远超过人类,反映了人对身体能力最大化的期待。而到了《工作与时日》中,神不再是主角,诗人在劝说兄弟勤奋劳作努力生活,并教给他生活的道理。支撑这些道理的,是神的旨意。看似成了配角的神,仍然是故事的掌控者。神身上寄托了人们的新的情感和期盼。借不可侵犯的神圣力量,维护现实世界的秩序。


这其中,显示了处在神话与哲学、神秘与理性、掠夺与农耕之间的过渡时代的特征。“赫西俄德的两部著作体现了这样的两重伦理观,一个是崇尚力的神的世界,另一个则是应当遵守正义、公正的道德规则的世界。”神话被视为人类幼年时期对世界的思考与想象,反映了人类早期的生活、婚姻状况。笔者认为,两部作品中赫西俄德对神的叙述描写,与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有某种暗合。两种风格的伦理观、行为特征,显示出人类心理结构中自我与超我的部分。

根据弗洛伊德的三部分人格结构理论,人格结构由自我、本我、超我三部分构成。本我是与生俱来的欲望和本能,遵循享乐原则,具有非理性、无意识、非社会化等特点。超我是来自社会的道德约束,抑制本我的非理性冲动,规范人的行为。自我则是在二者之间的调和,遵循现实原则,在自身和环境之中进行调节。

笔者认为,《神谱》中的神可以说是毫不克制自己的欲望,象征着本我的放纵倾向,“应运而生一个独一无二的虚拟世界,它是一种想象,不被经验世界所认同,但是却得到超人类要求的保护。”;而《工作与时日》中作为俗世秩序的规范者,神象征着超我的约束力量,“必须要献身于正义,也必须借助于强大而全知的诸神来支持这种献身”。


本我反映人动物性的本能,典型代表如性和爱的冲动。在《神谱》中,繁衍大多是通过交合、孕育完成的。神的生殖隐含了人类的生殖观念,然而这种生殖也是暗含着一种优生优育观念的。“大地未经甜蜜相爱还生了波涛汹涌、不产果实的深海蓬托斯”“涅柔斯和环流大洋俄刻阿诺斯之女秀发的多里斯结合,在不产果实的大海里生下了许多孩子”甜蜜的爱情和男女的交合,是生殖的要素,这反映了人类的性欲望,以及对爱情的渴望。而超我则是对这种动物性本能的压抑和监督。《工作与时日》里,讲述了潘多拉的故事,女人和家庭被视为神给人类的惩罚,女人“是以五谷为生的人类之祸害”。“她们目光盯着你的粮仓。信任女人就是信赖骗子。”而家庭成了一个必然的悲剧,“有谁不愿结婚,到了可怕的晚年就不会有人供养他”。在这里,男女之间的关系,没有强调性欲,男女建立婚姻关系被视为神的惩罚,爱情成了要提防的事情。自我对性欲的渴望,被本我压抑。被爱情冲昏头脑,是社会规范不允许的事情。因为社会需要稳定的婚姻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只服务于繁衍后代,不能妨碍社会的其他机能。

弗洛伊德提出本我中“死的本能”,即一种破坏性和暴力的力量。《神谱》众神崇拜力量,用混战解决问题,靠强力与暴力建立秩序。宙斯的雷电力量恐怖,有种毁灭一切的趋向,“在这惊人的热浪中,世界走向了混沌”。快乐神灵“用武力解决了与提坦神争夺荣誉的斗争,根据地神的指示,他们要求奥林波斯的千里眼宙斯统治管辖他们”。诸神稳定的秩序建立,靠的是毁天灭地的战争,靠地母的指示,更重要的是因为宙斯的力量。超我用正义、规则约束人的本我冲动,《工作与时日》中,赫西俄德先是给审判员“老爷们”讲了鹞鹰和夜莺的故事,讽刺他们滥用强权。然后告诉兄弟佩耳塞斯,正义最终要战胜强暴,因为有身披云雾的正义女神和无所不见的宙斯,强暴行凶必然会受到惩罚。“永生神灵就在人类中间,且时刻注意那些不考虑诸神的愤怒而以欺骗的判决压迫别人的人们。”正义是宙斯送给人类的最好的礼物,使人区别于地上的鸟兽。征服、破坏的本我欲望,被社会的法度、秩序所抑制。这是稳定社会生活的需要。


赫西俄德在《工作与时日》里介绍了人神同源的传说:从黄金、白银、青铜到英雄、黑铁,共五代人,前四代人都已经消失在命运的烟尘里,或湮灭于宙斯的万钧怒火中,或自焚于暴力的烈焰中,或从战争中幸存,远离人世。现在愚钝的黑铁族人,必须过着白天无休止的劳动,夜晚随即死去的日子。如果他们也堕落,宙斯必然也会毁灭他们。前几代人的消失,留下了许多教训,天资血脉无能为力,但心中要长存对神的敬意,远离暴力,恪守劳动的职责。这一部分是一部简短的“人谱”,展示了人的堕落过程。劳动是神给黑铁族人的惩罚,是他们的宿命与禀赋,保持德行是他们免受毁灭的条件。人间的事情都是宙斯的意志,“没有任何可躲避宙斯意志的办法”。神代表的约束人类行为的超我具有一种恐怖力量,遵守超我是保存生命的方式,人的本我要受制于超我,形成遵守现实原则,劳动、耕作的自我。

神时而现实本我的欲望,时而充当超我的象征。神谱里混乱之中逐渐建立的政治秩序,到人间的先验性质的正义,反映了人在慢慢找到自我的过程。肆无忌惮的欲望被神圣化的力量压制,人在个人与社会之间找到平衡的生活方式。神是人们实现本我欲望的保留地,神也是人们维持社会稳定的超我力量象征,神的形象,承载了人的两重心理期望,反映了人的两重心理结构。


参考文献:

(奥)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文集6·自我与本我》车文博主编,吉林:长春出版社,2001年

(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高觉敷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

(希)赫西俄德《神谱·工作与时日》张竹明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

《赫西俄德·神话之艺》刘小枫主编,吴雅凌译,华夏出版社,2004年

《赫西俄德的世界》彭磊主编,华夏出版社,2018年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工作与时日 神谱的更多书评

推荐工作与时日 神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