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奶茶要半糖
2020-04-29 看过

(一) 初见时,尚在幼年,她正饱受女子缠足之苦,而他从旁细语宽慰,送她一只装着蟋蟀的小金笼来解她的烦忧 再见时,已过经年,艮岳园中樱花正盛,彼时他出使金营傲视敌酋,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华阳花影中宫女装扮的她轻快的唤他:“原来是九大王啊。”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直直的闯入他的心,诱他沉沦。 他比认识她的身份更早遇见了她,爱上了她,他们温情缱绻,发乎情,止于那句:“九哥,我是你的二十妹”。 (二) 她是沦为阶下囚的亡国帝姬,他是敌国狡黠聪敏的八太子。她骄傲,倔强,喜怒形于色,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可他却在一次次遇见她时对她生出了诡异的爱,他纵容他,爱护她,却也羞辱她。她委身于他,备受国仇家恨的折磨,早已不再是那个只懂风月高高在上的公主,但性情却一如往昔,不知低首,抗拒是她最惯用的姿态。 或许他曾给过她一点点的温暖,可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误会仇恨怨忿早已将这点温暖吞噬的无影无踪。当她再一次以言语刺痛他时,他无法抑制周身升腾的怒火掌㧽她,鞭笞她,囚禁她,却又故意透漏风声放走了她,等他发现自己已无法忍受没有她时,再去追一切都迟了。 (三) 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想他不会飞蛾扑火般的求尚福国长公主。初遇时流霞下的艳红虞美人,和她那缕恬淡的微笑曾化作他积极领军破敌、为国建功的一大动力,也让他将她列为了自己毕生的理想。出嫁前她问他:“我嫁给你,带给你驸马都尉的头衔和随之而来的富贵荣华,而你要付出的代价是放弃你中兴之将的前途,尊重我,忠于我。这些你都答应了,记下了?”他是怎么回答的呢,他几乎毫不犹豫:“为了长公主,抛弃一切功名利禄又何妨。”只是那轻飘飘的誓言又怎能敌得过实实在在被她冷落的痛苦。等他实在无法忍受报复式的纳妾时,她却居高临下对他冷声道:“你不可再碰别的女人,否则,你碰一个我杀一个。”明明对他毫无感情,却绝不允许他的背叛。这场婚姻于他或她而言,都是一场悲剧。 上述三段故事出自小说《柔福帝姬》,女主人公是宋徽宗赵佶曾倍受荣宠的女儿柔福帝姬,而三段故事的男主人公,分别是徽宗第九子,南宋的开国皇帝赵构,金太祖完颜旻的第八子完颜宗隽,以及后来的驸马高世荣。小说以这样一位亡国公主与不同时期遇到的男子之间的爱恨情仇为视角,揭开了靖康之变前后宋朝那段蒙尘的历史。 靖康二年,金南下攻取北宋首都东京,掳走徽、钦二帝,徽、钦二帝向金俯首称臣,由此北宋灭亡,史称靖康之变。靖康之变中除二帝被金扣留外,后宫和宗室的众多女眷也被当做议和的筹码献给金营,受尽凌辱。包括曾经身份尊贵的后妃、公主、贵族小姐,一夕之间皆沦为阶下囚,如同玩物任人赏玩,皇室的尊严荡然无存。 柔福帝姬便是这些女子中的一位。她原本是被养在深宫中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天真烂漫。她生性风流的父亲宋徽宗赵佶有三十一个儿子和三十四个女儿,这些皇子公主在偌大的皇宫里随自己的母亲居住,甚少有接触的机会。所以少女时代邂逅与他同父异母英姿勃发的康王赵构之前,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只在幼时有过短暂的碰面。 花海浮沉中沦陷的不止是赵构,还有当时稚嫩青涩的小公主,这段难以启齿的不伦之恋止于那声“九哥”,随之被深埋。只是此后无论她在金营遭受怎样的侮辱,始终念着她的九哥。她永远记得的是慷慨请旨出使金营的康王赵构,复国于危难担当起大宋中兴大任的南宋开国皇帝赵构。在她曾作为公主的骄傲与尊严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时,支撑她活下去的也是她的九哥,她对无求生之心的妹妹宁福帝姬说:“最重要的是活着,因为有人在等你。”她是如此殷切的渴望着,她的九哥有一天会挥师北伐一雪靖康之耻,然后骑着骏马救她于危难间。 对于那段在金营中的日子,柔福帝姬从来避而不谈,可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她整个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部分对于同样陷于绝境不同女子的形象的勾画,是我觉得整部小说中非常精彩的部分。史书总是偏爱伟人,偏爱帝王大业,朝廷倾轧,往往忽略了不起眼的小人物,尤其忽略了伦理纲常压制下的女子。 但是在这本小说中作者却着重描绘了一副女子群像。在得知要被送往金营供敌人玩赏时,一夜之间竟有几十名宫女跳河自尽,书中感叹道:“以死全节的宋臣只有李若水一个,而烈女却成千上万。”

在金人的地盘,被掳的女子毫无人权,她们被赤身裸体曝尸于城门口,被当成畜生一样在多个金人之间流转,金人肆无忌惮的打骂发泄,在这样的处境下,无论作何选择似乎都情有可原。除了柔福帝姬这样从头到尾都在抗拒的女子外,还有冷静聪慧的宁福帝姬,平静的接受自己的命运,却让侮辱她的男子神不知鬼不觉的皆死于非命。也有表面谄媚讨好金主,实际上想以自己的方式颠覆金政权而一直隐忍的玉箱,也有受尽侮辱,只想活下来的茂福帝姬。

作者笔下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恶人,连被宋人称为蛮夷的金人中也有如完颜宗望,完颜宗贤,完颜宗隽这样尚有几分真心的人。金朝廷的争权夺势,心机算计也同样如中原王朝一般暗潮汹涌。 而作为柔福在金营唯一委身的男人,完颜宗隽也是个难以捉摸之人。他爱柔福吗,大概是爱的,否则不会为了保柔福冒犯金主,允许柔福进他的书房,默许柔福对他冷眉相对,恶语相向。一次又一次不顾母后的提醒力保她,替她解了她缠足带来的苦,告诉她这样做的不平等,甚至故意给她机会逃离金营放她一条生路。可是又为何不遗余力的羞辱她,毫不留情的除去她至亲至爱之人。曾经柔福还残存了一丝侥幸,以为宗隽和其他的金人有不同之处,直到他设计毫不犹豫的除去玉箱和所有与之有关联的宋人时,她绝望道原来他与他们并无区别。

他们之间隔着家仇国恨,隔着无法逾越的鸿沟,所以她更激烈的抗拒他,讽刺他,他也毫不留情的鞭笞她,囚禁她。她用绝食抗议,终于最后完颜宗隽还是放走了她。

她最终也没有等来赵构,当她历尽千难万险回到宋,却失望的发现如今的九哥早已不是当年的康王,作为皇帝的赵构一味与金求和,任用秦桧等奸臣,斩杀忠良岳飞,不愿挥师北上接回二帝,恐怕也是担心会危及到他现在的政权。对她一次次的劝说不置可否,斥她道:“瑗瑗,政治上的事与你们女子无关。”柔福随之反问:“与我们女子无关?如果有一天,你也必须向大哥那样把我们折成金银送给金人,那时你还能说国家大事与我们无关吗?” 赵构和柔福之间的感情,太过复杂,复杂到让我觉得甚至有些变态了。如果在太平盛世,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许可以用荒唐且合理来形容,唏嘘过后便罢。但是现在他们一个是肩负中兴之任的皇帝,一个是受尽凌辱一心只想复国的公主。

对于柔福来说,在金营时对九哥的执念渐渐累积成了怨恨,回来之后看到性情大变亲奸佞远贤臣懦弱又自私的赵构又有深深的绝望,可是心里却依然对当年的九哥抱有一丝期待。她后来故意引诱他,甚至对于赵构无比芥蒂的伦理纲常都会轻飘飘的以“理它作甚”来回应,目的是为了让赵构北上伐金,放弃求和,但其中掺杂了多少真情多少企图就不得而知了。

而对赵构来说,柔福一直是他心头的白月光,年少时的赵构也曾英勇无畏,誓要将金贼赶出宋土。但后来是什么改变了他呢,或许是权力,或许是感情上的求而不得,或许是当初突如其来的金兵渡江的惊吓使他丧失了生育能力,总之后来的赵构渐渐的变得畏敌如虎,奴颜婢膝,当初的豪言壮语,一腔孤勇被他抛诸脑后。因此可能正如柔福死前说的那样,赵构珍视的不是柔福,而是当年华阳花影中少年英姿的他自己。他与柔福之间隔的不止是无论如何也迈不过去的血缘。 因为无法面对柔福的咄咄逼人,也无法面对自己对于柔福的感情,赵构很快将回宫后被封为福国长公主的柔福嫁给了一心求尚长公主的高世荣。 驸马高世荣是在柔福逃亡路上遇见她的,粗衣布裙,处境落魄,眉目间却有着不容置疑的高贵,他那时不曾想过这一眼竟成了他终生的梦魇。

在偶然得知柔福心里的人是当今圣上时,他实在无法忍受自请离京。这样的人物无疑也是悲剧的,但是当初一心求尚长公主的人是他,立誓绝对忠诚的人也是他,他从未问过柔福愿不愿嫁他,只将柔福当成他的理想去追而已。

柔福下令杖杀他纳的妾时,他觉得长公主狠毒,但是对于经历了金人凌辱的柔福来说,背叛是不可原谅的,况且背叛她的是她当初的侍女,更让她觉得难以接受。当然这并不代表柔福做的就是对的,只不过这事发生在这个人物身上并不突兀。印象很深刻的是,柔福反问驸马:“当今律令规定,女子如果红杏出墙,就是死罪。既为女子定下如此苛刻的规矩,为何用在男子身上就不行”我想柔福身上是有现代独立女性的影子的,只是同她所处的时代格格不入。

与驸马的故事告一段落,柔福又回到了宫中,仍未放弃劝说赵构伐金。直到完颜宗隽到来,赵构因个人的怨恨使计杀了完颜宗隽后,柔福对赵构所剩无几的期待也消失殆尽了。她期待的是赵构出师北上踏平金营光明正大的为她和北宋千千万万受尽侮辱的人报仇,而不是一边忌惮一边因个人恩怨用阴谋杀了仇人,她彻底的绝望,面对赵构生母韦太后诬陷她不是真的柔福帝姬时,她一声不响的默认,也默认了杖毙的刑罚。

最后,她饮鸩酒自尽于赵构面前,临死前对赵构说:“你用计杀了完颜宗隽时,也杀死了我心中的九哥。”她说:“你珍视的从来只有华阳花影中的你自己。” 最后的最后,年老的皇帝拿着故人的团扇安静的离去,团扇上写:“楼下谁家烧夜香,玉笙哀怨弄初凉。临风有客吟秋扇,拜月无人见晚妆。”

小说中作者着眼于这些禁忌之恋来写人情世故的复杂善变。现实可能没有这么狗血,但原本也是如此,很难用单纯的好坏善恶来评判一个人一件事。很多人不喜欢故事的男女主人公,因为他们真实而可恶,却又无法反驳。作者在写比较极端情况下的情感,有什么比亡国公主和敌国将领之间的感情更扎心的吗,有,那便是有情人终成兄妹。与其是在写注定无果的爱情,小说更像是在以一个比较新颖的角度去讲靖康之难,比较冷静的展示靖康之耻下的人物的生存状态。通过小人物的视角去讲述一段历史,真实而无奈,却并不算悲凉。

0 有用
0 没用
柔福帝姬 柔福帝姬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柔福帝姬的更多书评

推荐柔福帝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